第166章 AA级支线

    现在对阵双方,一方是那个我当时没怎么注意的圣斗士小鬼,看样子好像是狮子座,艾尔熙德身上没有圣衣还受伤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刚才没有他当挡箭牌估计我现在不死也得扣一堆hp。

    那家伙就是冲着我来的。这是根本用不着推理的事情,用眼睛看就知道了。不过真是大手笔啊,居然把黄金圣衣也一起带了出来——一般来说活着的npc是不能带出场景之外的,既然我能够知道,那么别人迟早也会想到,所以我并不奇怪。除了我之外还有人拥有让人起死回生的道具或者技能我也一点都不奇怪,但是看艾尔熙德的高大上程度,我觉得对面的那个狮子座应该也不会比他差到哪里去。

    问题在于他为什么要盯上我。那就要问那个把他带出来的人了。这个人应该就在附近,在副本里组团是采取hp共享制的,要说的话,这个制度有个非常麻烦的弊端,就是只要抓住队伍中的一个人,不停的虐杀剥夺hp就有可能会让整个小队的人hp都归零。但是在那之前,将此人踢出队伍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所以才盯上我?要说战斗力的话,我确实……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吗?我得找到那个背后操纵的人才可以。

    “走。”艾尔熙德挡在我面前,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一地。我扫了他一眼,对于那个幕后者来说,也许面前那个狮子座连道具都不算吧。一次性就会被报废掉的东西……我得想个办法才行。

    否则这样下去只能处在被动,而且我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暴露自己的能力。用那个技能的话,确实不要说是面前的狮子座小鬼,哪怕是我身后的乌鲁克城都能连根拔起,但是我的队伍里却有个让我怎么样都不能放心的人。我这边如果出了那么大的情况,对方一定会察觉到的。

    “愣着干什么!”艾尔熙德喝了一声。

    他已经和那个狮子座打起来了,要说的话,没有圣衣护体他绝对是处在下风的。我现在就算是逃跑,估计也跑不远,对方是光速,我跑再快也不会有什么用……我放出了罗睺,“宝贝,去乌尔把王羽给我叼过来。”这样说着又在队伍里放了一条信息——王羽当初的奖励是“神的小宇宙”队伍里也就他能硬抗这个家伙,而以罗睺的脚程,来回一趟大概需要十五分钟。

    只要撑的足够久……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空间的景象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周围的场景从乌鲁克的城墙和草原变成了类似星空一样的画面。

    这里应该是别的空间了。也就是说,放出雷古鲁斯之后为了防止其他人来凑热闹,采取了这种方式来隔断援军吗?

    但是这样一来,我这方面倒是方便了呢。而且更加能确定,对方是冲着我来的。不管是那种意义,啊……而且我也真不是一旦被敌人抓到就自动退队的那种充满正义感和责任感的存在呢……

    那边的艾尔熙德已经浑身都是血,看上去离挂不远了,当然,,貌似那个狮子座也没好到哪里去,也一样浑身都是血。但是就算这样看下去,还是艾尔熙德处在下风——奇怪了,这个狮子座的小鬼这么强吗?

    我张开手,架起了一道结界,大喊道,“艾尔熙德你可别挂啊!我战斗力太渣你一挂我稳死啊!”

    “闭嘴!”他这样吼我。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继续和那个狮子座对峙。

    这个空间是敌人制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这个空间里,而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拥有能够窥探这个空间里面发生的事情的能力。不能贸贸然暴露特殊技能。我倒是能开瞬闪逃跑,但是这样一来,把那家伙找出来干掉的机会也就白白损失了。

    就在艾尔熙德和那边那个狮子座缠斗的时候,我给自己加固了结界,同时也给艾尔熙德那边甩了一道,对方似乎一时也不能突破——嗯,我对自己的结界技能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是很难说那个小鬼……

    还没等我缓过气,对方居然打出了单人版ae……卧槽这哪里来的挂王!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结界扛不扛得住啊!

    我这边离得比较远,所以看不清他们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反正我只能感受到艾尔熙德不停的在爆发超出我的预期内的力量。要说的话,我觉得他似乎很生气——不,确切来说应该是暴怒吧……

    手上的技能还在读秒,我觉得我没有多少余力去关注艾尔熙德那边的战况了,如果他被|干掉,那么就算是用那个技能我也只能出手了。

    我看着浴血战斗的两人,似乎艾尔熙德还在说些什么,但是我这里听不清,我需要关注的不是他们而是别处。在某个地方窥探着这里的那个幕后黑手——要说的话,我觉得这种招数实在是有点眼熟。

    虽然我没多少资格说,但是还真是卑劣的花样啊。

    而且就算不愿意承认,我也得在这里承认了,也许我还真的确实依旧需要艾尔熙德的力量。

    一本书出现在我的手上。

    艾尔熙德似乎察觉到了我这边的变化,突然对着我大喝一声,“不许插手。”

    我愣了一下,你这满脸血的行不行啊。

    他落在我的身前,喘息着道,“这个空间里有别人。”

    一句话就够了。

    我转身立刻开始吟唱,“混沌再临大地之时,秩序重归诸神之手,吾之言即为真理,吾之断即为律例。”

    上面这段中二指数爆表的吟唱词,属于sss级种族技能“审判之书”。

    “暗处窥伺的渎神者啊,显出你的身形!”

    在一声略微刺耳的尖叫之后,我发现中招的居然还是个妹子,啊……真的是个妹子呢……我看着被“审判之书”具现化出的文字之锁捆绑paly的某个妹子。她看上去满震惊的,“怎么可能……”她一直在嘟囔这句话。

    “嗯……我也觉得不可能。”我点了点头,“但是小妞你最好告诉我谁让你这么干的……我这暴脾气可不会因为你是妹子而稍微好一点……”

    她做烈士状扭头不说话,我点了点头,“嗯,那把那边那个狮子座的催眠给解除了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用的应该是类似驾驭尸体的能力吧?”

    她还是不说话。

    我点了点头,“司马剑?”

    虽然很细微,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她的表情变化。

    “哦。”我合上了“审判之书”。

    果然是他啊。

    那边的战斗貌似已经结束了,我看到那个狮子座正在风化,艾尔熙德倒在地上浑身都是血,胸口貌似穿了个大洞。

    这下……算是死透了?

    我转过身去看着表情简直视死如归的妹子,笑了,“我才……不会让你死呢。”

    打了一个指响,她的身影消失在原地,s级种族技能,“孤寂放逐”——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样,“啊……你就在无尽的岁月里面,慢慢的忍受着一个人孤独的死亡,孤独的生活,周而复始着孤独的日子吧。”

    空间瓦解,我走到胸口穿了一个大洞的艾尔熙德身边,架起一个结界,“只有这一次哟。”这个技能同样属于sss级种族技能,但是只能使用一次,“真是的……应该用在更强的人身上才对的啊。嘛,算了,会做自己都想不通的事情,这才是‘人’吧。”

    我再次张开手,手上出现了另外一本书,我一手持书,一手放在艾尔熙德的伤口上,“誓言,吾之言为汝之命,汝之身为吾之剑,吾身不死,汝身不灭。汝当侍奉,服从。以神之名,汝与吾同命,吾与汝同耀。契约……成立。”

    sss级种族技能——“同命契约”。

    作者有话要说:*闪下章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