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页

    撩了道侣后我失忆了 作者:太白很白
    第220页
    剩余两人见此自然也不再多留,匆匆离开。
    白苏这慌乱逃跑中,甚至连路都没记,只想着必须寻个安全的地方。
    至少不能让那些凡人抓到了,一旦抓到,兴许还会被凡人用火烧死。
    不可以,绝对不能被抓到。
    匆匆忙忙间,脚下一滑,下一刻整个人都摔了出去。
    连着下了两日的雨,林间早已变得泥泞湿滑,他这么一摔哪里稳得住当即滚下山去,连带着折竹也一同滚了下去。
    底下就是山崖,若是这么下去,定然尸骨无存。
    好在林间树木多,他这么摔下去后正巧撞在树干上,就是后背有些疼。
    至于折竹则被他护着,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身上染满泥渍,瞧着有些狼狈。
    他挣扎着爬起来,但后背撞到的位置实在是疼,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起身后,他便蜷缩着往折竹的怀中依偎,同时还委屈地唤了一声,“折竹,我疼。”
    真的疼,疼得他都以为骨头都要断了。
    他紧紧地攥着折竹的衣裳,只想等他来哄自己。
    只是他这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来,才忆起折竹因为受伤昏迷了,而这个伤还是因为自己受的。
    他记得自己咬了折竹,腹部都咬穿了,那么大一个口子,一定很疼。
    都是自己不好,自己不听话,若是那会儿没有嘴馋跑去御灵阁,根本不会出这些事。
    他乖乖地没有再喊疼,压抑了片刻,才起身。
    又见折竹的面上都是泥土,头发上染了许多,定然是方才滚下来时黏上的。
    伸手将黏在上头的树叶摘下后,他才又去摸了摸折竹的额头,试探了一番。
    发现热度又上来了,明明才退下去了一点,现在却是又上来了。
    “都是我不好。”他小心翼翼的在他的面庞边轻蹭了蹭,然后才抬头看向四周。
    就见悬崖下寒风瑟瑟,而不远处是云海瀑布,水流轰鸣声不断传来,竟是拂散了耳边的雨声。
    看着前头,他知道自己得离开这儿,再待下去怕是那些凡人就要上来了。
    将折竹放在背上,他才起身沿着悬崖边往前头走。
    顶上是爬不上去了,别说平时没下雨的时候,这会儿下这么大的雨,道路泥泞哪里能上去。
    索性悬崖边还算好走,只要小心些就不怕会掉下去。
    后头又寻了一处小道,这才绕着去了上头。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昏暗,林间雀鸟声响起,有些骇然。
    白苏他这背着人走了几个时辰,有些脱力。
    原还想去找冲虚门的几个弟子,可他发现自己竟是连路都不记得,只能想法子走出这片密林,兴许他们就在林外。
    又走上了一会儿,他注意到背上的人烫的有些可怕,甚至比昨日还要厉害。
    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在想折竹是不是要死了。
    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折竹的气息,除了他身上的烫意,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你不要死,我以后一定听话,折竹你不要死。”他说着连步子都慢了下来,满是担忧地去看背上的人。
    后头又去看四周,寻着是不是有其他的人,兴许能救折竹。
    但漆黑的密林间,什么都没有。
    他怕的浑身都在颤抖,害怕折竹死了,害怕他不要自己了。
    这也使得他连脚下的步子都有些凌乱,下一刻跑着往前头去,只想着出了林应该就能寻到人,能救折竹。
    哪怕是那些凡人也好,只要自己不出现在那些人面前,他们就不会把折竹当成妖。
    对,只要自己不到他们面前就好。
    如此想着,他是半刻不敢停。
    “师弟!”
    正当他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前头却是传来了一道喊叫声,下一刻便见一名身着冲虚门弟子服的人跑了过来。
    是冲虚门的那几个弟子!
    看着前头跑来的人,他心下一喜,忙迎了上去。
    还以为找不到那几个弟子了,没想到竟然寻到了,就是这行来的人好似有些眼熟。
    随着他的靠近,他发现那人越发的眼熟,直到几步之外时他才猛地停下。
    怎么都没有想到,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先前同他待在一块儿的五名弟子,竟是陆风凌。
    他怎么会在这儿,也是跟着一块儿来的吗?
    其实他并不知道当时跟随前来的人有哪些,醒来时也只看到那五名弟子罢了,至于其他还有没有确实不知道。
    但不管陆风凌是不是跟随一块儿来的,他对于陆风凌还是有些怕。
    毕竟这人三番五次都想要剥他的狐狸皮,这让他如何不怕。
    以至于在看到陆风凌越来越靠近,他下意识往后退去,竟是拉开了一段距离。
    陆风凌显然也看到了他的动作,不过他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只道:“师弟怎么了?”
    这话说着,他又看向折竹,这回到是看的仔细。
    他发现折竹的面色极差,气息更是微弱,忙道:“不好,他高烧不退需得赶快医治,不然恐怕性命不保,我带他下山!”说着他又上前,伸手就要去接人。
    只是他这还未碰到人,就见白苏往后一退给躲开了。
    瞧着这,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快这抹阴霾便被他压下。
    第2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