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捡来的鱼苗不要丢 作者:太白很白
    ——(89)
    这也使得他抬头看向林清的目光愈发憎恶,下一刻直接拔出身侧守卫者腰间配剑, 厉声道:找死!
    他要亲手杀了林清!
    若是以往他定是示意下人去, 就如同以前示意下人以及林羽之去欺辱林清, 因为他觉得碰林清这种废灵根的人很脏,所以他从不自己动手。
    可今日他却被这个废材给伤了,只有亲手杀了他才能消他心中之恶。
    也正是如此,他快速入了雨幕,看着浑身是血的人连半分思索都未有便将剑刺入了他的心口。
    好似是在泄愤般,他甚至还故意在他的心口搅动,直到彻底没了气息他才将剑给丢在了地上。
    看着满地的血水,他厌恶地道:真脏,把他的皮扒了,吊在水牢。
    是。守卫统领听闻点头应答,同时还指挥着几个守卫者去剥皮。
    白之如清晰地感觉到属于林清的气息散了,可他却觉得是自己弄错了,是因为雨太大所以弄错了。
    他看着跪在雨幕下的人,轻轻地唤了一声,阿清?
    轻唤声极浅,浅的甚至连他都听不到。
    而雨幕下的人并未应他,甚至连一丝动静都没有,一双手无力的落在地面,上头还染着许多的血水。
    此时他才惊觉林清好似是死了,在他的眼前被他们杀死了。
    可是阿清不是答应了自己要带自己去看小狗嘛,还答应了要和自己生小鱼,阿清怎么会死呢。
    阿清?他又唤了一声,可却仍是没有听到林清的回应,甚至还看到那些人持着剑要去脱林清的衣裳。
    他们说什么,说要剥了阿清的皮,要把阿清吊在水牢。
    剥了阿清的皮?
    那是我的阿清,你们凭什么伤他!
    那是我的阿清,你们凭什么伤他,那是我的阿清!他看着那些人眼中的恨意渐渐涌了上来,就是他们伤的阿清,他们还要剥了阿清的皮。
    那是我的阿清,我的!
    啊!一阵嘶喊声下,仿佛要将所有人的魂魄撕碎,伴随而来的便是史无前例的剧痛。
    在场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刺耳声逼得浑身抽搐,哪怕用手捂住耳朵都毫无用处,血水自眼睛里流了出来,最后整个七窍都开始流血。
    惨叫声更是连连不觉,而后一个个直接炸裂,血水尸块落了一地。
    也是在同时,又见献天缕拔地而起缠上了身后的殿堂,顷刻间整座殿堂便被搅碎。
    可献天缕并未就此停下,而是直冲天际,坠落之际覆盖整个林家,红光乍现。
    刺耳的声音很快散了,但周围的人却是并未恢复,反而是自相残杀起来。
    一时间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怎么回事!林曦之也被这道声音刺的稳不下身形,明明用了专门对付鲛人的阵法,按说他的声音根本就起不了效用,可为什么现在却是没用了。
    他看着陷入混乱的人群,见所有人刀剑相对,仿佛看到了今生仇人一般,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也是在同时,他看到无暇剑刺着的地方,猛然发现那儿竟是阵眼。
    又忆起林清死之前的那一抹笑,还以为是笑解脱却没想到笑的是阵眼,原来林清早就寻到了阵眼所在。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禁锢白之如的铁链落在地上,白之如也随之倒了下去。
    看着这一幕,林曦之快速取出捆仙索要将白之如捆起来,林家没了但鲛人还在,只要有鲛人迟早还能再建个林家来。
    再者,他一个鲛人还能灭了林家不成。
    他这般想着,可却瞧见捆仙索还未触碰到白之如却已经化为灰烬,下意识愣了片刻。
    白之如也在此时抬起了头,那双凤眸里边儿染满了无尽的戾气,全然不似之前那般的娇柔。
    都是你,是你伤了阿清,是你们伤了阿清,都去死!他说着缓缓抬起了手,都是他们,都去死,全部都去死!
    阿清是我的,谁也不能伤,所以都去死!
    随着他的动作,自相残杀的人纷纷停下,一个个都看向了林曦之,下一刻猛地冲了过去,宛若尸潮般蜂拥而至。
    林曦之见此自然知道此处不能多留,当即便要离去。
    可他却发现不知何时献天缕已经缠上了他,同时数不清的利剑全数刺在了他的身上。
    他想要动手反抗,可他发现自己竟是无法动弹,就如同那些被白之如杀了的人一样,突然不能动了。
    放开!放开!他看着冲上来的人,爬着就要离开。
    同时也在不解,为何其他人没有来,即使鲛人的声音再能够控制人,但也不可能连林家家主也被控制才是。
    可下一刻他却瞧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此时正缓缓朝着他行来,正是林家家主。
    父亲!
