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捡来的鱼苗不要丢 作者:太白很白
    ——(80)
    他又看了一眼,见仍是什么都未有才低头去看地上浑身是血的黑衣者。
    看着此人,他眼中染满了不悦,为何总是有人想来偷阿清的珠子,总是闯入自己的地方。
    瞧了好一会儿他才将两具尸躯拖去了竹林,知晓林清能从结界和气息上探查出来人,所以他又将结界都给修复了回去,同时还掩去了这些人的气息。
    再将人埋深点,这样林清也就不会发现了。
    不过他此时并未挖坑而是将尸躯丢在了竹林间,爬着离开了此地。
    躲在洞府外的白发老者注意到耳边没了声音,他此时也稍稍缓过了神,这才探出头去往里边儿瞧。
    方才那么一眼应该是鲛人没错,可他又怕是雨太大自己老眼昏花了,回去禀告后发现不是那自己可真是死定了。
    所以他打算再瞧瞧,瞧瞧方才看到的是不是鲛人。
    只是他这么探出头后却发现里边儿什么都没有,连同两具尸躯都不见了,到是还留着一道血痕。
    注意到这儿,他猛地起了身,不见了?说着竟是直接入了洞府。
    此时他是满脑子的鲛人,竟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直接入了里头,连结界都没有触碰到。
    他很快就到了方才看到鲛人的地方,血水染上了他的衣裳。
    可他是一点儿也不在乎,反而是四下寻着。
    也正是如此,他瞧见血水里头好似有颗珠子,因着染了血水,这么看去倒像是颗血珠子。
    他将珠子给捡了起来,细细摩擦了一番,一颗圆润宛若玉石的珠子映入眼帘。
    恍惚之下他很快就认了出来,是鲛人才有的泣珠,品相完全不差当初拿来鉴定的。
    是他!是他!真的是他!他有些震惊地说着,全然忘了此处才死了人,所有的思绪全数被眼前的泣珠占据。
    他此时也确定自己方才看到的并没有错,这儿真的有一条鲛人,而且还能够产出品相极好的泣珠。
    连泣珠的品阶都如此好,鲛人血定然更甚。
    要去告诉夫人,告诉夫人!
    满是激动下,他攥着手中的珠子就打算回梨花楼,要将自己发现的告诉傲月夫人。
    滚碌碌
    也在这时,一颗珠子滚了过来,落入了池中。
    这突然出现的珠子止下了他的步子,下一刻又有数颗泣珠滚了过来,正是从他身后滚来。
    随着珠子的滚落,婉柔银绸的尾鳍缓缓落下,正巧就挨在他的脚边。
    他看着脚边的尾鳍攥着手中珠子的动作都不由得僵硬了,片刻后才挪着步子回过了头,就见半疏海棠下蜷缩着一道白衣身影。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惊吓,看着他的凤眸里边儿还带着一丝红晕。
    鲛......鲛人!白发老者看着海棠树下的人,眼底布满了震惊。
    虽然知晓自己没有看错,此处真的有鲛人,可就这么出现在眼前时他还是被惊艳到了。
    当真是如古籍上所言,鲛人之姿九天仙人。
    但这抹惊艳也不过片刻便散了,他眼中的震惊化为惊恐,步子连连后退......
    第74章 他们偷珠子
    噗通
    只听到一阵落水声, 白发老者脚下一滑直接跌入池中,手中的珠子也随之掉了下去。
    他挣扎着从水中探出头,可还未缓过神, 就见白影扑来, 一双手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不过稍稍一施加力道, 大块的血肉连带着喉管直接被撕了下来, 鲜血溅洒很快就染红了池面。
    啊!
    惨叫声传来, 可很快却又消散,只余下了淅沥的雨声。
    白之如随手将手中的肉块给丢在边上,游到岸边后看着再次染上血的地面很是不高兴。
    才让雨给洗刷了一些,现在又有了, 可不能让阿清给瞧见。
    幸好这会儿还早, 阿清应该没有这么快回来。
    他这么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攥住老者的衣领, 将其提着给丢在了岸边。
    池中的血水实在是太浓了,等云海瀑布的水替换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他都不知为何这些人总喜欢来莲池,还老喜欢捡这些珠子。
    满是迷糊之下,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珠子, 上头的血水被雨水冲去露出了原来的模样。
    瞧了瞧后他才给藏到了衣裳里边,同时还将池边的珠子也给一块儿捡了起来, 都藏在衣裳里头。
    等池边没了珠子, 他又开始清理血迹,得在阿清回来前给处理干净。
    只是他这般想着,却是并未注意到身后的动静,还在嘀嘀咕咕念着要赶快清理干净。
    林清同巧夺天工说了一番话后便离开了, 担心白之如中途醒来看不到自己会害怕, 离开玲珑山后他并未去别处而是径自回了轻云山。
    可才入洞府他就嗅到了一股极重的血腥味, 心下一沉。
    白之如!
