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下)

    裴嘉洛被她扒了精光,赤裸地躺在她的床上。
    嘉怡脱了自己衣服,穿上了他的衬衫,衬衫下摆太长,遮掩着她的臀部。
    她扶起裴嘉洛才射过的性器,在自己穴口蹭了蹭。
    然后一点一点坐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裴嘉洛的东西好像变大了,进入她的身体里时有点儿艰难,但还是很爽,宛如灵魂契合的爽。
    “嗯……”
    裴嘉洛发出了一声隐忍的闷哼。
    她俯下身,按住他的肩膀,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唇。
    男人紧抿着唇,像是要保卫自己最后一点坚贞。
    柳下惠?裴下惠?
    要是插在她身体里的几把不那么硬,她就相信他的贞操了。
    她侧过头用牙齿叼着他的脸颊肉咬,逐渐往下坐,声音细细地调笑道:“哥哥,你被我操了。”
    随着她这一句话落下,她身体里的性器又猛地跳了两跳。
    她下身浅浅抽离又缓缓坐下,一下一下缓慢地吞吃着他的性器,男人眼下那块皮肤都红了,像是酒精后知后觉上了他的脸,漂亮极了。
    她掐住了他的下颚,道:“裴嘉洛,说话呀,爽不爽,嗯?”
    “……松开绳子,嘉怡……”
    这是他第几次说松开了?
    数不清了。
    她用手捂住了他的唇,身下的套弄越来越快,她身体里的软肉顶弄他的龟头,阴道吞吃他的性器,就像要吸男人精气的妖,她毫不顾忌地呻吟,喘息。
    裴嘉洛被禁锢的身体因为快感而绷得像一根弦,而嘉怡此刻就是那把箭,拉紧,松开,拉紧,松开。
    弦与箭反复勾连,摩擦,挤压,穿透。
    最后还是她先体力不济,倒在了他身上。
    她伏倒在他胸口,郁闷道:“你怎么还没射。”
    裴嘉洛道:“松开,我教你。”
    总算被他说服,嘉怡起身下床,他的性器从她身体里滑出来,她双腿有些发软,蹲下身去给他将四条绳子都解开了。
    手脚一轻,裴嘉洛坐起身,揉了揉肩膀。
    嘉怡又扑上了床,搂着他道:“干嘛?想跑?”
    他的手掐紧了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扼住她的双手,将刚才束他的绳子一圈一圈束住了她的手臂,哑声道:“干什么?干你。”
    他挤开她的腿,扶着阴茎插进了她的身体里,第一下便径直干到底,嘉怡尖叫一声,小腹都抽了起来。
    他抬起她的腰,手掌在她臀肉上狠狠揉捏,然后直起腰,一下比一下快地撞入进去。
    交界处发出震响的“啪啪”声,他撞入她身体的力度仿佛一只手掌在狠抽她的私处,嘉怡的喘息一声比一声哑,她屈起膝盖想躲,却被他强硬掰开。
    “哥……哥,慢点……啊……”
    湿软的小穴仿佛要被他捅穿了,又疼又爽,他又将她翻个身,让她跪趴下,搂着她的腰,深深地插入进去。
    以最原始的方式捅了不知道多少下,他终于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嘉怡腰都软了,整个上半身都趴倒在了床上,连呻吟都被捂在了枕头里。
    裴嘉洛从她的身体里出来,乳白色精液像失禁一样淌下。
    他合上她的双腿,下一秒就用绳索捆住她的双足,嘉怡腿软到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等到四肢都被束住,这时候她才发现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裴嘉洛扶起性器挤入了她的双腿之间,灼热的性器在她穴口摩擦,顶开她并合的双腿,一下一下顶弄她的阴蒂,腿根开始火烧火燎起来,她嘶嘶吸气。
    “哥哥,进来操我。”她摇着臀去套他的灼热。
    裴嘉洛没有让她这么容易得逞,他将她被束住的手提到了身下,又拉起一根绳子,他的手穿过她紧闭的双腿,将绳子带过去,又穿过她两手间的麻绳。
    这个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
    直到绳子两端都穿过她的双手,又束住她的大腿。两根绳子紧束在她的私处上,稍一摩擦,麻绳都会在阴唇和阴蒂上擦出阵阵麻痒。
    “哥哥……”
    她拱起的肩背白皙清透,脖颈处却已出了一层的薄汗了。
    “嘉怡。”他的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手指攥着她的胸肉,揉捏着,他道,“绳子是这么玩的。”
    又一根绳子,捆过了她的胸乳,两根绳并着,夹住她的乳头,穿过她的肩膀,从上往下一个结一个结捆住她的腰腹。
    不知道他怎么绑的,他仅仅拉了拉一处地方,嘉怡的敏感处全部被带动,阴道发痒发胀,胸乳发麻。
    嘉怡喘得快接不上气了。
    “喜欢吗?”裴嘉洛宽大的手掌包裹住她的下身,轻挑着她私处的两根绳索。
    嘉怡发起颤来,被摩擦的阴蒂涨得她要尿了。
    她颤颤悠悠道:“是哥哥,就喜欢。”
    裴嘉洛的手掌猛一下扇在了她的臀肉上,“喜欢还出去对着别的男的发骚?”
    他一抽,嘉怡就忍不住动,一动,身上的绳索就摩擦得处处发痒发疼。
    “嗯?我满足不了你吗?”
    “啊……啊……”
    他巴掌重重扇在她臀肉上,这简直比用戒尺抽她还难受,因为身体每一处的敏感点都随着他的巴掌落下而被绳索拉扯得火烧火燎发疼。
    她呜呜哭泣起来,摇臀求饶道:“哥哥,我错了,再也不会了。”
    他的手掌却丝毫不停,一下一下打在她洁白的臀肉上,直到那臀肉已经泛起了紫红,全是触目惊心的巴掌印。
    “多少下了?”裴嘉洛问她。
    嘉怡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呜咽道:“不知道,我没数。”
    “很好。”
    他声音轻而温柔,仿佛真的在夸奖她。
    嘉怡啜泣道:“哥哥,我好疼,抱抱我吧。”
    裴嘉洛抬起还要重重扇下去的巴掌终归是不再忍心,只轻轻在她臀肉上又抽打了两下,狠狠揉了揉她的臀肉。
    他解开了束在她身上的绳索,从手腕开始抽离,胸腹,大腿,每一根绳索都被他松开。
    她重新获得了自由。
    嘉怡趴倒在床上,爬都爬不起。
    裴嘉洛上了床,搂紧了她的腰,涨硬的阴茎在她阴蒂上顶弄两下,再次插进她已经一塌糊涂的小穴里。
    她搂住了裴嘉洛的腰,深深地含纳进他的性器,声音哽咽沙哑说:“我只喜欢哥哥,只想给哥哥生孩子。”
    “小骗子。”
    她眼睛鼻子都是红红的,埋在他脖颈里嗫嚅道:“是真的。”
    他的手掌给她揉着她的臀肉,眸色晦暗。
    他的唇落在她耳侧,说:“嘉怡,我能只要你,你能只要我吗?”
    她紧挨着他的脖颈,哑声道:“我这个人好像不怎么有诚信了。”
    许诺的话不知道说过有多少了,履行的寥寥无几。
    她将自己全部按进他怀里,彻彻底底从心到身体,低喃着说:“但这次我决定了,你长得好看也好,不好看也好,老也好,少也好,是哥哥……也好,都没关系,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裴嘉洛。”
    一个相隔近七年的承诺。
    这次,以我全部人格起誓。
    我再不迟疑徘徊,我听从我的心,从今往后,我只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