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页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210页
    河西三州原本就属于汉人多胡人少,自己推行的一系列改革自然比较容易深入民心,而西出甘州之后,就是胡人多汉人少,从风俗到饮食习惯都和中原有着极大的不同,所以想要快速安定西域的民心,首选其实还是结为姻好。
    就是她选中的那个对象,身份复杂得让她头疼。
    而且逼他还俗也很麻烦。
    于是就暂时把他放在一边不去考虑了。
    高昌王借口重兵,拒绝了大周借道高昌直接攻打丘檀的要求,对于涅乌帕来说,他短暂松了一口气,只要高昌没有同意借道,他自然暂时就是安全的,更何况他还手握着提婆耆的母亲,哪怕是为了保证母亲的安全,提婆耆那小子也不会随便动手的。
    再不行,他就给象雄送去厚礼,经过上次攻打吐谷浑的大战失败,赫也哲的十万大军被大周的军队打回了老家之后,他原本压下去的那一部分旧贵族又在蠢蠢欲动,不服赫也哲的统治。
    加上赫也哲这段时间忙着准备迎接来自大周的和亲公主,他在内部借着萨满大巫“占卜错误”导致象雄军队打败于大周这件事大肆清洗旧贵族,更是导致一部分象雄旧贵族逃到了西域和象雄的边界。
    这些人都是可以请过来帮忙的。
    涅乌帕一开始其实是这样想的。
    他命令守城的士兵严加防范,同时又派出使臣前往象雄和西域的边疆去拜访那些被赫也哲赶到边疆的象雄旧贵族,不仅许以重金,还允许他们可以在丘檀境内抢掠。
    这件事情百姓们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们受到涅乌帕的残暴统治已经很久了,身心都已经麻木,只想着活一日过一日罢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丘檀,自从初夏开始就在百姓之间渐渐传开了一些奇怪的传闻,说是前朝王孙受了佛祖庇佑,并没有死在涅乌帕的追杀之下,反而来到了遥远的大周,得到了大周皇帝的垂青和怜悯,同意借他军队重归故乡,把故乡的百姓从叛贼手中解救出来。
    一来二去,这些传言也传进了被囚禁的星照公主耳朵里。
    二十年来星照公主长时间被囚禁在寺庙之中,对于丘檀周围的国家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认知,她不知道“大周”对于丘檀这样的小国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从涅乌帕那严阵以待的惊慌样子看来,这个传闻中愿意借给提婆耆大军,光复丘檀王室的国家一定远比西域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强大。
    而且……这样的传闻能在王都盛行,那一定是因为对方的势力已经把手伸向了丘檀的王都,王都之中,一定有提婆耆的人在。
    星照公主的猜测是对的。
    早在大军开拔准备远征之前,李安然就排出了细作营的一队斥候扮作买卖胡姬的牙人商贩借道高昌来到传闻中盛产美人的丘檀,为的就是在战争开始之前,先在百姓之中将口舌舆论散播开来,让丘檀的百姓们知道“大周的军队是来光复前王室”的。
    之前普赞已经将丘檀目前的情况告知了李安然,她猜测这块地方现在的百姓已经过得相当麻木了,并不在乎统治他们的人是谁,只要有人肯给他们一点金银一点活路,他们就会自己愿意把王都的城门打开。
    毕竟,一个国家已经落魄到了提到它的时候只有“美人“,那就意味着它已经除了人之外,在没有任何被榨取的价值。
    荣枯也是知道的,所以在听普赞说这些的时候,他只觉得心痛得呼吸不过来。
    这一支斥候队伍的任务,就是在大军开拔至丘檀之前,将荣枯的母亲星照公主从王都转移出来,以防涅乌帕狗急跳墙将星照公主当做人质来威胁荣枯退兵。
    反正……李安然是不会退兵的,哪怕星照公主被吊在墙头上她也不会退兵的。军队都打到这了,为了一个人质就退兵,将战线拉长她没办法和自己手下的兵交代,她不做这种事情。
    所以,提前将星照公主带出来是必须的。
    是夜,月黑风高,连夏日的蝉鸣声都忍不住轻了下来,负责看守管被关在寺庙中的星照公主的王宫亲卫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随后跟边上的人抱怨道:“这大半夜的叫我们在这里看守个老尼姑。”
    “没办法……听有些老人说,这老尼姑放二十年前可是西域第一的美人啊?”站在他边上的另一个守卫如是调侃道,他语调轻松,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对于星照公主的尊敬。
    “呸,第一美人,什么第一美人,又老又丑的尼姑。”开口抱怨的那个侍卫像是要让自己提起精神一样,故意大声嘲笑起来。
    虽然丘檀之前有很浓厚的尊佛氛围,但是自从涅乌帕篡位之后,新一代的年轻人里却少有和长辈们一样尊崇佛法的——涅乌帕自己就不尊崇佛法,他觉得佛陀提倡朴素、禁欲的说法实在是太过荒谬了。
    人就活一辈子,自然应该肆意的享受,放纵欲望才对。
    年轻人们,尤其是作为涅乌帕亲兵的那一批,更是耳濡目染,一个个学得十成十地坏。
    如此这般出言讥讽作为比丘尼的前王室公主,自然也不算奇怪了。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老王室实在是一个太过遥远的词语了,曾经荣耀而幸福的星照公主,现在也不过是个光头鸡皮,满脸皱纹,瘦骨嶙峋的老尼姑罢了。
    下一秒,一左一右两人分别被一只手捂住了嘴,一道寒光在他们的颈项之间划过,顿时血污浸染了破旧的佛寺。
    第2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