    他没想到自己不过出去了这么一会儿,洞府内竟是出了事,并且这结界还完好没有任何问题。
    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快步入了洞府。
    只是余光却是瞥见了一道身影,下意识回眸看向了池边,就见半疏海棠下坐着一人,可不就是他担心的白之如。
    也不知是在做什么,人就坐在那儿,哪里有要出事的模样。
    注意到这儿,他轻皱了皱眉,随后才走了过去。
    快擦掉快擦掉,不能让阿清瞧见。
    随着他的靠近,嘀咕声也一同而来,在雨幕下显得格外清晰。
    林清听着他的话眉头皱的愈发紧,随后道:瞧见什么?话落低下了头,见地上染满了血迹,而池边还趴着一具白发尸躯。
    也不知是生是死,半趴着那儿没有一丝动静,周身更是布满血水。
    是谁?
    结界分明没有异样,此人是谁。
    他对于这个闯入结界的人很是不解,没有一丝异样的结界,那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再者,人进来了怎么还死在池中。
    随着他的疑惑,目光又落在背对着他的白之如身上,眸色愈发的暗沉。
    白之如显然也被突然回来的林清给吓着了,明明以往出去都要许久,今日为何不过一二个时辰就回来了。
    他看着手边的血水僵硬了好一会儿,直到后头传来靠近的脚步声他才转过了身,眼中带上了一抹害怕。
    而那一抹害怕很快又化为薄雾,他在林清靠近的刹那扑着就到了他的怀中,满是委屈地哭了起来,阿清他们好可怕,他们偷你的珠子,我好怕。
    边说他还边往林清的怀中钻,一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腰,哭声随之而来。
    林清被他这么一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即将出口的质问也因着他的动作全散了。
    他低头看着怀中满是委屈同自己告状的人眉宇微微一挑,余光更是瞥向了他紧紧攥着自己衣裳的手,上头还染着血迹,这么一攥愣是在他的衣裳上也留下了一大块血迹。
    但好在他的衣裳本就是血色,染上去后也瞧不出什么来。
    就是白之如这么同自己告状,他有些回不过神,真的不打算先将手上的血给洗了吗?
    入洞府嗅到血腥味时他以为是有什么人闯入了洞府,虽说嗅到的血腥味并不是白之如的,但也知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不然不会有如此浓郁的血腥味。
    可现在一看,闯入者确实有,但好似不是白之如被伤着反而是白之如将人给杀了,手上的血便是最好的证据。
    但他还是有些愣神,磕着碰着都得哭个没完,现在竟是杀了人。
    他抚上了白之如的面庞,瞧着他委屈可怜的模样,道:你动的手?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这不过出去了一趟,回来洞府死了个人,而且好似还是自己那个才承认的道侣杀的,这双手真的能提剑?
    之前他觉得白之如这双手提不了剑,可现在他发现好似能提剑,并且还能杀人。
    白之如并不知他心中所想,只听着他的询问白了脸,以为这是不要自己了。
    他攥着林清的衣裳,哭着唤出了声,阿清阿清,你别不要我,我会乖,他们偷你的珠子,我不是故意的,我会乖,阿清你别不要我。说着哭的也是愈发厉害,哪里有先前动手杀人时的狠厉模样。
    林清看着他抱着自己哭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这人是真哭还是假哭,毕竟才杀了人就一脸委屈。
    这也使得他站在原地半分动作都没有,甚至连出声都未有,只低眸瞧着。
    也在同时,身后突然袭来一道劲风。
    林清自然是察觉到了,在劲风靠近的刹那搂着白之如飞身落在了一侧,回眸见一名黑衣者出现在身后。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重伤,步子显得格外凌乱,方才袭来的劲风正是此人丢出去的暗器。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他不再多想,抬手间便见献天缕直接缠上黑衣者。
    只闻一道惨叫,黑衣者被献天缕切成了数块,血肉染着雨水落在地上。
    怎么没死?
