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页

    寡妇有喜 作者:宁寗
    第164页
    华庆嫣抽着鼻子,差点哭出声来,她快步跑上前,上上下下将唐云舟检查了一遍,一脸庆幸道:“唐副将,你没瘫啊?”
    唐云舟愣了一瞬,便见华庆嫣身后站着的姝娘倏然对他眨了眨眼,他顿时了然,忽得收了笑容,蹙眉道:“瘫倒没瘫,就是跛了点,也不知将来能不能恢复好,走起路来实在难看,这才不敢来见你,怕你嫌弃我。”
    “怎会。”华庆嫣抽抽噎噎道,“唐副将能活着回来,庆嫣再高兴不过,又怎会嫌弃您呢。”
    唐云舟丧气道:“你是不嫌弃,可我这往后一瘸一拐的,只怕都讨不到媳妇儿,要孤苦一辈子了。”
    “不会的。”华庆嫣垂首喃喃道,“您那么好,定有人愿意嫁给唐副将您……”
    “我这样的,谁愿意嫁给我?”唐云舟摇摇头。
    “我……”华庆嫣脱口而出,又赶忙止住了声儿,两人四目相对间,一股微妙的气氛在静静流淌。
    华庆嫣羞红着脸,咬了咬唇,低声道:“其实……若唐副将不嫌弃……”
    “不嫌弃,我不嫌弃,我乐意得紧。”唐云舟笑得嘴都快咧开了,想也不想道,“华姑娘,你爹在哪儿?”
    他这话锋转得太快,华庆嫣疑惑地问,“我爹在后厨呢,唐副将寻我爹作甚么?”
    “择日不如撞日,我连聘礼都抬来了,就在门口呢。”唐云舟激动地指了指门外,再三道,“华姑娘,你可是答应嫁予我的,莫不要反悔呀!不可反悔啊!”
    说罢,唐云舟一瘸一拐地往后厨的方向去,徒留华庆嫣有些震惊而茫然地站在原地。
    姝娘看着这一幕,止不住勾唇而笑,她满意地提步踏进厢房去,跟在后头的风荷凑近低声问道:“夫人,唐副将这腿……真的会跛吗?”
    “华姑娘信了,你怎也信。”姝娘忍俊不禁,“他可不舍得他的华姑娘真嫁给一个跛子。”
    唐云舟这腿虽伤得厉害,但回了京城后,姝娘托贺严开了药,已比先前好了许多,在他成亲前,大抵便能痊愈吧。
    再说了,一瘸一拐地去迎亲,着实是不大好看。
    春桃虽是王卓带回来的,可她一个黄花大姑娘,不好住在王卓家中,便仍留在将军府,和风荷睡在原先那个屋子里。
    这成了一对又一对,姝娘坐等着吃喜酒,可一顿都还未等到,肖云碧便带人上了门。
    “肖掌柜这是……”姝娘认出她带来的是绸缎铺子的裁缝,常是来给她量体做衣的,她纳罕道,“我一个月前才做过衣裳呢,足够了,不需要再做了。”
    肖云碧意味深长地笑起来,“夫人这便不晓得了,这做有些衣裳啊就不能挑时候,也不能因着衣裳多便不做了呀。”
    她同那裁缝打了个眼色,裁缝上前拿了长绳儿为姝娘量了尺寸,量完了,笑着对姝娘道:“我就说夫人先前这尺寸怕是不合用了,果然这才过了多久,夫人竟又瘦了。夫人平素还是得多吃一些,不然这衣裳繁琐,指不定将夫人给压垮了!”
    “繁琐?”姝娘微微颦眉,看向肖云碧,“肖掌柜打算给我做什么衣裳,近日也未听说有什么宫宴啊。”
    肖云碧抿唇笑,“这事儿我可不能提前告诉夫人,夫人若想知道,便亲自去问将军吧。”
    听这话,还是沈重樾授意的,姝娘一脸茫然,好端端的,他派人来为她制衣作甚么。
    晚间,沈重樾自兵部下值回来,便见姝娘正坐在小榻上做针线活,他疑惑地问道:“怎还未睡?”
    “我在等你。”姝娘放下手中的绣绷,如实答道,“将军,今日肖掌柜来过了,她奇奇怪怪的,说要给我做什么衣裳,我问她,她又不肯告诉我。”
    “嗯。”沈重樾脱下官服,换上轻便的常服,“是我托人给她递的话。”
    “近日是有什么要紧的宴会吗,怎的突然要做衣?”姝娘将沈重樾的官服悬挂在架上,伸手抚平褶皱。
    沈重樾走到她背后,蓦然环住她纤细的腰肢,贴在她耳畔低声道:“姝娘,我们成亲吧。”
    “成亲?”姝娘愣了一下,回头看他,“可是我们已经成过亲了。”
    沈重樾低声道:“那回办得匆促且简陋,我心下一直觉得愧对于你,总想着要再给你个更好的,先前没机会,现下是最好的时机。”
    姝娘不知原来沈重樾一直在介意此事,在她看来,他们在长平村,在爹娘坟前拜了天地,再正式不过,其余那些精致的嫁衣和繁盛的礼仪,都只是可有可无的装点罢了。
    “我不在意这些。”她淡淡道。
    “可我在意。”沈重樾将姝娘抱起来,坐在小榻上,微敛起笑容,静静地凝视着她,“这场婚礼我已欠了你两年,姝娘,我要再正正式式娶你一次。我要让他们知道,你秦姝娘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见沈重樾神色认真,姝娘心下一阵温暖,她伸手揽住他的脖颈,悠悠颔首,“好,那我便再嫁一次。”
    左右怎么嫁都是眼前的这个人,那不管成几回亲又有何妨呢。
    肖云碧那厢动作极快,她请来最好的苏州绣娘,日夜赶工,终于在一个月后做出了那件精美绝伦的嫁衣。连那绸缎铺子的裁缝都忍不住赞叹,她平生见过不少嫁衣,可这一件用了无数金线绣制的委实奢美得令人惊叹。
    姝娘如今已算是贺严的义女了,长宁王府便是她的娘家,她成亲自然要从长宁王府出嫁。
    第16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