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方彻发现,卓寧凡不再接他的电话,任由他怎么打,都是语音。
    他开始着急。
    陪着他十年的人忽然就这么消失了,浓浓的窒息感袭上了他。
    那晚他第一次看到卓寧凡明显的逞强,或许一直以来,他太习惯了卓寧凡的刚强,时常忘了这个人曾经的柔软。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卓寧凡就不太笑了。
    自从拍了狼子后,卓寧凡的笑一直都淡淡的,到了这两年,几乎没看过他像少年时期一样笑得开怀。
    他还记得,高中时的卓寧凡,在女人群中人气爆棚,可卓寧凡一点都不得意,反而忽视掉那些爱慕的眼神,对那些视线从来态度冷淡。
    方彻曾经也中二过,当时还想着,卓寧凡是在耍什么酷?是不是刻意用这种方式增长人气?
    几于一种竞争心理,他有意接进卓寧凡,没想到卓寧凡这个人真的从不造作还直的要命,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是他的本意,从不矫情。
    不过这人看上去虽规律到又有点死板却时常犯傻,犯傻的时候还不知缘由,每次都一本正经,逗得他不自觉得大笑出声。
    然后卓寧凡也会忽然意是到自己的失态露出傻傻的表情,跟着笑出声来。
    曾经,他们坐在操场的红色跑道上聊着梦想。
    卓寧凡沉思了下,只问:「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想从是戏剧监製的工作。」
    「具体来说?」
    「我的梦想就是拍摄一部自己编导的作品。」当时还没常过社会的现实,理所当然说道,想来都有些天真。
    卓寧凡沉默了许久,只说了句「我知道了。」
    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提到关于他的梦想。
    没过多久卓寧凡进了经纪公司,他才知道原来卓寧凡想从事演艺方面的工作,虽然卓寧凡没和他说过,但他那么努力在练习,甚至常常因为演戏而受大小淤伤,也都没听他抱怨过,他才意识到竟有人能如此奋力的用生命在追逐梦想。
    他不挑角色,不挑剧本,身体状态最差的时候还曾吊着点滴完成拍摄,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演技,说起来,他曾经敬佩着那样的卓寧凡。
    只是他有时却也会不禁想道,卓寧凡那么规律又自律的人,在演艺圈简直就是奇葩,不菸不酒,从不被环境影响,再加上卓寧凡从不喜欢成为被注目的焦点,说实在,他完全不清楚对方选择这条道路的原因,他或许是名出色的演员,却也没人比他更不适合演员身处的环境。
    方彻此时斜倚在沙发上,不禁感到这个家实在冷清,安静的过份。
    洗衣篮里堆了堆衣服,他一一洗了,却晒不出卓寧凡收下衣服的那种清爽味道。
    至于白攸荷,她做的菜实在太难以下嚥,两天前他提了分手。
    那个女人不哭不闹,竟还点了根菸,直白说:「你根本心里有别人,不自觉的拿我在比较,我白攸荷是你能拿来比的人吗?」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女人会抽菸。
    而且根本不是什么清纯美人,说话语气活像个太妹,没过多久她又搭上了另一部戏的导演。
    方彻这才发现,他确实一直拿白攸荷在和卓寧凡比较,并气恼着白攸荷的比不上,又暗自庆幸他的卓寧凡无人能比。
    他一直都是个矛盾的人。
    有时他也羡慕卓寧凡,卓寧凡是个确立目标,便会实行到底的人。
    可这种羡慕、崇拜、钦佩的情感,在卓寧凡要求和他在一起时荡然无存,有的只剩下厌烦。
    他从来都只喜欢女人,加上认知到自己兄弟对他怀有不纯的心思,甚至可能用他平常欣赏女人的眼光看过他,他就有种被背叛了的感觉。
    但是他确实也并不讨厌卓寧凡,加上那时候,他同时失去了太多东西,他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再失去一个铁交。
    所以他答应了。
    一开始他们相处平淡,偶尔上床,却没什么激情,类似于彼此解决生理需求的关係,可几年前的一个午后,当他看到卓寧凡在窗边打盹,阳光打在他细软的发丝上,皮肤白皙,被光现照射的镸睫毛亮莹莹的,轮廓因放松而柔和,他不禁被深深吸引,恍然发现卓寧凡长的这般精緻,和平常冷漠且略显刚硬的表情不同,睡着时的他,看上去毫无防备透着一股天真的傻气,感受到心脏鼓动一下一下的加快,方彻像被什么抨击到似的,这异常的状况吓得他夺门而出。
