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中,射精控制)

    半个小时后,嘉怡又回来了。
    她拎着一盒外卖。
    裴嘉洛想保持的冷酷人设没能保持住,他叹气,“嘉怡,总吃外卖不好。”
    “这是给你的。”
    “你吃了什么?”裴嘉洛问她。
    她懒得搭理,“不用你管。”
    裴嘉洛:“……”
    说到这个,裴嘉洛又挣了挣手臂,道:“我这样怎么吃?”
    “我喂你啊。”
    裴嘉洛大字型被绑在床上,“仇那么大,想噎死我?”
    “行吧,我给你松一点点。”
    她将碗放一旁,弯腰下去将帮助裴嘉洛的一边绳子放长了一点,他总算有只手臂自由了,手放下去的一瞬间感觉血液都在奔涌向指尖。
    “能起来吗?”嘉怡问他。
    裴嘉洛撑起一边手臂,另一侧手臂也得到了幅度有限的活动空间。
    他抬起左手,道:“这么绑人,你从哪学的?”
    “有幸听了一场东京大学的紧缚术教学,不过学艺不精,欠缺美观了一点。”
    她自我评价道。
    裴嘉洛叹服,“你学艺再精一点,我这两只手臂就要被你废了。”
    “不会的,我才给你绑上,唔,三个小时吧。”
    她将饭端过来,道:“乖,我喂你吃。”
    “嘉怡,闹一闹就够了,待会儿松开。”
    她放下了勺子,单手端着碗道:“哥哥,就在昨天,你的未婚妻,不对,前未婚妻,在媒体前已经公开了她的男朋友,并表示会一直等到他醒过来,否则终生不婚。”
    她语气很是幸灾乐祸,“哥,你只是从别人的爱情故事里短暂路过了一下,可能连友情客串一栏都不会标注你的名字。”
    裴嘉洛不置一词,只是脸色冷了冷。
    “吃饭吧,哥哥。”
    她用勺子勺了一勺饭,喂到他嘴边。
    裴总审时度势,能屈能伸,还是就着她的手吃了。
    一边吃他心里一边想,这家韩料真是很不怎么样,下次给她做个好吃的拌饭。
    最后一口饭吃完,嘉怡凑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说:“真棒。”
    “现在可以松开了吗?”
    他三句话不离“松开”这两个字。
    他越这样说,嘉怡越不想松开他。
    她温柔地给他擦干净唇,拽紧刚刚给他放松了些的绳,道:“我买的新玩具要到了,用那个就不疼了,哥哥忍一忍。”
    裴嘉洛被她推倒在床上,他侧脸紧绷,闭上了眼睛。
    “哥哥不是最喜欢我了,想把我关在家里,把情侣该做的事都做一遍吗,现在我们一起做好不好?”
    她亲亲他的眉眼,“如果三天时间太短,我们就做三十天,三百天……”
    她扣住了他的手指,将他的手臂往上拉,双腿夹着他的腰,膝盖掀起他的衣服,她从他挺拔的鼻头开始往下吻,轻抿他的唇,吻吻他受伤的下巴。
    她将那节绳扎起来,裴嘉洛又变成了任她鱼肉的姿势。
    手指逐渐往下摸,隔着西装裤,她揉了揉他那鼓鼓囊囊的一团,笑着问他:“哥哥,这两年怎么解决的?靠自己?”
    他避不回答。
    她的手指像是小猫爪子,一下一下在他下身打着转,食指下压,沿着他的形状勾勒着他的轮廓。
    男人的性器在逐渐苏醒,一点点发胀发硬,这细微的反应被她捕捉,她狡黠地弯着眼睛笑。
    拉链被拉开的声音在他沉重的呼吸声里也格外明显,她的手指滑进裤子里,轻揉着他的性器。
    “哥哥,想不想要?”
    她问他。
    他和她同样长的睫毛在抖动。
    他依然秉持着他男人的自尊,拒不开口。
    她勾下他的内裤,用食指和中指勾起他发硬的性器,浅浅的上下攒动,尽管如此,却也让他呼吸更急促了。
    她的无名指在他的睾丸上滑动,掌心按压着他的阴茎,一下比一下快,她观察着他的表情,男人的侧脸肌肉咬得更紧了。
    朝她服个软就这么难?
    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俯下身去,用唇吻着他紧实的小腹,在敏感地带顿了顿,然后,她低头,吻了吻他的性器。
    “嗯……”
    他挺起腰,反应比她想象的还大。
    这是嘉怡第一次用嘴给他口,心理压力比她想的小,甚至觉得他那样紧绷的反应有些可爱。
    她试探的伸出舌尖,像尝冰淇淋那样,在他龟头上舔了舔。
    “嘉怡……”牵绊他的绳索被他牵动,他却依然动不了半分。
    她舔着他深红色的龟头,看见他那样难以自抑的情欲表现,她忽然明白为什么有些男性喜欢给女性服务了。
    看着对方的欲望被操控在自己手中这件事,的确会让人上瘾。
    她张口包住了他的龟头,吮吸。
    裴嘉洛终于忍耐破了功,他道:“嘉怡,放开我。”
    她的回答是咬了他一下,不过很轻,像小猫磨牙,让他下身更硬得发疼了。
    第一次口,没经验,嘉怡也不知道应该做到什么程度,不过,裴嘉洛的表现已经完全取悦了她。
    头低得她脖颈发疼了,她直起腰,用手继续握住,上下撸动。
    裴嘉洛的喘息一声比一声重,终于,在他哼声快要射了的时候,嘉怡紧握住了他的铃口,轻声道:“哥哥,这是惩罚,不是奖励。”
    裴嘉洛已经箭在弦上的弹药给她捂住,他眼睛都红了。
    “求我,哥哥。”
    裴嘉洛终于松了口,声音沙哑道:“嘉怡,松手……”
    他求饶得太容易她也不乐意,她松开手指,看着被她按住的精液缓缓喷出来,喷了两股后,她又给他按住了。
    裴嘉洛手指紧握,扬起下巴,要疯了。
    “哥哥,别那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
    她明明捂着他的铃口,却还攥动它的柱身,恶劣笑道:“现在谁吃了谁,还真不一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