    他这么喊了一声,但下一刻却看到他的父亲举剑竟是砍下了他的一只手,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他有些回不过神来。
    与此同时他看到了不断在他父亲皮肤下涌动的红线,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挣脱着便要逃。
    不!他惊呼着,可早已没了办法,连同另一只手也被砍断。
    此时他真的疯了,不过就是一条鲛人,不过就是一条鲛人!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父亲!林易之从外头冲了进来,可却只看到互相残杀的人,以及他的父亲拿着剑正在不断地砍着什么人。
    他惊恐地看着这一幕,低眸时又见被砍得竟是他的大哥。
    这让他有些不敢靠近,下意识便要逃离。
    可这步子还未跨出,便见献天缕已然缠上他的脖子,直接将他的头给割了下来。
    白之如缓缓爬到了林清的边上,看着他了无生息的跪在那儿,小心翼翼地去触碰。
    身上全是伤,更有数把剑刺在他的身上,他怕自己这么一碰会碰疼了林清。
    可若是不碰他又怕林清会不要自己,于是他用着极其小心地动作将人抱在了怀中,乖乖地道:阿清不疼,我给你亲亲就不疼了。边说还边去吻他受伤的地方。
    但伤痕实在是太多,血水还在不断地流出来,看得他心尖抽痛。
    他又试图让林清去喝自己的血,可血全顺着唇角落了下去,却是如何都不能入他的口。
    这也让他愈发的崩溃,哭着唤他,阿清喝了就不疼了,阿清你喝好不好,好不好,我以后会乖,我真的会乖。边说还边不断地将自己的血灌进去。
    可怀中的人早已没了声息,即使喝了鲛人却也是毫无用处。
    阿清我不看小狗了,我也不要生小鱼了,你别不要我好不好?他攥着林清凌乱的衣裳低声哭着,真的不想看小狗了也不想生小鱼了,阿清你别不要我。
    为什么自己要长鱼尾巴,为什么自己要长这个。
    要是自己没有长就好了,阿清要是我没有长就好了。
    可是怎么办,阿清我要怎么办。
    他无措地挨着林清一声声问着自己要怎么办,血色的珠子顺着林清的衣襟落在地面,同血水混合在一起。
    那一袭月白鲛绡也随即染上了血色,鲜红的血水好似雪地中盛开的红梅,在他那一袭衣衫上点缀着。
    耳边的惨叫声不断传来,利剑划破皮肤一点点剥林曦之的皮,哪怕是他喊得撕心裂肺都没有人停手。
    白之如没有去理会而是爬到了雪剑的边上,他将雪剑拖了过来,又看了看自己的鱼身这才动手去剖自己的鱼身。
    只要不是鱼身了,阿清就不会头疼了,不会头疼,不会了。
    剧烈的疼痛使得他浑身轻颤,可他却是连半分声音都未出,直接将其剖开。
    一双染血的双足映入眼帘,他看着自己幻化的腿笑了起来,这才蜷缩着又窝在了林清的怀中。
    阿清我有腿了,阿清再也不用担心了。他轻轻地蹭着林清的颈项,就如同以往的每一回一般。
    可此时的林清只余下了一具冰冷的尸身,如此轻蹭之下也是半分回应都没有。
    雨越下越大,晨起时更是瓢泼大雨,鲜红的血水缓缓溢出了院墙流淌在街道上。
    有路过林家门外的人看着满地的鲜血疑惑不已,顺着敞开的屋门往里头瞧,在看到满院子的尸体时惊得险些连步子都站不稳。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壮着胆子往里边去,同样的无论是哪儿都是尸体,甚至他还看到了倒在血泊中一具被剥了皮的人。
    许是还未死,此时正大张着口挣扎,一双眼中染满了不甘。
    来者见这人全身上下只有脸是完好的,其他地方都被剥了皮,而这个人正是林家的大公子。
    过了好一会儿,这具尸体才没了动静。
    死人了!死人了!
    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浑身一颤,惊恐地大喊着连滚带爬逃了出去。
    林家上下千百余口人一夜之间被屠尽,而守卫者的尸体更是堆积如山,整个林家犹如人间烈狱,大火焚烧,血流成河。
    郊外一处小山村,身着蓑衣的中年男子领着一名同样穿着蓑衣的小女孩走在小道上,见前头行来一道身影。
    缓缓靠近下发现是个身着月白色衣裳的男子,面上染满鲜血,神色更是空洞迷茫,犹如行尸走来。
    而他的怀中还抱着个人,红衣染血好似女子所束嫁衣,还有血水顺着指尖落于地面。
    很快,他们就路过父女俩,只余下了那一抹掩不去的浓郁血腥味。
    小女孩看着离去的两人疑惑地看向了自己的父亲,道:阿爹,那个哥哥的新娘怎么了?
