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页

    寡妇有喜 作者:宁寗
    第159页
    见姝娘一家团聚的场景,汪嬷嬷和风荷感动不已,方才止住的眼泪,一瞬间又忍不住决堤般涌了出来,一方帕子被哭得透湿。
    待到午时前后,沈重樾用了午膳,又匆匆出了城去,毕竟大军不可无帅。
    大抵又过了一两日,沈重樾才挟昌平军浩浩荡荡地进城,姝娘没出门去看,彼时她正在青山苑兴致勃勃地看敏言敏瑜略有些摇摇晃晃地走路。
    后来听冯长讲,那日京城可谓万人空巷,几乎全城百姓都涌去德胜门迎接,人声鼎沸,喜气洋洋。
    大军进城后,沈重樾又进宫觐见了明祁帝,直到天黑后才回来。
    他踏进青山苑时,姝娘正与两个孩子一同睡在榻上,相比于敏言端正的睡姿,敏瑜睡得七歪八倒,下半身直接挂在了姝娘身上。
    沈重樾立在原地,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勾唇浅笑,心下似有融融暖意流淌。
    那些在战场上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日子仿佛都成了过往,此刻他的妻,他的孩子都在这里,光是看着他们,似乎连时间的流动都变得宁静而安逸。
    他将敏瑜轻轻抱起来放回去,姝娘感受到动静,警醒地睁开眼,发现是沈重樾,才不由得松了口气,低声唤道:“将军。”
    沈重樾眸色柔和,昏黄的烛光打在他的侧脸上,他轻笑着开口。
    “姝娘,我回来了……”
    姝娘眉眼微弯,她伸手搂住沈重樾的脖颈,贴在他耳畔,用略有些撒娇的语气道:“嗯,我等你好久了。”
    沈重樾环抱着姝娘,感受着那娇软温暖的身子,旋即抬眸看着睡在榻上孩子们。
    直到这一刻,他才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他真的回家了,回到那个不必提心吊胆,没有战乱纷争,令他舒适温馨的家。
    翌日,宫中派人前来送旨,请姝娘和沈重樾同赴庆功宴。
    汪嬷嬷和春桃为姝娘好生打扮一番,申时前后,她才随沈重樾坐着马车去了皇宫。
    甫一到宫门口,便见一人负手站在那儿,面色严肃沉冷。
    姝娘微怔了一下,忙疾步跑上前,激动地喊道:“师父!”
    贺严冷哼了一声,蹙眉不悦道:“回来好几日了,都不记得来看我,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还有我这个师父呢!”
    “怎会。”姝娘拽了拽贺严的衣袂,讨好道,“敏言敏瑜缠着我,一时走不开,徒儿才没马上去看师父,若没有师父先前给我的那本医书,徒儿指不定早就死在那场疫疾里了,是师父救了徒儿这条命呢。”
    贺严面色缓了缓,可气仍未消,“你倒也不必给我戴高帽,活不活的都是你自己的造化,不过也好,你能活着,我剩下的日子也不必替那两个小家伙烦愁了。”
    姝娘笑了笑,知贺严的性子就是这般别扭,关心却又不直说,“师父,明日我便去长宁王给您做饭可好,现下这香椿芽长得旺,您不是爱吃香椿炒蛋嘛。”
    以美食相诱这招在贺严这里可谓屡试不爽,果然,贺严听见“香椿炒蛋”四个字,顿时喉间微滚,他低咳一声,故作嫌弃道:“你爱来不来……”
    说罢,快步往前走。
    姝娘知晓贺严这就算是消了气,怎跟孩子似的,她噗嗤一声笑出声,转头正欲对沈重樾说什么,却见他看着远处,目不转睛,一动不动。
    姝娘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便见那厢,沈老夫人正从马车上下来,许是沈重樾的目光太锐利,她抬眸望过来,却是微一蹙眉,这两人对视间,一股微妙的气氛在空中流动着。
    关于当年的事,早在豫城时,沈重樾便已将前因后果悉数同她道出,姝娘低眸见沈重樾垂在袖中的手死死握拳,心下一疼,伸手拢住了他。
    沈重樾侧眸看来,眼底的戾气一瞬间烟消云散,他强笑着对姝娘道:“走吧。”
    姝娘点了点头。
    庆功宴照例设在福安宫中,甫一踏进去,便有不少朝臣前来恭维讨好,沈重樾面色如常,只始终不冷不淡地应对着。
    过了大抵一炷香的工夫,明祁帝至,庆功宴正式开宴,歌舞觥筹过后,明祁帝便开始封赏此次豫城大捷的功臣,沈重樾自然是头等大功。
    明祁帝龙颜大悦,毫不吝啬道:“沈大将军此番夺回豫城,大败夏军,守疆卫土,功不可没,想要什么封赏,尽管开口便是,朕都会满足于你。”
    这样的好事不是什么人都有,一时,殿中群臣都向沈重樾投去艳羡的目光。
    他们正猜想着这位定国大将军到底会求什么封赏时,却见沈重樾自座位上站起来,行在殿中跪下,抬眸神色坚定道:“臣无意封赏,臣只望陛下应允,容臣辞去镇南侯一位。”
    此言一出,殿中一片喧哗,镇南侯这爵位世袭罔替,向来都是身死后传与嫡子,从未听说过有人中途辞去爵位。
    明祁帝微微挑眉,明知故问道:“沈大将军这是何意?好端端的为何要辞去镇南侯之位?”
    沈重樾沉了沉呼吸,凝视着上首的明祁帝,提声一字一句道:“因臣并非老镇南侯的血脉,亦非沈家的子孙。”
    坐在角落里的沈老夫人闻言面色一白,几欲慌乱地站起来,紧接着,只听沈重樾道:“臣要与镇南侯府撇清关系,亦要状告老镇南侯拐骗稚童,放任虐行,买通府衙杂役纵火,烧毁架阁库文书!”
    第15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