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页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213页
    然而,涅乌帕还没有在城墙上为自己的“奇谋”高兴多久,就看到大周围困城墙的队伍突然变换阵型,一字排开,从侧里冲出两支骑兵队伍来,看也不看前面的少女们,而是一头扎进了少女后面拿着刀枪试图突围的队伍。
    那两只骑兵队伍只有百余人,身上却覆着黑色玄甲,个个人高马大,丘檀这支突围的骑兵本就是为了方便突围只穿了轻骑兵的装备,撞上这些武装到了牙齿,连马上都覆盖着甲胄的重骑,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立刻就被冲散了阵型。
    手持盾牌的方阵队立刻向前推进,几乎没有人多看一眼那些被驱赶出来打头阵的少女,只是一味推进,没多久便将她们也纳入了方阵的范围,随着一声令下,黑压压的方形盾牌便举起来挡住了来自城墙上的箭雨。
    随后,大周军队后方的□□手们立刻将弓箭上的火油点燃,丘檀王都城墙厚实,但是城墙上的攻势几乎都是土木结构,带有火油的弓箭一旦射中,就会燃起熊熊大火。
    眼看着冲不出去,求援的部队只好退回城中。
    消息送不出去,他们也不能突然袭击李安然的军营,祁连山中的密道让她的军队补给源源不断,而原本作为丘檀天然屏障的祁连山,现在反而成了李安然军营的“天险”——此时的祁连山,多雨、空气湿润,根本不怕人为的山火攻袭。
    那六千名被抓来打头阵的少女,因为弓箭、刀枪的逼迫死伤了将近两千人,剩下的则被带回了军营之中,交给了星照公主安抚。
    说句实话,李安然见过贱人,但是没见过这么贱的贱人。
    她都差点给这损招给恶心吐了。
    只是没有想到,对方还能更贱。
    涅乌帕真的像是星照公主所说的那样,开始拿城中百姓的性命威胁大周的军队退兵。
    确切来说,他威胁的对象是身为出家人的荣枯。
    第115章 完
    李安然坐在营帐里看着来自高昌的捷报, 脸上的神情却没有显得非常高兴,只是这一切就好像是她计划中的一样。
    毕竟,她在两年前就已经想着怎么拿下丘檀了, 哪怕是涅乌帕现在躲在城里将丘檀王都所有的百姓都当做人质这一点,她也是有所预见的。
    只是这一招是战事之中最为麻烦, 也最为讨厌的鱼死网破之术, 如果荣枯不在这里, 对于李安然来说这种手段就是“这人脑子有问题,你杀你自己的子民怎么还能威胁到我”,只是她现在既然打得是“仁义之师”的幌子, 就确实不能坐视涅乌帕的所作所为。
    只不过……
    “啊……这丘檀的百姓也太逆来顺受了吧?我要是在甘州这么干,不等对面打过来甘州的百姓就已经自己开了城门迎敌师入城了啊。”李安然揉着太阳穴,满脸不耐地对着荣枯道。
    “他们受涅乌帕虐待已久,心里对此人只有畏惧,一时之间难以鼓起勇气反抗也是理所当然的。”荣枯在边上掐着佛珠,眉头紧蹙在一起。
    李安然道:“仇云攻下了高昌,没有多久就会带着大军和我们汇合。”
    高昌王在面对来自甘州大军的问责,又被摧枯拉朽的火器吓破了胆子,他年纪又大了, 自然经不起这种程度的担忧和惊吓,自然就被痰症迷了, 没有多久便一脚归西。
    高昌王死后,甘州师又派出使臣, 如法炮制当年李安然攻下西凉时候做的承诺, 高昌王室自知大势已去,只能在王都像甘州的使臣投了降。
    王室都投降了,其余守城的将领就算有忠君爱国之心, 守城的兵力也不足以和摧枯拉朽的甘州师相提并论。
    如此一来,自然不需要再由高昌王室的同意才能从高昌横穿而过同李安然先行一步的中军汇合,而是直接大摇大摆得带着投石机、火突炮一类的装备从高昌境内穿过,直接同中军合流。
    李安然的拇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到时候直接攻城吧,虽然会有些伤亡,但是那也比两边僵持着强。”
    涅乌帕之所以还敢盘踞着王都,不就是仗着还有一些分散的兵力留在其他城池之中吗?右军、左军和中军合流之后,这些地方都会被连根拔起,自然也就断了涅乌帕最后的念想了。
    荣枯道:“小僧想去试试。”
    李安然抬起眼来,眉毛飞得老高:“法师不懂战,你若是去了就是羊入虎口,我是他我就把你吊起来提在枪头,用你做肉盾冲锋。”
    “殿下会让开吗?”荣枯浅笑。
    “不会。但我会帮你收尸。”李安然看着他这副模样,咬牙切齿道。
    荣枯也不生气,只是笑着凑到李安然跟前,贴在她的耳朵边上小声说了几句。
    李安眉头皱得更深:“这计谋需要你去涉险,老实说我不愿意。”
    于公,荣枯是战后重建丘檀,俘获西域民心的重要招牌,不能折在这里。
    于私么……
    李安然自觉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对哪个男人如此上心过,若是他真折在这里,她是会伤心的。
    “不必入城门,只需阵前对峙即刻。”荣枯道,“再这样下去,城中百姓对于我也会失望的。”
    “他们自己不跳起来反,怎么还怨上你了?”李安然哼笑。
    “他们只是需要有人帮帮他们而已。众生皆是如此。”荣枯捏着他的佛珠,微笑着看着李安然。
    第2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