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页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209页
    那娘子遂接了,口中称万福。
    甘州胡汉杂居,西凉统治时便排斥汉人,逼得大量因为战乱而迁徙到西边的汉人又东逃回中原,可是当时中原又是群雄割据,战乱不休,百姓们走到哪都没条活路。
    李安然拿下甘州之后,大量汉人随她入泉关,又有胡人因为不习惯大周的税制和习俗而西逃,双方着实混乱了一段时间,直到李安然彻底以军权稳定了甘州附近诸多部落,开始鼓励胡汉通婚,允许官话、汉文使用熟练的胡人进入甘州官员的选拔,这种情况才开始好转。
    西凉胡人多少留有“抢婚”恶俗,也被李安然以雷霆手段废除。当时的甘州胡汉通婚的家庭,无论是胡姬嫁汉男,还是胡人娶汉女,都会减少至少一成的农税,只是婚俗必须按照汉地的来。
    一成农税,对于水草丰美,土地肥沃的甘州来说,匀算下来也能每年存下一笔不菲的收入,双方各退一步,开始了漫长的相互磨合。
    原本甘州胡在长相上就更接近中原人,如此一鼓励通婚、杂居,反而很快开始和搬迁到此的汉人同化。
    加上甘州民风开放,李安然大力从中原地区引入桑麻、织户、绣娘,甘州在地域上又靠近西域,丝绸作为最受胡商欢迎的商品骤然减少了许多运送的费用,甘州丝很快在胡商之中打出了名号来。
    这块土地逐渐因为这些能织擅绣的女子而富裕起来,这些绣娘每年都能向官府缴纳一大笔的税收,自己也能盈余不少收入,以至于绣娘们在甘州是最受追捧的求亲对象,嫁过去以后又在家里极说得上话,大部分都性子爽利泼辣。
    那亲兵笑得满脸不好意思,对李安然道:“大殿下不要看她现在羞羞答答的,平日里可泼辣着呢。”
    新娘子隔着面纱瞪了他一眼,吓得新郎官立马捂住了嘴。
    惹得在座喝多了喜酒,脸上都泛出醺红的汉子们一阵哄堂大笑。
    荣枯在边上看着,也被这俗世之中的一点烟火气给逗笑了,掐着佛珠微笑着欣赏这一切。
    自从遇到了李安然,他似乎也总是贪恋这一抹属于俗世凡尘的欢愉,也并不觉得这苦了——是啊,为什么要为了修行去否定这凡尘之中的快乐呢?正是因为快乐也是存在的,苦难也是存在的,这不以人的意志所转移,只是就这样存在着罢了。
    这凡世是苦海吗?
    是的。
    只是它也没有完全如洪水猛兽一样让人避之不及。
    荣枯看着在那边和仇云喝酒划拳,笑得乐不可支的李安然,最终安静的垂下肩膀站在了一边。
    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受了她太多的影响而变了不少。
    她却还是当初那副模样。
    两人坐着车回到将军府的时候,李安然喝得有些醉了,脸颊醺红,两个眼睛都眯成缝,荣枯只好用自己僧袍裹住手臂才扶着她从后巷下了马车,进入府中。
    将军府中伺候的侍女见李安然带着浑身酒气回来,连忙簇拥上前伺候她沐浴就寝,准备醒酒汤,荣枯这才得了摆脱。
    只是李安然被诸多侍女簇拥着往浴池的方向走去,似乎还有些不满,侧头瞥了一眼干站着的荣枯,醉眼丝丝,妩媚之中还带着一丝调侃。
    荣枯:……
    他有些尴尬得用手指抵住了自己有些发痒的鼻子,咳嗽了一声。
    “……阿弥陀佛。”
    大周天佑六年夏,大周皇帝李昌震怒于丘檀叛将涅乌帕以恶俗辱宁王李安然,许宁王借道高昌,出征丘檀。
    第113章 他只觉得……大殿下的嘴,真真……
    “公元724年, 也就是我们一般说的大周历天佑六年,这对于整个华国历史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周武帝远征丘檀的行为毋庸置疑的让后世几乎所有的华国封建政权拥有了对西域的诸多个‘自古以来’, 从此开启了西守宁胡走廊,东踞东海, 南抵南州, 北至冰原的大帝国基础版图。而这一场至关重要的战争也为日后文昭帝、孝穆帝两代女帝接力攻打、统治象雄高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周史考》
    对于主导了这场战争的李安然来说, 这一年对于她来说也很重要,高昌拒绝了大周借道攻打丘檀的要求,倒也不是因为之前许诺的五万头牛羊没有到账, 而是因为高昌王难得脑筋清醒了一会。
    他骤然意识到,大周如今能以送的贡品不恭敬为理由就出兵攻打丘檀,那么打下丘檀之后,高昌就真的是腹背受敌,背面是丘檀,正面是大周,一旦大周动了想要灭高昌的心思,高昌必亡无疑。
    但是大周的军队已经是箭在弦上,自然不会因为高昌是否愿意借道就停止攻伐丘檀。
    早在魏朝年间, 原本征伐西域就一直是被摆在计划上的事情,但是因为西域地域复杂, 胡汉杂居,也因为魏朝的边疆距离西域太远而导致攻打西域会变成“远行军”, 在粮草补给和大军行程上都有很大的困难。
    而李安然第一步灭了西凉, 掌握了河西三州之后,骤然将中原王朝的边疆极大限度地拉进了和西域之间的距离,这让征伐西域变成了一件可能、并且似乎还挺唾手可得的事情。
    但是作为一个擅长军事和政事的君主, 李安然比谁都清楚,要打下高昌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同化西域。
    于是她用两年的时间对河西三州做了一连串的改革,从婚姻制度到税收调整,多管齐下,终于收获了自己想要看到的“果实”。
    第20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