    耳边也在这时传来一声嘀咕,林清听到了,收回献天缕低下了头。
    可却只瞧见白之如轻眨着眼满是惊恐地看着自己,好似当真是被突然出现的黑衣者给吓着了。
    若是以往他定然是以为这人被吓到了,会出声哄着。
    可亲眼看到这人处理血迹,并且池边还有一具尸体,这人也是自己承认杀了人。
    连杀人都不怕哪里会怕个突然出现的黑衣者,再者还有那句没死。
    所以这个黑衣者原先也是让白之如给处理了,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没死透,这会儿又出来了。
    此时他才发现白之如竟是如此能装,连自己都让他给骗了,什么害怕什么不敢根本就是胡言乱语。
    他一把掐住了白之如的脸,捏着道:连杀人都不怕,你会怕这个?说着手下的力道也是愈发的重。
    阿清。白之如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被这么掐着也没敢乱动,只乖乖地唤着他。
    也正是如此,林清只觉得自己这是一掐给掐棉花里了,半点水花都没起来。
    他轻叹着气收了手,瞧着脸庞上多出来的一抹红痕,无奈地抚了抚。
    对于白之如杀了人他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外,更多的还是担忧。
    这些闯入洞府的人并不知他们究竟是何人,但也清楚应该来者不善,不是觊觎洞府灵脉想必也是看上了这洞府内的东西,想要趁着洞主不在将其据为己有。
    若闯入者实力够强,他们甚至不会在意洞主是否离开,会直接闯入其中杀人夺物,即使白之如不动手他发现了也会动手。
    可来者实力究竟如何根本无从得知,白之如却是贸然出现。
    若是难敌对手,怕是这会儿死在池中的不是这个闯入者而是白之如。
    明明就告诫过不要让其他人瞧见,结果这人是半句话未听甚至还胡来,这让他有了些许不悦。
    白之如瞧出了他的不悦,小心翼翼地攥紧了他的衣裳,轻声道:阿清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我以后会乖,好吗?
    若真的知道错,下回就躲起来。林清伸手拂去了黏在他面庞上的发丝,又道:好吗?
    他不知道白之如是用了什么法子将人杀了,但他知道一旦有人发现了白之如,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猛然间他又想到了巧夺天工的提醒,永和坊要不了多久就会将那条鲛人处理,而后他们会寻找新的鲛人。
    倘若让他们发现了白之如,仅凭他一人之力难以护白之如周全,所以只有不让他们发现才是万全之策。
    至于这几人,他想应该也不是什么觊觎洞府灵脉之人,至少方才被自己杀的人不是。
    那会是谁?
    他松开白之如去了前头的肉块堆,肠子五脏落了一地,血水更是染红了地面,即使下着大雨都难以将其洗刷。
    很快他就到了跟前,看着眼前被完全搅成一团的肉块,下意识皱起了眉。
    阿清。白之如也跟着到了边上,只是在看到那一堆肉泥时却又往林清的怀中钻了些,俨然也是被这么一副模样给恶心到了。
    林清见此轻抚了抚他的头,又掀了自己的外裳将人藏在了里边儿,这才低身去看,试图从其中寻出些什么来。
    只可惜这都已经成了一堆肉泥,一时间也难以寻到,于是他回眸看向了白之如,道:他们身上可有掉下来的东西?
    *
    作者有话要说:
    干坏事被抓到啦
    第75章 离开轻云山
    东西?白之如从他的衣裳间探出了头, 迷糊地低喃了一声,显然不知他说的是什么。
    但很快他却又回过了神,在衣裳间寻了寻竟是真的寻出个东西来。
    他递到了林清的跟前, 道:阿清说的是这个吗?话落才摊开了手。
    就见掌心里头有一颗染着血迹的眼球, 此时正瞪着两人, 可见这人说的东西应该就是眼球了。
    林清看着递到跟前的眼球下意识轻挑了眉, 他原以为这人是找到了什么, 谁曾想居然递了颗眼珠子来,也不知是何人的。
    这会儿他是越来越发现自己这条鱼能装了,平时怕这个怕那个,动不动还就哭。
    现在不仅杀了人, 并且还把人家的眼珠子给挖了。
    挖了眼珠子要做什么, 藏起来吗?
    他拂开了这人的手,道:你挖这个做什么?
    他们要偷珠子, 看到珠子时眼睛就发光,那是阿清的。白之如说着还轻撇了撇嘴,眼中也都是不悦。
    一想到这人看着珠子的模样,若不是自己拦着, 说不定他们就要将这些珠子都偷走了。
    林清几回听到他说这些人是偷珠子,就连池中那个白发老者也同样如此。
    难道这些人就是冲着泣珠来的, 可他们是如何知晓自己有泣珠, 且如何确定是自己。
    从出售泣珠开始他就易了容,即使是查也不可能查到自己身上。
    巧夺天工吗?
    唯一知道自己有泣珠的只有巧夺天工,但若真是巧夺天工定是不会等到现在才命人前来。
    既然不是巧夺天工,那会是何人?
    满是疑惑之下, 他看向了白之如, 道:可还有其他人?
    他想黑衣者背后的人若是知道自己手上有泣珠, 那定然不会只派了一人前来,兴许有许多。
    可现在只有一个,且也被白之如重伤,那其他的人在哪儿。
    唔白之如并不知他心中思量,只听着他问还有没有别人时下意识看了一眼竹林。
    恋耽美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