    第一次,他对兄弟產生了慾望。
    他更害怕的是自己真的变成了同性恋。
    可却仍旧离不开卓寧凡。
    难吃的便当,冷菜硬饭吃没两口就被丢在片场的休息室,他怀念卓寧凡做的菜,这两年来,卓寧凡总是会为他准备热腾腾的便当送到片场,但他怕招来异样的眼光加上有些难为情,都只让贴身助理去取,丢在片场的角落,饿了才吃,不饿就进到片场的厨馀桶,然而卓寧凡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三餐不定,菸酒不忌,胃部隐隐的不适感正警告着他。
    可他偏不信,他的胃这十年来被卓寧凡调理的很好,他并不觉得怎么样。
    从冰箱拿了瓶啤酒,随意的灌了几口。
    他以为不碍事,可当晚,他就掛了急诊。
    胃痛到难以言喻,几近昏厥,他突然想起了卓寧凡时常会在早晨替他煮一碗暖暖的山药粥放在桌上。
    以往不在意甚至不起眼的东西,现在竟会如此想念。
    就像那碗山药粥、像卓寧凡。
    这两天当他得知卓寧凡即将復出的消息,令他震惊。
    卓寧凡什么都没和他说过,就像那时他忽然说不演戏了,如今又一声不响的默默復出。
    其中缘由,他从来不知道。
    在他事业平步青云后,渐渐的忘了卓寧凡这个人,以前虽然出于义务,还是会对他来几句不咸不淡的关心,就像例行公事,他并不在乎答案,卓寧凡也明白,从不和他多说。
    现在,他是真的好奇卓寧凡到底在想些什么,当镜头对准卓寧凡时,那副墨镜始终未摘下,卓寧凡高中说过,不习惯鼻梁上有外物压着难受,所以从来只戴隐形眼镜,如今却墨镜不离身,他可不认为卓寧凡是如此装模作样的人,卓寧凡从来都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在上电视这块,或许其他人会像他一开始一样认为卓寧凡故意为之,真正认识他后却明白卓寧凡从不刻意。
    很多事情突然连贯了起来,上次……明明不是大白天,那人却也戴着墨镜。
    他有些心惊,难不成卓寧凡生了什么病非得戴着墨镜还不想让他知道?
    不……怎么可能……。
    这两年淡出萤光幕的生活,他并没有看出卓寧凡有什么异常。
    应该是他想多了。
    既然卓寧凡不想见他,那他就去找他,演艺圈那么小,随便探听一下就会知道他在哪个片场拍摄。
    方彻仔细想想,这十年来他和许多女人有过,但每次欢爱后脑海中总会闪过卓寧凡悲伤的脸。
    悲伤?卓寧凡会悲伤?
    卓寧凡很坚韧,这是方彻对卓寧凡一直以来的评价。
    所以他根本不必担心卓寧凡会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可又为什么突然会想像出卓寧凡悲伤的样子。
    卓寧凡一向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那种人,他从没看过卓寧凡在人前流露出任何一丁点的脆弱。
    包括分手的时候。
    他一向乾净俐落。
    分手后整个人便失去踪影,怎么找也找不到,除了那天在路上的偶遇。
    出院那天,他看到大楼上巨型萤幕看板播放着卓寧凡以往辉煌的戏剧史,宣告着他即将復出。
    海报上的卓寧凡,有别于以往,阳刚中带着冷然和决绝。
    这是他不认识的卓寧凡。
    然而看似热衷拍戏的卓寧凡,方彻还是知道些端倪。
    他知道卓寧凡并不快乐……。
    卓寧凡在他面前没表现出来过,可相处了那么久他隐隐约约还是知道的。
    两年前卓寧凡和他说不演戏时,他松了一口气。
    他很矛盾,他不希望卓寧凡超前他太多,可卓寧凡真的不演戏时,他又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到后来对他只剩下烦躁。
    他认为卓寧凡明明有能力,却突然放弃了,所以当他看到他要復出的消息,心里隐隐期待了起来。
    他这才想起了那个因演戏而闪耀的卓寧凡。
    就像多年前的那个午后,那人柔和睡顏震慑了他的心一样,让他不得不惊慌的逃离现场,现在,全数皆已恍然。
    他不得不面对一直在逃避的事实。
    或许,他真的喜欢上了卓寧凡也说不定。
    ==========================================
    第六章產出,希望大家喜欢
    有点小卡文+没梗
    希望我的脑袋可以变成造梗脑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