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萧裕因为还有几场戏要拍,用过餐后又匆匆赶回片场。
    时间来到了近午夜,卓寧凡独自思索着萧裕和他说的话。
    两年前,路子熙确实找过他拍一部戏,也给他看过剧本。
    大意是在讲一个旅人,忘了自己是谁,也忘了自己的家人、朋友,他不停的在寻找认识他的人,却遍寻不着,然而残忍的现实是那些家人朋友一直都在他的身边,可没有人愿意告诉他。
    当真相被揭开时,悲剧的命运齿轮又会始动。
    终究是活在谎言幸福,可旅人却执意探求真相。
    后来的故事他已经不太记得了,似乎是知道真相的旅人再一次的无法接受事实,再次遗忘。
    路子熙说,旅人很像他,却又不像。
    因为他明明是一开始就知道真相的人,却仍选择了谎言。
    卓寧凡敏锐的察觉路子熙知道他的一些事,他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只能固怍镇定。
    「你经纪公司回绝了我的原因是什么?」路子熙问过,因为卓寧凡从来不会放弃任何能让自己往上爬的机会。
    「我……。」卓寧凡看向别处,「我没办法告诉你,但如果你还愿意跟我合作,给我两年的时间……。」
    「看来,你也是有难言之隐,我就等你两年。」
    而这部戏,直至今日,路子熙都还没开拍。
    他当时没打算脱离演艺圈,虽然演艺圈留给他太多的阴霾,可只要方彻在,他愿意和方彻一起待在这个圈子。
    可是方彻却说:「寧凡,你走的太快,我想要的是能与你并肩而行。」
    好一个并肩而行,现在分明是他被落下了。
    冬夜里寒风冰冷,卓寧凡不自觉拉高了衣领,此时一对男女从他眼前走过,看起来还喝了点酒。
    男的他很熟悉,那是他陪伴了十年的人,而女的则是前几天登上八卦杂志的那位。
    方彻搭着白攸荷的肩,笑得慵懒,走路有些不稳,兴许是喝高了。
    白攸荷忽然转过头来,视线对上的同时,卓寧凡赶紧撇头背过身去。
    「彻,那个人是不是卓寧凡?」白攸荷其实听闻过一些风声,卓寧凡曾被狗仔记者写了篇报导,「卓寧凡同性疑云?」,然而他一句清者自清,便让这新闻不了了之。那时正是卓寧凡事业的巔峰,根本不会有人相信,更何况卓寧凡是如此的高冷又帅气,身上也毫无娘娘腔的气质。
    方彻今晚确实喝多了,在听到白攸荷提起卓寧凡三个字时,依着对方望的方向看去,可目光无法对焦,夜色凝重,那人又背对着他,他实在看不清。
    不过卓寧凡不会在晚上出门,自从他淡出演艺圈后,几乎整天都窝在家里,尤其晚上,若有聚餐,他一概推辞,就连他约卓寧凡夜衝看城市星火,卓寧凡也总是面有难色的婉拒,每次每次,都只是说:「身体有些不舒服,下次吧!」仔细想想这两年来,他不曾看过卓寧凡在夜晚外出,更贴切的来说,他连白天都只窝在家中足不出户,就是个华美的摆设,他摇头訕笑,肯定是白攸荷看错了。
    「你看错了。」方彻堵定。
    「是吗?」白攸荷还是有点怀疑,毕竟那张脸只要一眼,便能让人印象深刻。
    几道强烈白光在阴暗的夜里忽闪而过,方彻知道肯定又被哪家八卦杂志偷拍了,且正好两人后方就有一家宾馆,明天肯定让人大作文章。
    回头一看,瞧见方才白攸荷说像卓寧凡的人竟蹲下了身,像是在检视什么一样,况且哪有人大晚上还穿风衣夹克戴墨镜的,闪光灯还刚好就从那个方向来,方彻脑子一热,并示意白攸荷原地等着,眼神阴晦,表情不善的往那个人的方向走去。
    可站到那人身旁时,当他正要揪起对方的衣领,这才发现,竟真的是卓寧凡。
    他蜷缩着身子,呼吸急促,表情痛苦,人有些发抖,喃喃自语。
    「寧凡,你怎么了?」这样的卓寧凡令方彻焦急,他蹲下了身,拍了拍对方的背。
    在他面前,卓寧凡总是从容不迫,从不失态,哪里看过这个样子的他。
    「不要,走开……。」卓寧凡虚弱的挤出了这几个字,脑内许许多多的声音涌出,他分不清楚谁是谁,眼前光影闪动。
    他听到有人说,你真是低贱。
    笑声,许许多多嘲笑的、嗤笑的、搧笑着的声音。
    没事的没事的。
    那些都是假的,卓寧凡不停安抚自己。
    「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寧凡,我们回家。」
    「不用。」
    卓寧凡努力调整呼吸的频率和速度,约莫又过了半分鐘,症状才好些。
    「彻?怎么了?」后方白攸荷喊道。
    「你女朋友叫你呢!」卓寧凡顺了口气道。
