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卓寧凡搬回了他自己的家,许久未有人居住有点冷清,打了个喷嚏,或许是灰尘积厚,他势必得来个大扫除。
    已经许久没过一个人的生活,还有些不习惯,可他相信时间会让他习惯的。
    不过是从两个人变回了一个人。
    这间房子是他刚进行时贷款买下的,类似强迫储蓄的概念,当他第一次坐上第一男主角的位子,一部”狼子”让他顺间大红大紫,贷款也在那时还清,还存下了一笔积蓄,只不过当时跟了方彻,也没住多久,就搬去和方彻同居了。
    会买下这间房子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只是寧静。
    房子所在的位子比较偏郊区,可正和他意。
    他讨厌嘈杂,打从心底讨厌。
    那时他不敢和方彻说自己早已有能力买房,方彻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如果知道两人间经济状况的差距,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身为演员,要隐瞒这种事很简单,他就这么和方彻住在几秤大的小套房里,并乐此不疲,那是他和方彻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可之后随着房子越换越大,他们的距离却渐行渐远,当方彻出轨的次数越来越多,卓寧凡对方彻能完完全全爱上他这件事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就在方彻达到人生的巔峰时,两年前,他因过换气这种病事业开始走下坡。
    他无所谓,他说过,演艺圈是个太复杂的地方,声光烟酒嘈杂这些他都不喜欢。
    他的本性就是个朴素甚至有点土气的人,只是他天生就很会演戏,演到连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在方彻面前,他仍然在演,在他独自扛着那些骯脏黑暗时,方彻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什么都不想说。
    只要看到方彻,就会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
    可如今,方彻再次被其他人吸引,他也已经无法帮助方彻的事业,所以选择了离开。
    继续下去,他只会是方彻的脱油瓶罢了。
    当红总监製和过气一线演员传出同性疑云这种事,他一点都不想在杂志上看到。
    他在乎的从来只是方彻,自己会怎样根本无所谓。
    将为数不多的纸箱子稍做整理,里面是一些他喜欢的东西,只不过最爱的,他通通留给了方彻,像是方彻家墙上掛的壁画,那是他和方彻一起挑选的,还有客厅那组质地柔软的沙发,他喜欢随意的靠坐在沙发的一角,姿势难看,方彻看到时总说他跟电视上的那个人一点也不像。
    方彻送给他的东西,他是一样也没带走,装成箱,好好的倘在卧室衣橱的角落里。
    说起来,他和方彻是在高中时认识的,那时的他一直很喜欢那个笑起来阳光帅气的方彻。
    方彻的女人缘很好,虽然他也不差,可类型却不一样。
    喜欢他的女人从不敢轻易接近,或许是他给人的气场和距离感,那些女人只敢成立类似于后援会的组织,相互牵置,然而喜欢方彻的女人总是围绕在他的身旁,方彻本来就是直男,享受这种情况,也喜欢被注目的感觉,所以方彻女友不断,而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他和方彻是朋友,但方彻从不知道他偷偷暗恋着他。
    方彻总说,就因为自己常扳着一张冰山脸,才没人敢接近他,明明条件很好却交不到女朋友。
    每每听到,他只能哑然笑笑。
    交不到女朋友又如何,他想要的至始至终都是方彻一人。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甚至认为同性恋是一种歧视性的词语,他只明白自己喜欢的就是方彻这个人,无关男女。
    高中时,他就知道方彻想从事和戏剧监製相关的工作,那是他的梦想,而他从小就没有过梦想,有些县目方彻这种能清楚明白自己想要走在哪条道路上的人,所以他希望自己能让方彻的梦想成真,他甚至明瞭自己这张脸会是方彻大红大紫的良具。
    所以他参加了事务所徵选,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些演戏的天分。
    可他并不是一开始就顺利走红,他本以为只要靠着实力的累积,就能慢慢做上高位。
    然而事实是,在这个圈子,没有一些人脉关係甚至后门,条件实力再好,都没有用。
    他终究踏错了一步,也因为那一步,往后让他的演艺事业登上云端,一炮而红。
    而那时的方彻,事业情场两失意,整个人死气沉沉颓废了不少,以往阳光不再,连笑也笑不出来,没事就在家喝个酩酊大醉,他是真的喜欢上了系花,和高中时那种懵懂随意的交往不同,这是方彻第一次掏出真心,也是第一次嚐到心碎的滋味。
    所以他问方彻:「不如跟我交往吧!我会对你好的。」
    他还记得方彻当时的表情,震惊加上一脸的不可思议,和他说:「别开玩笑了。」
    「我是认真的。」他坚定的对着方彻说。
    方彻并不是一开始就答应他,他考虑了许久并有意无意的闪躲他,那时他很难过,方彻的反应已经告诉他答案。
    他和方彻同样变成了失恋者,他全心全意投入在工作上,借此来遗忘方彻这个人。
    就在他已经不抱希望时,记得就是在拍摄"狼子"的片场,下戏后已近凌晨两点,方彻就靠在片场外的木墙上等他。
    那时的方彻一身酒气,对着他笑了,笑得惨然,他说:「寧凡,我答应你,我没有办法再承受失去你的事实。」
    这不是他想要的,可那一夜,他回到了他和方彻的住所,共度了一晚,被压在方彻身下时他想,只要努力付出,努力经营,时间会让他等到想要的答案。
    他又踏错了一步。
    而事实证明,这和演艺圈的潜规则一样,不是你努力付出就能实现的。
    如今,他失去了事业,也失去了方彻。
    他讨厌镁光灯,却也已经无法在那种环境下工作,其实他完全明白,除了演戏,他什么也不会,毫无专长。
    萧裕很久以前对他说过,他是註定要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人。
    那时的他不置可否,可生了病的这两年,让他深刻的了解,如果不演戏,他终将就只是方彻的一个摆设。
    方彻不会惦记自己陪他走过的艰辛刻苦,也不会记得自己曾帮他得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只会看到一个整天无所事事待在家中什么都不做的人,时间久了,方彻不再尊重他,对待他更多时候只有不耐。
    他不是没想过回去,可演艺圈带给他更多的是黑暗与伤痛。
    他患上了过换气这件事,方彻并不知道,他骗方彻说只是因为太累了想休息一阵子,对外也是这样宣称,真正了解实情的人只有几个事务所的高层,他们完美的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反正他也不想继续演了,他前半生所做的都是为了方彻,可他演戏的理由,从那天开始,就不再存在。
    曾经方彻的梦就是他的梦,可现在他已是个没有梦的人。
    ==========================================
    方彻算渣攻吗?我想是的!
    应该会比上一部犹豫不决的程子渣
    只是我每次都很怕受受到太重的伤害
    所以会让攻即时浪子回头
    但是方彻可能不会(我猜)
    因为他在我的设定里,越走越中二了
    我就慢慢写~随心走哈哈
    然后希望别坑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