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平行世界(下)

    裴嘉怡是在第二个月发现那个像苍蝇一样总围着她转的男同学消失了的。
    人还真是贱得慌,他围着她转的时候,她烦他烦得要命,可他不围着她转了,她还突然不习惯起来了。
    那什么米线,确实是还挺好吃的。
    他这人怎么这么没毅力,她说不要了,他就真的不送了?
    还有上体育课,明明看到了她故意没接别人的水了,却还不知道这个时候上来殷勤一下,递递水。
    莫非他就是叁分钟热度?玩她呢?!
    裴嘉怡怒了。
    “嘉怡,最近周家傲怎么没围着你转了?”
    她冷嗤一声:“知难而退了呗。”
    说起来很不屑一顾,心里还是越想越不爽。
    半夜突然又想起他了,裴嘉怡抓起一个枕头狂揍了几拳,暴躁道:“周家傲,你这个叁心二意的卑鄙小人!”
    窗外下雨了。
    周家傲摘下耳机,看向了窗外。
    他无可遏制地在雨天又想起了她,想起她温和安静的面容,想起她柔软的神情,想起她那常常撰写在身上的哀伤。
    她是安静的,也是哀伤的。
    就像一只落单的雨燕。
    周家傲不自觉伸出了手,在玻璃窗的水渍上,一点一点画出了,她曾经教他画的那只鸟。
    那只自由的鸟。
    他终于懂得了比再也不见更痛苦的事情。
    你就在我面前,可你却已不再是你。
    上天是有意在玩弄他吗?
    是一定要让他释然吗?就像劝说一个心甘情愿喝下孟婆汤的亡灵那样?
    让他再度痛苦,让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漫长的孤独,让他自己放过自己吗?
    他的心脏阵痛起来,一阵阵紧缩。
    他抱臂靠着窗,默然无语。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又靠近了他,准确说是,靠近了他的窗子。
    周家傲知道这是谁。
    他在控制自己不要抬头去看。
    因为即使再像,她也不是她了。
    “喂。”她主动推了他肩膀一下。
    周家傲还是抬起了头,“嗯?”
    “这只鸟是你画的吗?”
    “嗯。”
    “你……好奇怪。”
    “我哪里奇怪?”
    “你画的这只鸟我也画过,”她踌躇了一下,说,“为什么你画的和我画的那么像?”
    他已有了些心灰意冷,淡淡道:“天底下的鸟都一样吧。”
    “不一样的!”
    她看着他,很不高兴地道:“这个世界上每一只鸟都是不一样的,包括画的鸟,也都是不一样的。”
    他浅淡地勾了下嘴角,说:“你刚刚不还说我这只鸟画得和你的一样。”
    “是像,不是一样。”她强调。
    “你说说,哪里像。”
    他随手勾勒的那副水画已经被长长流下的水痕破坏殆尽了。
    裴嘉怡道:“鸟是不一样,但是构图还有这只鸟的生命内核是相似的。”
    说到这,她顿了顿,看着周家傲,欲言又止。
    “生命内核?”他反问她。
    裴嘉怡抿唇抿了很久,才开口道:“是自由。”
    “自由。”他重复了一遍,摇了摇头,道,“可能吧,我不太会画画,随手画的,没什么内核。”
    他撒谎。
    他画的这只鸟,除了自由,还有……寻求解脱。
    那天放学,绵绵小雨不断,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打着伞。
    周家傲戴上卫衣兜帽,插上耳机,就这样漫步在北京街头。
    这是他生活了……四十多年的地方。
    他知道它过去的模样,也清楚它未来的规划。
    可他走在这座城市里,却感觉不到一种亲切和温暖,一切都犹如这雨丝一般的凉。
    这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吗?
    还是他幻想出来的世界?
    其实他已经死了。
    对吗?
    是什么时候走到水边的,他在漫无目的地游走中没有注意。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湖岸边上。
    北京的秋天啊,是红叶与残荷的秋天,被雨打下的落叶飘洒在河道里,随着水流奔向它们无可奈何而又未知的命运。
    他呢?
    他此刻又是因为什么而身处这个世界?
    仅仅只是上天为了让他认清他已经回不到过去的事实里吗?
