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平行世界(上)

    噩梦惊醒了。
    四周静悄悄的。
    他恍恍然抬头。
    看见他迷茫的目光,班上爆发出了一阵狂笑声。
    老师都笑了,忍俊不禁道:“周家傲,做梦呢?”
    他撑了一下额头,完全不明所以。
    “嗤。”
    女孩的笑声在人群中并不明显,却鲜明地落在了他耳中,他猛地转头看去。
    坐在第五排第叁号的女孩子。
    没有回头看他。
    他的身体狂抖起来,连同心脏开始狂跳,像蹦了一次极,坠入了一片湖泊,死亡密不透风地笼罩住了他,在濒死之际氧气又忽然钻进了他的鼻端,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岸边。
    老天。
    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下课铃声响了,周家傲起身就要往前走,她却走得比他还快,她招呼着同学,有说有笑地走向了教室外。
    “嘉……”他急追两步跟上,奋力推开过道上拥挤的同学,拼命想跟上她,却总被人群挤没,他嘴唇嗫嚅,张合了好几下才破声喊出:“——嘉怡!”
    已经走下楼梯的少女步伐停住,诧异地抬头看向他。
    旁边女生揶揄地用手肘捣了捣她,她不解地摇了摇头,又看向在楼梯上的周家傲,疑惑道:“有事吗?”
    少年跃下楼梯,在她惊诧的目光里,穿过人群,目标明确地朝她跑来,然后,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
    时间坍缩,无数个拥抱的时刻在此刻重迭,穿越数万个日夜,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涌入他的鼻端,他在此刻,贪恋得红了眼眶。
    短暂寂静——
    “你……干嘛?”
    她惊恐地吓一大跳,想挣开他的怀抱,他却将她搂得更紧了,低声道:“对不起,我知道很突然,只抱一下,一下。”
    她在少年怀里,连呼吸都被簇拥住,只听到同伴都笑着揶揄地跑开了。
    挣脱不了,她抵触又生气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对不起……”
    他用了很大定力才缓缓松开她。
    好不容易从这个窒息的怀抱里逃出来,她连退很多步,目光警惕地盯着周家傲。
    周家傲苦笑着摊手道:“对不起,我没有恶意,我只是……”
    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在他往前走了一步时,她立刻惊惶地跑走了。
    “……我只是,很想你。”
    他喃喃说。
    灼热的阳光笼罩在他身上,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脚踏实地地踩着这片土地上了,意识到自己真实的存活着,意识到他回到了一切最初的起点,不是国际学校,而是——附中。
    ——
    在南极迪维尔海上,一位老船长问过他一个问题:“如果生命中只剩下最后一天,你会用这一天来做什么?”
    他当时回答是:“我会奋不顾身地回头去拥抱一个人。”
    “如果你无法回头呢?”
    “那我就会闭上眼睛,将过去所有与之相关的事情回忆一遍。”
    老船长笑了,说:“你此刻应该什么都不想,从海上捞起一块浮冰放进酒里,调一首爵士乐,好好地享受活着的这一刻。”
    他当时不认同,可他最后的确是这样做的。
    四十五岁那年,他死于肺癌。
    死后所有钱财捐赠给南极科考队,遗物委托给大使馆。
    不知道她有没有收到那本日记本。
    不知道她是否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有平行世界。
    他数度往返南极,试图从现实里抓取些飘渺的超现实设想。南极的船队都已经眼熟他了,却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南极是否真实存在另一个时空。
    他在生前没能找到平行世界,却在死后的这一天,回到了从前。
    或许这只是人生的走马灯,或许这只是大脑在发挥它最后一点功效,给他编织一场美梦。
    不过都无所谓了。
    哪怕只是一场梦,能再抱她一次,也没有遗憾了。
    在他睡过去的第二天,他又一次睁开了眼,惊奇发现自己仍在这个世界。
    他用力地掐自己的脸,疼痛异常,他慌乱跑去翻开了日历本。
    这一年他们才初二,一切都尚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
    在自己课桌上看到包装严实的早餐时,她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直觉令她往后看去,对上了坐在后排的一个男生的目光。
    她毫不犹豫地拎起早餐,走过去,放回了他桌上。
    “嘉怡,这是你最喜欢的那家米线。”他轻声说。
    她一脸莫名,说话又冲又直接:“你有毛病吧?”
    周家傲:“……”
    毕竟还不熟,她不吃陌生人的东西也正常,周家傲给自己打气。
    第一天, 第二天,第叁天,第四天,第五天……
    她终于忍无可忍了,粗暴地将袋子扔回他桌上,道:“能不能不要再给我送什么米线了,要追人的话,最起码也要搞明白对方喜欢什么吧?”
    他错愕,“你不是最喜欢吃米线了吗?”
    她更生气了,“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嘉怡,那你能告诉我你……”
    “打住,我一直想和你说了,这位同学,我姓裴,请叫我裴嘉怡,我们的关系还没好到可以忽略姓只喊名吧?”
    周家傲整个怔住了,“你说你叫,裴嘉怡?”
    此人真的有病。
    裴嘉怡断定完毕,转身回位。
    下午放学,周家傲走在裴嘉怡身后,看见一台迈巴赫就停在校门口,他的心脏猛地发凉了。
    他们原来……这么早就认识了吗?
    这一次,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车门打开,一个英俊的男人坐在车内,看向了裴嘉怡。
    她却没有直接上车,而是大声道:“你为什么坐我的位置?”
    男人凉凉道:“这是我的位置。”
    “麻烦你看清点,裴嘉洛,靠背上,这么大的,裴嘉怡专座,你看得见吗?”
    “这是我的车。”
    她很有傲气地“嗙”一声甩上了车门,径直走了。
    车里的男人更傲气,只见那台车缓缓发动,然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裴嘉怡气得怒道:“裴嘉洛,你王八蛋!”
    裴嘉怡,裴嘉洛。
    这辈子,他们难道是亲生的兄妹?!
    这个认知突然跳进了周家傲脑子里,他那凝结的血液重新缓缓流动了起来,他简直忍不住狂喜。
    亲兄妹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裴嘉洛不可能再和嘉怡在一起了!
    他大步走过去,道:“嘉怡,你坐我的车吗?”
    “你也离我远点!”她愤怒地大吼。
    这样暴躁的嘉怡,是完全陌生的,他愣住了。
    这个时空的嘉怡,太“奇妙”了。
    除了长得和周家傲记忆中的她一模一样外,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相似了。
    她性格外向,爱说爱笑,在班级里朋友不少。
    她成绩非常拔尖,在年级里也是数一数二。
    她有点儿小臭美,会偷偷染指甲,发尾烫小卷儿,偶尔也会拿镜子偷偷看自己脸上有没有小痘痘。
    她脾气不算很好,动则就会和人吵起来。
    越看,越观察,周家傲的心脏就越来越发凉。
    这个她,真的还是她吗?
    他拼命想找她和他记忆里的她的共同点,却发现她那么熟悉而又那么陌生。
    就好像,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她不是嘉怡,而是裴嘉怡。
    在惶惑中,他忽然明白了这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