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页

    撩了道侣后我失忆了 作者:太白很白
    第219页
    “他娘的,怎么雨下的这么大!”来人咒骂着出声,但脚下步子未停,匆匆忙忙往前头木屋行去。
    约莫片刻,他终于是跑到了木屋前,匆匆抚了抚身上湿透的衣裳,这才推门入内。
    同时嘴里还在一个劲咒骂,面上也都是暗色,可见是极厌恶下雨。
    只是才入门,他就察觉到了异样,就见角落草堆上竟是有两人。
    其中一人躺在那儿不知生死,至于另一人则趴在边上,身着白衣,仙风道骨。
    但这不是让他诧异的地方,诧异的还是白苏衣裳下的狐尾。
    “妖......妖......”
    他知道青丘山上有许多妖兽,平常打猎都是小心着,但现在突然看到吓得他有些语无伦次。
    白苏正窝在折竹身边浅眠,猛然听到声音,快速抬头看去。
    见门边站着的不是冲虚门的师兄,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凡人,当即将折竹抱在怀中,龇牙恶狠狠地盯着他。
    不知道这人是谁,深怕他会冲进来,又将折竹拖着往后躲了些,至于目光却仍然是极其凶狠。
    猎户吓得往后一退直接跌坐在地上,同时目光再次看向折竹。
    也是这时,他瞧见折竹的衣襟处染了血,眼中惊恐溢出,下一刻惊呼出声,“吃、人了!吃、人了!妖吃、人了!”喊叫声下,他连滚带爬的起身,冲入雨幕逃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种花生第65天。
    第92章 落单了
    他的喊叫声刺耳惊悚, 回荡在青丘山中。
    白苏也在他离开后回头看向折竹,见他面色极差,又窝了回去。
    但也只一会儿, 他将人从地上背起,下一刻离开木屋跑了。
    冲虚门的那几位师兄不在, 他不敢留着,树妖曾和他说过,凡人极讨厌妖, 若是让他们瞧见定是会找人来抓妖。
    自己是妖, 自己不怕, 可若是他们还把折竹也当成妖,本就因为伤烧了一夜, 可不能让他们给抓走了。
    他背着折竹窜入一侧树林,逃走了。
    至于慌忙逃离的猎户现在已经被吓得魂不守舍,连抓来的兔子掉了都没在意,慌不择路的要逃去山下村子。
    是妖,是妖, 妖吃、人了!
    边跑他还边回头, 以至于脚下一滑直接给摔在了地上。
    也是在同时, 前头行来两人,正是昨夜守着的冲虚门弟子。
    方才回来时听到猎户的喊叫声, 慌忙赶来,见猎户摔在地上忙上前扶起,“怎么了?”
    “是妖, 妖吃、人了, 好多血!”猎户见眼前两人就如同见到救星一般, 抓着他们的衣裳, 惊呼着又道:“是狐妖,有......有七条尾巴,不对,是九条,对,是九条尾巴,道长,那里有只九条尾巴的妖怪,快去抓他,他还吃了人,好多血!”
    青丘竟然有九条尾巴的妖怪,以前从来没听过,九条尾巴的妖,还吃、人。
    好可怕,好可怕,我不要被吃,不要被吃!
    想到这,他哪里还敢留,当即起身又跑了。
    “不好,出事了!”两位弟子听着猎户这断断续续的话,当即便知他说的是谁,定是白苏。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提起九条尾巴还有那个吃、人,但也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不再多留,慌忙回了木屋。
    只是屋中哪里还有人,只有两人的气息还留在屋中,告诉他们方才这两人还在。
    看着这,他们又快步出了屋,四下寻找。
    正在这时,小道上纪姓师兄跑了过来,见两人站在外头,忙道:“怎么回事,方才听到有人喊妖,出了什么事!”说着步入屋中。
    可屋里头没有人,他去打水时,那两人还在屋中,不过一个片刻间,怎么人不见了。
    他回眸看向外头的两人,诧异地道:“人呢?”
    “你去哪儿了?”裴姓师兄见他询问眉头紧拧。
    纪姓师兄显然也知道这是出事了,道:“我去打水了,刚刚见他们都没醒,就想着去打些水煎药,本想着一会儿就回来,谁曾想这一会儿就出事了。”
    这话说着他是懊悔不已,怎么就这时候出去,应该等两位师兄回来再出去。
    “你怎么能由着白苏一个人在,他妖化的时候,你忘了!”裴姓师兄显然也被他的大意给气到,他与师弟是去查探云师兄几人的踪迹,说好了第二日天明就回来,不管找没找到。
    结果,那边几位师兄师姐没找到,这边自家师兄又丢了,这叫他如何不气。
    并且丢的时候还是与白苏在一块儿,那白苏妖化差点把折竹吃了的一幕,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自己的师弟竟是如此大意,若是师兄有差错,该如何交代。
    他是气的恨不得动手。
    边上的吴姓师兄一见忙上前劝着,道:“白苏应该没有妖化,地上也没血,若是他妖化估摸着也不会带着师兄跑,兴许是方才那名凡人惊吓到他,所以才跑了。”
    “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赶快去寻,他一人终究是个隐患,青丘境内妖兽如此多,若是遇上个厉害的,恐怕我们真的得为师兄收尸了。”
    他说着又瞥了一眼纪姓师兄,示意他不可再说。
    纪姓师兄也知道自己大意了,自然是不会开口,现在他只希望白苏没有带着人跑太远,也千万不要妖化。
    “也只能如此。”裴姓师兄知道现在只能如此,多说无益,又道:“雨太大,青丘境内戾气太重,迷踪符用不了,我们分头找,一有动静就用传音符。”话落也不在意他们两人,径自钻入一侧密林离开。
    第2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