    嘘小女孩的父亲对着她轻轻摇了摇头,又道:可能是睡着了吧。话落才牵着她的手离去。
    白之如听到了他们的话,可却是不明白什么是新娘。
    那是什么?
    他很是不蔓解头地看向了怀中的人,瞧着他被雨水浸染苍白到完全没有血色的面庞,轻声询问,阿清,什么是新娘?
    随着他的一声询问,怀中人并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连半分动静都没有。
    可他好似是一点儿也不在意,笑了笑,知道林清只是睡着了,不能吵着他。
    他不再去询问而是拖着剧痛的双脚走在回轻云山的小道上,任由两人身上的血水将小道染红。
    从未走过路的他,每走一步都犹如被剑刃刺穿,痛得他生不如死。
    可他还是不停地走,因为要回轻云山,要回去。
    等他到轻云山已是三天后,赤着脚走了三天三夜,半刻未停。
    洞府内同离去时一样,什么都未变,就连奇香也未散,仿佛从不曾离开过。
    他抱着林清回了床榻上,又将一块肉塞到了他的口中,这才乖乖地挨着他的颈项蜷缩在了他的怀中。
    但很快他却又爬了起来,脱了林清的衣裳,见上头的伤痕仍是未痊愈,甚至隐隐有了腐烂的迹象。
    可他也只看了一眼便不再去看,又脱了自己的衣裳靠在了他的颈窝处,后头则划开自己的手腕看着自己的血落在林清的唇上。
    同先前每一回一样,这血很快却又顺着唇角落在了两人的发丝间。
    他知道一定是阿清在生自己的气,所以不想喝自己的血。
    轻蹭了蹭他的颈项,这才含着自己的血吻上了他的唇,小心翼翼地将这血全数渡入他的口中。
    可仅仅只是一口他觉得不够,后头又渡了许多,直到伤口不再如先前那般快速愈合,他才不再去喂而是贴在他的耳畔,阿清不疼,不疼。说着缓缓闭上了眼。
    林清这一觉睡得有些久,久到他觉得浑身都疼,且有什么一直压着他。
    他下意识动了动手指,片刻后有什么顺着他的口落入了喉咙中,而后又有一阵带着奇香的血水涌了进来。
    血?
    这突如其来的念想扰的他有些回不过神来,同时这血也是越来越多,这让他很是不适。
    可偏偏他又有些不舍得离开,恍惚间微启唇吞咽着将血水全数咽了下去。
    阿清。
    也在同时,轻唤声传来,而后便是一番缠绵。
    他也在这番缠绵中缓缓睁开了眼,但因着许久不见光以至于这抹光亮很是刺眼,只瞧见一道模糊的身影便又快速闭上。
    直到片刻后他才适应过来,同时也看清了身前的人,低喃着轻唤了一声,白之如?嗓音有些沙哑。
    白之如听到了,抬眸时见林清正看着自己,漂亮的凤眸中带着一抹倦意。
    他看着这一幕瞬间便落下泪来,委屈地搂上了他的身子,哭着道:阿清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阿清,阿清......
    真的以为林清再也不要自己了,当看到林清身上的伤怎么都恢复不过来,就连气息也一直没有。
    他以为林清不要自己了,不知道该这么办。
    可现在醒了,真的醒了。
    他哭的像个小孩儿般,委屈地不行。
    恩?林清这才醒来思绪还有些恍惚,一时间也不知他说的什么。
    可瞧着他哭也不再去想别的,强撑着自己毫无力气的手,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哄着道:怎么会不要你呢,别哭。
    你骗人。白之如委屈地抬起了头,眼泪珠子也顺着落了下去,又道:你都不理我,我一直唤你,可阿清你都不理我。
    林清听闻也有些愣神,但他这会儿是真的想不起来,思绪实在是太混乱了,尤其是身上好似被碾碎了骨头般,疲惫的没有一丝力气。
    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也就由着他了。
    只是下一刻却注意到这人开始脱自己的衣裳,疑惑地看向了他,道:做什么?
    生小鱼,阿清你答应我的。白之如说着直接就解开了他的衣裳,托着他的身子就往自己的怀中挨,扰着就同他相融。
    林清这才醒连身子都没恢复,哪里受得住同这人行事。
    但好在两人已有过数次,所以很快就适应了,就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何时答应要和他生小鱼了。
    阿清。白之如搂着他的身子挨在了他的身上,看着他染满薄汗的面庞,亲吻着道:阿清我们不离开轻云山了,好不好?
    好不容易把阿清带回来,他不想阿清离开了,一步都不想。
    每次只要一看到怀中人连一点声息都没有,他便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好怕,好怕林清不要自己。
    这也使得他要着林清的动作愈发厉害,可在看到林清皱起来的眉头时,他却又乖乖地不闹了,吻着他的下颌轻声唤着,好喜欢阿清,好喜欢好喜欢,真的好喜欢啊。
    恋耽美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