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2页
    小老头自诩是见过世面之人,这位贵人身上的锦缎,比他多年前从军时看到过的万户侯夫人身上穿得还要厚实华贵,上头织金描锦,文章灿烂——这又岂是普通勋贵能穿上身的?
    钓亭里坐着的怕不是哪位一品大员的家眷?
    不,也不对。
    一品大员的家眷身边跟着的也该是婢女,老嬷嬷之类的女使,怎么可能是这种杀气腾腾的捉刀侍卫呢?
    想到这,小老头便把头低得更低了。
    他在村里向来有名望,一干后生见他瑟瑟缩缩,不敢发一言,自然也跟着一起低着头,活像一笼子绑了翅膀的鹌鹑。
    到是那被他们追打的对象,怀里抱着个孩子,跪在一边,光溜溜的脑袋上满头满脸的血污,身上的僧衣也不知道是在泥水里滚过还是怎的,脏得都认不出原来的颜色。
    李安然单手撑着脸,盯着那满脸脏污看不清样貌的僧人:“怎么沙弥化缘,还把人家孩子化走了不成?”
    那僧人沉默了一瞬,便开口道:“小僧是明山湖边云上寺挂单的僧人,两月之前在寺门口捡到这个孩子,看着可怜便收养了。”
    他声音清醇,虽然有些沙哑,却仿佛自带着一种让人想听他说下去的魔力一般。
    李安然微微皱眉,却听那边有人喊出来:“不对,你这贼秃明明是糟践了黄花大闺女,二人勾搭成奸,才——”
    他话还没说完,就挨了老爷子一记草鞋,打的脸都肿起一块来。
    那插嘴辩白之人挨了小老头一记草鞋,揉着脸闭上了嘴,小老头又从胡床上跪到了地上:“贵人恕罪,小子无法无天,冲撞了贵人!”
    这县令升堂尚且没有堂下草民插嘴的份,更何况这等贵人?
    李安然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放在心上。
    反倒是刚刚那胆大包天的喊出来那一句,让她一时陷入了沉思。
    他刚刚说什么?好像有什么……勾搭成奸之类的?
    她眼神极好,虽然一干人跪得远,她却能看见那僧人身上大大小小的血迹、脏污,以及头上还在流血的伤痕——而他怀中的孩子,不哭不闹,虽然不算白白胖胖,一只小肉手却紧抓着他的衣襟不放。
    僧人的手上有青紫,孩子的身上却无一丝伤痕。
    如果真是一路被追打至此,他恐怕是用自己的身子一直护着这个孩子。
    能做到这种地步,若非亲子,只能是此人良善。
    那么,问题便来了,如果真的是这般良善人,又怎么能做出与少女勾搭成奸,还生了一个孩子这种破戒之事呢?
    答案似乎只有一个了。
    李安然见他低眉垂目,一副耐心哄孩子的模样,便道:“这位小沙弥,你可做过这等事?”
    她声音含笑,虽然轻,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在。
    年轻的僧人抬起头,最终抱着那孩子,一字一句道:“小僧未曾做过。”
    虽然满头血污,却难掩他目光灼灼。
    李安然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更深了一层,便从钓亭中走了出来,径自走到了僧人的面前蹲下身。
    后者似乎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走过来,下意识想要往后退一些,却被李安然一把捏住下巴。
    僧人满眼震惊地望着李安然。
    李安然却不在意,她伸手用袖子在他脸上胡乱抹了两下,便能稍微看清一些僧人的容貌了。
    ——眉毛修长,鼻梁高挺,一双眼窝比起中原人更要深一些,面庞轮廓却很精致端庄。
    尤其是那双眼珠,是中原汉子不会有的浅褐灰色。
    “哟,没想到竟然是个胡僧啊?”
    对方像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这么做一样,浅色的眼眸里一闪而过一丝迷惘,随后便不着痕迹的别开了脸,垂眸低头,避开了李安然的目光。
    后者浑然不觉,却像是来了兴味一样站起身,对着身边的侍卫道:“阿邹,去请赵明府来一趟,说我有事寻他。”
    邹姓侍卫领命,后退两步便转身离去。
    雍州齐县县令大名赵不庸,李安然入乡随俗,尊称他一声“明府”。
    然而自从李安然两年前来到雍州,这位赵明府基本上就没怎么睡过囫囵觉,甚至连工作热情都高涨了十倍。
    原因无他,紧张啊。
    谁让大殿下这尊大佛就这么一下砸在齐县这个地界了呢?这下好,雍州刺史每月都要发来驿报询问大殿下在齐县是否过得惬意,是否有什么不舒心的地方,是不是要搬去雍州州府等等。
    赵不庸能回答“不”吗?
    只好兢兢业业给这个祖宗伺候着,就怕她哪天一个不顺心,就搬去雍州州府。
    那自己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升迁可言了。
    两年啊,这日子他过了两年,这两年他吃不好、睡不爽,连新纳的美妾都不香了,这些王刺史在乎吗?不,他不在乎,他只在乎大殿下吃得香不香,睡得爽不爽。
    今天恰逢休沐,夫人又带着老娘去云上寺礼佛了,赵老爷刚想着在家中松快松快,却见管家连滚带爬的跑进来,对着他通报道:“老、老爷,大殿下身边的侍卫来请,说、说是遇到一桩难解的公案,请您去一趟……”
    赵不庸:……
    能怎么办?
    当然是换上官服去啊。
    他在这里两年,大殿下未曾前来叨扰过他一次,他削尖了头也没能在大殿下面前争一眼之缘,如今大殿下派人来请他,他难道还有拒绝的道理吗?
    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