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1页
    [古装迷情]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完结】
    文案:
    皇帝长女李安然,位封宁王,艳丽妩媚,是大周这片沃土上开得最肆意、张扬、倾国倾城的牡丹花。
    虽然是长女,却没有公主封号,而是在十五岁那年第一次得封“忠勇毅公”,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二十六岁还尚且没有婚配。
    皇帝为自己长女的婚事操碎了心,每年都将天京之中未婚高门子弟的生辰八字以及画像挂到书阁去,催着她尽快选一个。
    宁王殿下烦不胜烦,自请去雍州调养。
    谁知她回来的时候,却一并带回来了一个才思敏捷、容颜端丽的……和尚。
    圣僧荣枯霁月清风,温柔恬淡,恰如天上皎月,沧海明珠。
    尽管不敢当着李安然的面嚼舌,贵女们却私底下猜测——这俊俏的法师,怕不是宁王殿下的“宾客”。
    李安然:……他没有,他不是。
    荣枯:……小僧以为是的?
    李安然:你不知道她们说的“宾客”是什么意思不要瞎承认啊!
    ——
    大公主:法师是我捡到的宝珠,恨不得时时握在手中把玩。
    荣枯:公主与我魂梦相通,但是说话实在不妥。
    众人:啊哈?这和尚不对劲!
    ========
    预警:
    可甜可飒大家都爱她玛丽苏大公主X茶里茶气酸言酸语醋精僧
    奇怪的排雷
    1.有奇怪的修罗场。
    2.大公主过分直女。
    3.“孤视诸君为忠臣良将,诸君不可自甘堕落!”jpg
    6月13日入V,不要养肥,养肥豹豹会豹毙【豹拍肚皮】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女强 甜甜文
    一句话简介:CP是荣枯圣僧,别站错
    立意:所有所得都应自己争取
    第1章 垂钓遇僧
    时值二月,雍州之地冬寒尚未褪尽,连刮起的东风都带着一丝缠绵的料峭之意。
    明山湖早早化了冻,一湖春潮盈盈,唯有此时那栖息于明山湖中的“贵鱼”才最清鲜,值得老饕们手持一根钓杆,裹严实了,寻一条小舟蹲上一整天。
    为了一口“绝煞明湖”的鱼汤,李安然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将近一个多时辰了。
    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湖面上的浮标,而那浮标之下,似有什么正在试探轻啄。
    李安然是个极有耐心的人,这种程度的试探自然不会令她贸然起杆。
    甚至连她握着钓竿的手,也未曾移动过分毫。
    她在等。
    等一个起杆的绝佳时机。
    就在那浮标猛然下沉的一瞬——
    不远处骤然响起的喊打声,吓得精神极度集中的李安然打了哆嗦。
    与此同时,钓竿上传来的,轻啄钓饵的手感也荡然无存了。
    李安然:……
    她的鱼!
    她等了一个时辰的鱼!
    再往远一点想,她那“绝煞明湖”的“一口鲜”鱼汤。
    没了,全没了。
    她颓然将钓竿一丢,对着左手边个一身黑,沉默如老渔丈竹排上鸬鹚的侍卫道:“去看看怎么了。”
    那侍卫领命,也不多言语便转身离开湖心钓亭,没有一会便折返回来,利落回答道:“湖边有一群村夫村妇扮相人,正举着石头追打一个僧人,方才的喊杀声便是这些人发出。”
    李安然眉头轻蹙。
    以石追打,闹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我大周立国以法,就算方外之人犯了错,也当押赴有司论其刑罚,哪有一群村妇村夫动用私刑的道理。”李安然转了转中指上的白玉戒指,对着身边的侍卫招了招手,“把人带来。”
    两个侍卫领命,没一会便带来一群人,乌压压得跪在远处。
    这些村妇村夫虽然是乡下人,见识短浅认不出金吾卫制下的佽飞服。
    跟在后头的一位老者却是早年从过几年军,年纪大了,又被乡里推举为耆老,早些年还能出远门的时候,也曾被刺史设宴款待,见过不少贵人,有几分眼力的。
    他看见这两个侍卫手中捉刀,乌黑的刀鞘上连纹路制式都别无二致,身上穿着的服饰装扮皆为一色,便知道这两位可能是哪位贵勋身边的护卫,连忙扯开嗓子呼着前头那些个一脸义愤填膺的莽夫不要冲撞贵人。
    小老头手里捞着拐,一手提着袴,跑丢了一只草鞋才赶上这些村里的后生,整个人跟个山羊一样喉咙里都喘出了风箱声。
    如今远远跪在钓亭外头,尽量把头埋得低,缩成一团,看着到让人起了些怜贫惜弱的心思。
    李安然看了看天色,对着身边的侍卫吩咐道:“这个胡床给那老人家送去,也是古稀之年了,特赐不必跪着。”
    侍卫“喏”了一声,便将胡床送到了小老头身边。
    小老头活了七十三岁,人老自然成精,也没敢让那贵人的侍卫扶自己,自己就哆哆嗦嗦的爬起来,一边千恩万谢,一边猫着腰缩在胡床上,顺便偷眼瞥了一眼钓亭之中贵人的衣角。
    这一看之下,不由暗念神仙菩萨。
    这颜色,这质地,这反光。
    一看便知道是上等的锦缎。
    ——大周律例在衣冠方面沿袭了前朝不变,身无功名之人,可着麻衣、葛衣;富而不贵之人,虽然可以穿绸,却不能穿锦缎。
    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