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们分手吧!」这话是从卓寧凡口中说出的,一次欢爱后,两人照旧相拥而眠,卓寧凡星眸黯淡,轻如飘渺的朝空气吐出这句话,一点也不像是要谈分手的场面。
    方彻其实已在临睡边缘有些迷糊听不真切,低吟的问:「恩?」
    卓寧凡深吸了口气,翻过身,正视方彻,又说了次:「我们分手。」
    这时方彻才清醒了,坐起身来,抓了抓头发,语气疑惑:「为什么?」
    「我累了……。」卓寧凡别开眼,和方彻交往的十个冬天,期待方彻能爱上自己的十年……,他从没真正的得到过这个人。
    方彻是个直男这点从没变过,他的身体或许没有出轨,但精神上却不是,当方彻又开始在性事上心不在焉,当方彻又开始对他淡漠忽视,他能做的只是等待,以为再等一等方彻就能真真正正的接受他。
    这么等着等着,眨眼间就等过了十个严冬,今早一本杂志、一则八卦,彻底打碎了他的冀望,他其实不相信这些,可当他看到照片上的方彻笑得如此迷人,那样的笑容就像是十年前那个留着一头帅气板寸,和系花交往时的方彻,而他从来就只是方彻的将就。
    「累了是什么意思?」方彻表情冷了下来,声音低沉。
    「方彻,我该放手了,你从来就不是我们这圈的人,是我绑住了你。」卓寧凡叹了口气:「你不会轻易说出和我分手的话,所以由我来说。」就像当初方彻情伤时,他平淡的朝方彻开口:「不如和我在一起吧!」,这次一样就由他来说。
    「寧凡,我做错了什么吗?」方彻此时眼尖的瞄到了桌上的八卦杂志,低喃道:「原来是这样。」
    「这些八卦你不是从不信?怎么今天为了这个和我闹脾气了?」方彻讨好似的吻了吻卓寧凡的额,抬手想摸摸那人的眼角,这是方彻的习惯。
    卓寧凡稍微闪避了下,平淡说道:「方彻,你喜欢上了别人。」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却知道今晚的性事方彻脑海里始终在想着别的人。
    方彻始终闭着眼,像是沉浸在他不知道的某个人的性幻想中,被压在身下的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对方的分神。
    方彻默不吭声。
    卓寧凡苦笑,「我明天就走。」
    「寧凡,我不想失去你。」方彻苦涩的说出口。
    「方彻,没了我你照样可以过的很好。」看着窗外莹莹月光,卓寧凡的心从没像现在一样清明过。
    他早该退场了,放方彻也放自己自由。
    果不其然,在和方彻分手的第二天,方彻就证实了和最近很火红的模特白攸荷的恋情。
    白攸荷身为新生代模特,以清纯可人走红,最近跨足戏剧界,正巧方彻是那部戏的总监製,他向来就喜欢那种笑起来甜美双眼亮烔烔,颊上还有两个可爱的小梨窝的女人,两人很快的迸出火花。
    卓寧凡又怎么会不懂,方彻始终都只喜欢女人,只有面对女人时才能完完全全的勾起他的慾望,不管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
    方彻会和他在一起,不过是将就而已。
    手机短讯声响起,卓寧凡看了眼便丢到了一旁。
    说起来,他本来就不是很喜欢演艺圈嘈杂的环境,他不喜欢菸味、不爱喝酒、讨厌声光,却逼着自己忍耐尝试接受,这和方彻刚好相反,那人习惯镁光灯和眾人的注视,他本来就是人群当中耀眼的存在。
    方彻一大早就出门了,出门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冷的看着正在整理行李的他。
    和方彻同居的这几年,卓寧凡才发现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不多,或许是他早就明瞭自己迟早要退场的,所以带过来的东西很少。
    当初和方彻交往就是个错误。
    方彻从来就自私又自我中心,他不想失去自己这个相处了十年的老友,又想拥有新欢,可鱼与熊掌本就不可能兼得。
    就像刚才方彻给他的短讯「这样你满意了?」
    有什么好满意或不满意的?