    「我怎么能拋下你……。」
    「走!」卓寧凡吼了声,并用力的推开方彻,方彻本就因酒意有些不稳,此时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表情愣然,卓寧凡瞪视着他,可他又怎么能拋下他。
    「你在这等我,我去帮攸荷叫辆车,等等我们回家。」
    卓寧凡闭目不语。
    方彻回过身替白攸荷拦了台车回去,白攸荷一脸的不解。
    「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
    方彻一脸阴鬱,暗示白攸荷别再追问,白攸荷也是个识人脸色的,没再询问什么,只说了句:「到家再打给你。」
    送走了白攸荷,方彻赶紧回头,可后方除了空荡荡的马路,再无一人。
    卓寧凡在方彻送白攸荷上车没注意到的同时,逃离了现场。
    没想到那几道闪光灯又勾起了他心底最难堪的回忆。
    那是他走红前的事了。
    那年,他十九岁。
    做为一个没有背景,又非科班的演员,他只能不停的穿插各个剧本的龙套,每天重复着天还没亮就上工,天黑了也回不了家的生活。
    那时的方彻和系花学姊热恋中,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
    他虽然有点吃味,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他不希望方彻发现他竟已是如此疲惫,他不想让方彻担心。
    他不停的提升自己的演技,什么样的戏都接,经由各种训练,终于不再只是个龙套,可最好也不过夺了个男三的位置。
    光只脱离龙套的宿命,就花了他三年……。
    那时的方彻,刚出社会,频频碰钉,虽有好的构思,却缺乏经验,加上本身个性并不圆融,几乎有半年的时间连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
    而他,和方彻就住在那几坪大的小房子里,同样早出晚归,为了生计而精疲力竭。
    而机会,就是那时候到来的。
    那年,他已经二十二岁,不甘于总是只能当那些人的垫脚石,他有脸蛋、也有实力,却碍于演艺圈的某些规则,无法向上攀升。
    不只一次,有个人和他说,跟了我吧!我能给你想要的。
    他婉拒了许多次,以至于后来那个人再也没来找过他,他也始终只能担当配角位置。
    直到那天,他回到了家,方彻一身酒气得靠在床边。
    他失恋了。
    原因是,他的恋人终于受不了没有稳定收入的方彻,和他提了分手。
    他第一次看到方彻在他面前落下了眼泪,原来,方彻是真的掏尽了心肺的爱上了一个人。
    卓寧凡这也才发现,他一直不停用谎言骗自己,骗自己系花学姐不过和以往那些女人一样,在方彻心中最重要的人还是他。
    那样的方彻,是如此的脆弱,曾经他发下了誓,将感情藏敛于心,只愿帮助方彻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可现在,他却什么都还做不到。
    如果是那个人,一定可以……。
    当这样的想法涌出,原本生锈的齿轮就像上了油般一个接着一个开始转动。
    「不如和我交往吧!我会对你好的。」或许是一时衝动,说出口的同时,他也下了某种决心。
    明明他曾经那么的瞧不起那些人,可他还是走向了同样的道路。
    方彻一脸的震惊,要他别开玩笑了。
    他像在开玩笑吗?于是他无比认真的告诉了方彻,他并不是在说笑。
    方彻像是无法接受事实般,吶吶对他开口:「我会……考虑。」
    于是,当晚他就拨了通电话,和男人做了交易,电话那头之人鄙夷的嗤笑出了声,和他约了地点。
    他赴了约,过程苦不堪言,可他有他的目标,这样的苦,算什么?
    回到了家,他忍着痛冲了澡,背上几个菸疤,是男人的嗜好,男人说,就喜欢看着他忍耐着却不发出声音的模样。
    他随性的上了点药,而方彻就这么醉倒在床边浑然不觉,在黑暗中,他将方彻打横抱起,放上了床,而自己在他相对面的那张床上,趴卧着看着面对着自己熟睡男人的侧脸,直到闭上双眼。
    ==========================================
    过年更一回~
    祝大家新年快乐红包多多
    刮刮乐中2600万喔!
    虽然更的很慢
    依旧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