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页

    撩了道侣后我失忆了 作者:太白很白
    第225页
    这说明,门内有人故意将这消息告诉他,知道他定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难怪带的弟子只有几个,难怪如此凑巧的几人走散了,难怪折竹方才会突然醒来,不是因为他运气好,而是他根本就没有事。
    之前的昏迷是他装的,一切都是他算计好,为的就是要他自己跳进陷阱。
    下意识间,他看向一侧,见几个弟子看着自己,那眼神中布满了失望与无措,可见他们也都知道。
    原来,原来这竟是一场骗局。
    “竟是这样!”他不敢相信自己会中了圈套,甚至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能杀了折竹,没想到根本就没有。
    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都是设计好的。
    “哈哈哈!!”大笑声传来,而里头更多的还是苦涩。
    折竹知道他这是看出来了,倒也没有再遮掩,“是你太急了。”
    虽然没什么人知道白苏与陆风凌有什么恩怨,可他却是知道。
    白苏突然卷入其中,且结果如此明显,能看得出来此事就是冲着他去的。
    到冲虚门也就几个月,能招惹谁,除了陆风凌还就没了。
    所以他故意让宋郁传出自己的事,为的就是请君入瓮。
    若是陆风凌能等上一段时间,兴许真的就难了。
    怪就怪,他自己太急了,急不可耐的想要除掉白苏,也想除掉自己。
    “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冲虚门的人。”他说着直接动手,取了他的一身修为道行。
    正是如此,惨叫声传来,陆风凌的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方才还是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子,可现在却成了百余岁的老叟,面上遍布皱纹,整个人就像是被抽了魂魄一般。
    可尽管如此,他仍然是一个劲在咒骂,不甘心,如何甘心,让他如何甘心。
    但又能如何,一身修为道行全数废除,百余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待到做完一切,折竹才松了一口气,同样的身子有些支撑不住的往后倒去。
    陆风凌倒也有一处没有想错,他此时确实是强撑着,现在一切了结自然也就撑不住了。
    神格离体对他确实损伤极大,只能尽快将事情处理完。
    与此同时,几位弟子慌忙迎了上来,将他扶住,“师兄,你可还好?”
    “没事。”折竹摇了摇头,又道:“你们将陆风凌送回冲虚门去,他杀了许绍安,魂应该被他藏起来了,让师尊问出来,至于后续的处置就问天机门吧。”说着才看向前头的白苏。
    凤眸中的冷意已经散了,他看着白苏一脸担忧的模样,笑着道:“过来。”
    白苏听着往前走了几步,但很快却又止住,害怕自己又做错事。
    但见他招手,这才乖乖地过去,待到边上后低身窝到他的怀中,轻声道:“对不起。”
    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折竹定是不会受伤,也不会为自己取神格。
    一想到神格,他抬起头,“你把神格取走好不好,取走就不难受了。”
    “别担心,等过几日再取。”折竹笑着将他抱入怀中,轻声安抚了一会儿,然后又去看围在边上的几人。
    正是如此,几人也知何意了。
    若说陆风凌的事,他们一开始也不知,白苏逃走时,他们是很担心的在找。
    但突然就收到了折竹的消息,并要他们远远跟着不可出声,之后就瞧见陆风凌出现。
    那时以为是陆风凌应了掌门的话来找他们,却不想并不是,反而是要杀他们,甚至还知道原来许绍安是他杀的,后头将事情嫁祸在白苏身上。
    而白苏会突然妖化,也是陆风凌炼的蛊。
    种种罪名,可谓是令他们诧异不已。
    他们很想为他寻借口,毕竟与他们同窗百年,还是掌门的亲传弟子。
    可如此多的罪名,要他们如何寻借口。
    几人互相看了看,这才带着陆风凌离开。
    很快,悬崖边就只剩下他们两人,静的只余下了雨声。
    白苏看着几人离开,回眸又去看折竹,可却见他闭眸靠在自己的怀中。
    这可吓得他心头一怔,慌忙出声,“折竹,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原以为他们会同几位弟子一起走,可却并没有,现在折竹还突然没动静,吓得他连话都说不上来了。
    但好在,折竹并没有昏厥过去,微微抬眸,道:“只是累了。”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白苏听着他的声音委屈地贴上他的面庞,轻轻地厮磨了一番,后头才又道:“我们也要回去了吗?”
    这会儿,他可真是想立马回冲虚门去,折竹这幅模样,他真的怕了。
    “不回。”折竹摇了摇头,抬眸时面色竟是比方才还要差,且身上滚烫的可怕。
    白苏见此很是担心,张了张口想要出声。
    只是这话还未落,就见折竹先出了声,道:“在青丘走会儿。”说着低身又靠在他的肩头,凤眸半阖着好一会儿才闭上。
    “好。”白苏不知道他的意思,但想着兴许是有什么事吧,毕竟这人来了青丘到现在也没说过要做什么。
    没再多问,背起折竹,沿着悬崖边继续往前头走去。
    而前头不远处的就是云海瀑布,喧闹的声音渐渐传来。
    寂静的密林间,只有他们两人,偶尔还会听到鸟鸣声,有些清脆。
    第22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