    他就是累了。
    今天他要离开,或许过两天就会有人再度入住,这些都将与他无关。
    拿着简单的行李,推开大门,刺眼的阳光让卓寧凡反射性的瞇起了眼,他淡淡的说了句:「再见,方彻。」
    方彻抵达片场时心情很不好,浑身垄罩着一股低气压,连白攸荷上前询问他都只是冷冷的应着。
    可到了近午,当记者包围着询问昨晚他和白攸荷一起用餐的事,方彻竟大方的承认两人已经交往的事实,还一把搂过了白攸荷的小蛮腰,状似亲暱。
    白攸荷喜欢方彻大家都心照不宣,可方彻虽然同样也喜欢白攸荷却迟迟没有出手,也令大家好奇背后的原因,可今天怎么就大方的承认了?这爆炸性的讯息,令眾人目瞪口呆。
    记者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满意足的离去,方彻却是在事后冷了下来,到休息室点了根菸,发了条短讯。
    休息室的门被推了开,方彻瞥了来者一眼,厌恶的别过了头。
    他一向讨厌这个人,可这人却是他这部戏的大导演萧裕。
    萧裕和他同届,两人大学时在社团认识,打一开始就处不来,也不知道是个性还是习惯问题,但萧裕和卓寧凡就不会,反而相处的特别好,一直以来也只有萧裕知道他和卓寧凡的事。
    他因为萧裕和卓寧凡赌气了很多次,为什么可以让萧裕知道的事却不告诉他?卓寧凡每次都淡笑不语,不然就是顾左右而言他,让他心理很不平衡。
    「分手了?」萧裕同样点了根菸。
    「不干你的事。」方彻冷冷道。
    「早说了你就不是这圈的人,他就是不听。」他朝空中呼了口菸,「还忍受了他最讨厌的菸味十年。」
    「那又如何?」
    「你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讨厌菸吗?我想你从来没注意过……。」萧裕直白道:「他的爸爸死于肺癌,可最主要的原因,你有注意过他的背上吗?」他眉峰微挑,掸了掸菸,讽刺出口。
    方彻仔细的回想,卓寧凡的背上确实有像是菸疤的痕跡,浅浅的并不明显,他问过,对方只说是胎记,老实说,他也不是很在意便没再追问下去。
    「那是被烫的,你从来就不关心他这个人。」萧裕有时真的认为,卓寧凡根本白对这人好了。
    在方彻还不是当红总监时,只能靠着当当平面模特维持生活,可那时卓寧凡已是当红炸子鸡,常居各大偶像剧男主角,以冰山暖男气质称霸一线位置,而真真正正让方彻红起来的那部戏,就是卓寧凡肩挑大樑,在经费不足的状况下演活整部戏,有时他这个男主角还要帮忙打灯光、扛道具,戏一开播靠着卓寧凡的演技还有名气,这才让方彻终于坐到大位。
    若不是卓寧凡,这剧本再好,都没有用。
    可在这之后,卓寧凡却莫明的患上了过换气症,常会在片场发作拖延拍摄进度,终于导致他慢慢被演艺界淘汰。
    为什么在当红时得了这种病,萧裕也不知道,可有传言说,卓寧凡那是被潜了,造成心理创伤。
    他猜,或许和在他背上留下菸疤的人有关。
    可他并没有立场来过问这些,况且就算问了,卓寧凡也未必会告诉他。
    他清楚卓寧凡的个性,如果能说,早就说了。
    「你真的关心过他吗?」萧裕捻熄了菸,步出休息室时又回头看了方彻一眼,那人同样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我和他的事,与你无关。」方彻咬牙切齿的说出这话。
    萧裕摇摇头,按方彻这种个性,打死不可能主动去找卓寧凡,他只希望卓寧凡是真的放下了,不要又上赶着回去给方彻虐才好。
    方彻回到家时,发现卓寧凡是真的走了。
    他时不时翻看手机,却没看到卓寧凡的回覆,整个人显得更加阴鬱。
    平时,只要他一到家,卓寧凡就会在玄关迎接他,还会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
    太习惯了这点,以至于刚回来时忘了买晚餐。
    从冰箱拿了罐啤酒,方彻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单手扶额。
    他并不开伙,这点十年来从不变,毕竟有个厨艺好的人在身边,他何必费时学那些。
    随意丢在大理石桌上的手机发出震动,方彻心急的检视。
    他本以为是卓寧凡,可却不是。
    白攸荷发了讯息,问他在不在家,晚上想过来。
    这代表什么,方彻很清楚,言下之意就是要和他共度云雨。
    反正卓寧凡在闹脾气,方彻也不觉得自己非他不可,可他忽然又像想到了什么,多问了句:「会做菜吗?」
    「会,但不是很好,如果你不嫌弃。」这是白攸荷的回答。
    「那就过来。」
    ******************************************
    这篇文算是工作之馀写开心顺便抒发压力的產物
    更新速度不确定
    我猜会是一星期到二星期一更
    希望大家不嫌弃如乌龟在爬般的更新速度。。。
    还请各位多多支持回覆喔~!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