    他和命运抵抗了一辈子,在此刻,他真的要认命了。
    是的,他无法扭转过去,他无法回头,他不可能再和她重头再来。
    他凝望着昆明湖,意识在那幽深的潭水中沉浸,悲观彻彻底底笼罩上了他。
    可就在这一刻,他的世界的雨,骤然停了。
    他的衣摆猝然一重,一道轻巧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周家傲,下这么大雨了,你不打伞吗?”
    轰隆隆——
    宛如一辆彩色的列车轰轰烈烈地经过他黑白的世界。
    他僵硬地回过头,看向了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的少女。
    她还仅仅只到他肩膀的位置,费劲地垫着脚将伞撑在他的头顶,对上他回望的目光,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移了下视线,但还是朝他笑了笑,道:“你知道吗,我从来没和别人说过,其实我很喜欢雨天。”
    见他没说话,她自顾自道:“因为一个人走在雨里,非常安静但是又很热闹,一点儿也不孤独。我喜欢这种安静,也喜欢这种热闹。你呢?你为什么喜欢在雨里漫步?”
    静默片响。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吗?”他声音沉哑地问。
    “当然有,世界上那么多双胞胎呢。”她轻快地回答他。
    “可如果是一个人呢?”
    “什么意思?”
    “一个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裴嘉怡的大脑CPU要被他这复杂的不知道是生物学还是哲学问题干烧了,她想了很久,才道:“那这个人,一定经历过天翻地覆的事情。”
    周家傲的眼泪是在这一刻落下来的。
    一滴一滴落在嘉怡持伞的手背上,就像在伞里,下了一场无声的小雨。
    她有些懵,但还是低下头,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纸巾塞进他手中,道:“你知道吗,我每次难过的时候,就喜欢找个小房间把自己关起来,这样我爸爸妈妈和哥哥就都找不到我了,但是他们完全找不到我也不行,所以我又会偷偷弄出点动静,在他们找到我的时候,生气地说,谁让你们找我的。我是不是很奇怪?”
    少年没有回答她,只是一滴一滴地掉着眼泪,像要把这辈子连同上辈子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她叹口气,“其实我就是想要我家里人都关注我啦,哪怕很难过的时候,只要有一个人找到我,我的心情都会变好,可是如果哪天我很难过很难过,可是一直没有人来找我,我可能就会一直不开心了。”
    “嘉怡,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他问她。
    少女侧了侧头,对这个问题感到些奇怪,但还是认真地回答他:“我觉得我过得很幸福。”
    他终于懂了这个平行世界里她最大的不同了。
    不是“她”非她了。
    而是,她变幸福了。
    他是如此的自私,自私地只想要她的温柔、包容,只想要她的世界全部都是他的模样,可是那样的嘉怡,是用她整个悲惨的童年换来的。
    她被磨平了棱角,她在责骂里过得战战兢兢,她用讨好来换得别人的好脸色。
    可是幸福的她本该是张扬明媚的。
    原来这才是上天想要告诉他的答案。
    他们错过的那一辈子,是注定要错过的,因为一个被绑在刑架上的他,救不了另一个刑架上的她。
    就如同十九岁的他,永远无法明白,在那个海边她为什么会哭得那样伤心。
    他看到了她的好,却没看到她遍布鲜血的双足。
    他自以为的爱,每一步都在将她推远。
    原来这才是真相。
    他从未,真正的,了解过她。
    “周家傲。”
    “嗯。”
    “我们算朋友了吧?”
    “……算。”
    “下来吧。”她将手伸向他,一如他记忆里那样温柔道,“你带我去吃米线吧。”
    少年的手指回握住了她,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环抱。
    她有点儿茫然,有点儿无措,但还是借了这个拥抱给他。
    她只是听从本心的善意,无从知道,面前这一个陌生又悲观的少年,是带着上一世的爱意,在赴死的绝望中,又一次被拉回了她的身边。
    这一次,他们从朋友开始,从真正互相了解,进入彼此世界开始。
    他再不要,重蹈覆辙。
    ——
    希望有人能明白我为什么先写家傲和平行时空嘉怡的番外,很多事情都有理由,但创作者说得太清楚就没意思了。
    下一个番外就写嘉怡和嘉洛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