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页

    寡妇有喜 作者:宁寗
    第158页
    第71章 状告 臣要状告老镇南侯
    捷报自豫城传至京师, 明祁帝大喜,命沈重樾等人回京以受封赏。
    战后的豫城百废待兴,沈重樾没有立刻回去, 而是着手安排起豫城事务,到正式启程回京, 已至第二年春, 离姝娘来到豫城, 足足过了六个月。
    临别之时,焕儿拉着姝娘的手哭泣不止,姝娘安慰她道:“往后也不是见不着了, 到时你和你兄长大可去京城看望我和将军。”
    焕儿点点头,依依不舍地送姝娘上了马车。相处了这么多时日,姝娘何尝心里好受,可她怕焕儿看见她哭更加伤心,等放下车帘,才忍不住抹了眼泪。
    马车一路出了府邸,经过街市时却愈发嘈杂喧嚣起来,沸声喧天,姝娘疑惑地将车帘掀开一个小角, 便见两侧豫城百姓夹道相送。
    战后不少出逃的人都陆续回到了这里,挺过了战乱与疫疾的豫城不复姝娘一开始看见的萧条荒凉, 道路两侧,铺肆小摊林立, 重获生机。
    人群中不乏姝娘曾救治过的熟悉面孔, 见她将视线投过来,有人在搀扶下当街跪下同她深深磕了一个头。
    姝娘认出,正是她当初救下的那个婆婆。
    她忙放下车帘, 捂住唇,却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最开始来豫城的她满心想的都只有沈重樾,她只想快些解决疫疾,和她的夫君一起回去,与孩子们团聚。
    可来到这里半年,那些与豫城百姓共生死的记忆萦绕心头,竟生出几分浓重的悲伤与不舍。
    马车缓缓驶出城门,喧嚣声渐远,姝娘忍不住车帘回望,漫天尘土中那高大巍峨的城门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沈重樾放慢速度,行至姝娘车旁。
    姝娘眸中含泪,缓缓收回目光,抬首与他对视着,两人没有开口,一切却在不言中。
    姝娘在心中暗暗想着,若她此生还有机会回来,希望不再是因疫疾和战乱,看到的也只有豫城的喧嚣与繁华,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若是豫城如此,大骁想来定也是河清海晏,盛世太平。
    大军一路南上,跨山渡河,历时一个半月,才终于踏上京城的地界。
    在离京城只余几十里的地方,因天已黑,大军就地驻扎休息,可姝娘早已等待不及,从五六日前开始,夜里她就已因焦急激动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沈重樾看出她的心思,是夜,他用披风将姝娘裹得结结实实,抱她上马,趁着夜色快马加鞭赶去了京城。
    天方破晓,风荷早起干活,便见一人穿着几乎盖住全身的黑色披风快步进来,她顿时一惊道:“谁?”
    来人将兜帽一摘,唤道:“风荷,是我!”
    风荷定睛一瞧,却是愣住了,她红着眼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哑声问:“夫人,真是你吗?”
    姝娘重重点点头,“是我,我和将军回来了。”
    听姝娘说罢,风荷往后看去,果见沈重樾也紧接着缓步踏进了青山苑。
    “敏言敏瑜呢?可还好?”姝娘急切地问。
    “好,好,大姑娘和二公子都好得紧。”风荷连连点头,“他们今儿醒得早,哇哇哭着说饿,汪嬷嬷煮了米粥,现下正在屋里喂呢。”
    姝娘闻言,忙快些步子往耳房去。临近屋门,便听孩子银铃般的笑声从屋内传出来,她倏然止步,强忍着泪意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推开隔扇门。
    汪嬷嬷以为是风荷,便没有回头,直到听万乳娘激动地唤了一声“夫人”,才猛然转过身去,双手一颤,差点撒了手中的米粥。
    “夫,夫人!”
    汪嬷嬷将米粥放下,难以置信地站起来,快步上前拉住姝娘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仿佛在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大半年了,你们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她顿时老泪纵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嬷嬷,我们回来了,回来了。”姝娘搂住她,两人相拥着狠狠哭了一遭。
    两个乳娘为这般氛围感染,都忍不住鼻尖发酸,拿着帕子开始抹眼泪。
    屋内弥漫着一片哭声。
    坐在榻上的两个小家伙虽不明白为何汪嬷嬷和乳娘要那般伤心,但见她们哭,也止不住扯着嗓子嗷嗷大哭起来。
    那厢的哭声盖过她们欢喜的哭泣,姝娘这才放开汪嬷嬷,抬眸看去。
    敏言和敏瑜都一岁多了,两个小家伙长了个子,眼神动作都灵活了不少,已全然不是姝娘离开时的那个模样。
    她快步上前抱起一个,虽变了样子,可姝娘依旧一眼就能分辨出两个孩子,她哄着怀中啼哭不止的敏瑜哽咽着不住地说道:“娘回来了,娘回来了……”
    两个孩子都已认人了,姝娘离开了大半年,对他们来说已是极其陌生,敏瑜一开始在姝娘怀中不安地挣扎着,直到她靠近姝娘胸口,嗅到她身上的气息,却是瞬间止了哭。
    她睁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忽而怔愣着看了姝娘片刻,肥嘟嘟的胳膊扑腾了两下,小肉手旋即死死地拽住姝娘的衣襟不肯放。
    在离开京城后不久,姝娘便回了奶,早已没了乳水,身上也没了从前的奶香气。看着敏瑜如此反应,姝娘不知敏瑜是不是认出了她,但看着她不肯放开衣襟的手,想起当初离别时的场景,心下一疼,将孩子牢牢拢在了怀里。
    沈重樾上前抱起敏言,敏言还同从前一样性子相对静许多,不需人哄,哭了两嗓子便也不哭了,只傻愣愣地微张着嘴,与沈重樾大眼瞪小眼。
    第15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