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页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205页
    李安然喝了一口茶,也不知道荣枯往里头加了什么,这一碗茶芬芳扑鼻,竟然带着一点花香,待她润了润喉,又问道:“栾雀,你觉得何为‘皇帝’?”
    说到这个,栾雀却来了劲:“皇帝者,天下之主。”
    李安然摇了摇头:“非也。”
    栾雀此刻却不太同意姐姐的话,笑着道:“怎么皇帝就不算天下之主了?耶耶听了也不同意姐姐的说法的。”
    李安然不急着反驳,只是笑道:“你在甘州这些时候,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注意到了什么?”
    栾雀思忖片刻,道:“甘州胡汉杂居,彼此所信不同,但是倒也能和平共处,最让弟弟感到惊讶的其实还是甘州百姓多识字、会算,军营之中也有专门请老师来替他们讲学,这倒是天京不能比的。”
    天京多世家,普通老百姓少有能识文断字的,科举兴起之后才有寺庙开设义学,却也不是为了教他们读书识字,只是为了弘扬佛法罢了。
    而甘州不同,虽然也有寺庙在办,更多的却是以军营为核心开设的义学,甚至还有奖学制度,大规模鼓励百姓读书识字,在天京反而看不到这样的气象。
    ——栾雀知道,虽然李安然的封地在威州,但是实际上真正由她一手掌控,翻云覆雨的势力范围却是有着塞上江南之称,无论是粮食产量还是经济繁荣都不输给江南的河西三州。
    长姐在这里做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皇帝’者,不仅是天下之主,也是教化万民之人。”像是知道栾雀在疑惑些什么一样,李安然开口解答了他,“所谓‘教化’,便是不可畏百姓有识,而使其无知。”
    “魏将百姓分为三六九等,最终亡于世家。自古以来王朝更迭,多半留下的都是天灾人祸,百姓起义,可是三弟你可曾想过,在王朝更迭之中,真正起到作用的真的是这些起义的百姓吗?还是那些读书识字,手握权柄的门阀豪绅?百姓只是浑浑噩噩,谁能让他们过安稳的日子便跟随他们罢了,到头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成为牺牲品。阿弟,这不叫人,这不是人该过的日子。”
    “欲求天下安稳,必定先开民智,要教化他们,让百姓不再被动成为王朝更迭、蛮夷入侵的受害者,得让给他们知道,自己配过人该过的日子,冷有衣,饥有食,劳有得,只有这样,百姓才能明白‘皇帝’为何以‘圣人’自居。”
    “这件事情,阿耶一直在做,做得很好。”
    我也一直在做,可我不满足,我想让你也和我一起做。
    我已经拉了许许多多的人进来,一步一步和我一起走,於菟、崔肃、崔景、文承翰……可我觉得还不够,我还想要更多的人和我一起。
    栾雀手里端着茶杯,从外头吹进来的风拂着他有些乱的额发,弄得他脸颊痒痒,只是他看着自家眼前这个人,自己这个姐姐,才发现自己原来真的不太了解她。
    她所说的一切都太骇人听闻,让他觉得光是想一想就觉得不能理解。
    只是再细细回溯她所做的一切,却猛然发现她确实是在往自己想要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跋涉着,从科举到良种,从整改军纪到广开义学,从水师到船厂。
    她一直在向前走。
    耶耶一直想让她当皇帝,但是身为皇帝,她注定有很多理想是没有机会亲手去完成的,她会把大量的精力耗费在和舅舅为首的世家、老儒争斗上,这是她不想要的。
    之所以退居西域,其实只是因为除了她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和她一样将这片土地长久的和大周联系在一起。
    还因为西域本身长期处在一个各国分裂的动荡状态,比起三纲五常已经深入人心的大周,西域更容易接受由李安然带来的改变。
    栾雀垂眸,长长叹了一口气:“姐姐,我做不了圣人的。”
    他做不到和长姐一样。
    李安然抬起手,在栾雀的额头上轻轻摸了摸,就像是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没让你当圣人,做你自己就行了。我的阿弟是个聪明、有野心的良善人,这就很好。”
    栾雀听着她说的,突然浑身一阵战栗。
    ——原来阿姐早就知道。
    她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依然选择了这条路。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像她这样天真的人,天真到令人心生敬畏。
    她所说的那条路,她正在走的那条路,那么远又那么缥缈,她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一步步把它变成现实?
    栾雀捏紧了自己的袍子,过了会,才抬起脸来,目中已有了别样的光彩。
    “阿姊,你说的那条路,我不想走。我也没有像阿姊那样坚强的心智去走这条路。”
    李安然垂眸,不发一言。
    一时间整个侧厅只能听到煮茶的沸水声。
    而后,才是栾雀的下半句话。
    “但是,我不会妨碍阿姊走。”
    此乃通天路,唯有仙人可以行。
    第111章 奴奴见过主君。”少年们对着她……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了啊!”丘檀王宫之中, 几个穿着华丽的女子跪在发怒的涅乌帕脚边上瑟瑟发抖,身体竭力往后瑟缩,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涅乌帕曾经是丘檀的将军, 二十多年以前受到高昌王的暗中支持,灭了先代丘檀王族自己篡位当了丘檀王, 如今先王族的遗孤不知道怎么的就抱上了大周的粗大腿, 以至于大周的皇帝两次发来质询, 要求他把丘檀先公主交出来送到大周去。
    第20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