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徐少海终究找上了卓寧凡,也是,以他的财力人力找不到他才有问题。
    那是个他悠间浇着花的午后,徐少海就站在他家楼下,同样兴味盎然的看着他。
    「两年不见,近来可好。」
    卓寧凡知道对方绝不会是单纯前来问安的。
    徐少海来找他,从来只是交易,就如他当初答应了那样的要求一样。
    他们约在了街角的咖啡厅,两人都不看对方沉默的啜着咖啡,徐少海丢了份剧本到他眼前。
    「你要復出的消息,已经上遍各大新闻头版。」
    卓寧凡手一抖,咖啡洒了一桌子。
    他完全不知道……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怎么?你在怕什么?」徐少海明知顾问。
    「我有说我要回去?」
    「你没有选择,就算不是我,你看看这部剧的总监製。」
    卓寧凡望向徐少海手指的方向,路子熙三个字映入眼帘,原来,竟是同一部戏。
    「你答应了,两年。」
    「你怎么知道?」卓寧凡惊讶。
    「我什么都知道,只要是有关你的事。」
    一瞬间,卓寧凡打了个寒颤,「你明知道我不能演了……。」
    「还记得那些相片和影片?」徐少海撑着头凝视着他,眼里带着施虐性的笑意说:「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好,那你说,我现在这样要怎么演?」
    一个只要看到强光就会难以呼吸的神经病要怎么演戏?
    「我认识的卓寧凡,竟会因为这点微不足道的打击病了那么久,我也很是意外。」
    「但这正好是你的优势,因为你和这部戏的男主角一样,就是个活生生的病患。」
    简直倒楣透了顶!
    徐少海说,身为病患的他来演这部戏再贴切不过,况且两年的时间早就让他学会怎么抑制发病的症状。
    徐少海连强光只是诱因,从来只有方彻的事会让他真正发病这件事都知道。
    这个人调查他调查的真仔细。
    可前不久他才犯过一次病,在方彻和白攸荷满身酒气在大街上搂搂抱抱的夜晚,他不知道徐少海是不是连这件事都知道。
    真的是自作自受,他用了好几年在这个男人身下,帮助方彻得到想要的一切,如今却成了禁錮住自己的锁链。
    连过他想过的生活都没办法。
    他再度被逼上了萤光幕。
    当各大媒体闪光灯对着他直闪时,他只能戴着墨镜,压抑得深呼吸。
    和徐少海说的一样,经纪公司早已放出风声,隔天各大家媒体新闻杂志报的通通都是他沉寂了两年如今要回归演艺圈的消息。
    路子熙指导的戏即将开拍。
    故事的主角是名佣兵,不受意识形态及政治信仰屈服,他和战友们驰骋沙场多年,看淡生死。
    一次任务中,因主角的判断失误,倒至战友纷纷罹难,这令主角痛苦不已,明明早已看淡生死,但强烈的愧疚自责还有罪恶感依旧压的他无法喘息,他浑浑噩噩过了一段日子,还差点做错了事,可就在此时,一名女子走入了他的心中。
    该名女子身处长年战乱的国家,却嚮往着和平,照顾着因战争痛失好友封闭心房的主角。
    主角后来经歷了种种事情终于对女子敞开了心扉,就在他决定不再当佣兵,带女主回国入籍过着安稳幸福的日子,他心爱的女子却捲入了跨国政治阴谋中,在主角眼前被当做替身枪杀,一击毙命。
    自此之后主角再也拿不起枪,只要看到枪便会触发挚友和爱人被枪杀时的恐惧及苦痛,可即便这样主角却仍想着要復仇。
    于是,他拋弃了自我,放下了对错,不择手段展开了他的復仇之旅。
    看完了剧本,卓寧凡也很怀疑他已许久未演戏,突然挑战这么高难度的剧本,是否担当的起。
    可先不考虑担不担当的起的问题,以他的体格,根本和角色形像不符。
    身为一名专业的演员,他上了健身房,藉由高强度的训练来锻鍊肌力,饮食上也充分摄取蛋白质,并戒断碳水化合物。
    不过一个月,卓寧凡整个人焕然一新,接着他又做了一件事。
    他将他的头发剃成了一如当年方彻那样的板寸。
    可他毕竟不是方彻,方彻以前留这发型是阳光帅气,而他剃完给人的感觉依旧冰冷的吓人。
    萧裕看到他还糗了他一番,说还是原来的他好。
    卓寧凡回,只是看不习惯,其实他还是很适合的。
    果然,当卓寧凡第一次以这样的造型亮相时,所有片场的人都惊艳了。
    他确实适合,现在的卓寧凡和剧中佣兵的形象别无二緻,开拍第一天片场来了许多人,路子熙、萧裕,令他意外的是,徐少海和方彻竟也站在墙边。
    一人表情得意,一人则神色晦暗。
    徐少海对于再度控制他的这件事感到满足,眼底尽是狂妄的不可一世。
    方彻站在一旁,用着陌生的视线打量着他,和徐少海相反,视线中带着深沉的怒意。
    徐少海侧头不知和方彻说了什么,方彻忽然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所以卓寧凡走了过去,他可不希望徐少海和方彻乱说些什么他不想让方彻知道的事。
    「怎么来了?」卓寧凡这话对着徐少海和方彻。
    方彻没有回应,倒是徐少海,一个搭肩拐他入怀。
    「当然是来看老朋友。」当徐少海轻快的说出这话时,卓寧凡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朋友,徐少海说的倒轻快,他只觉得噁心,他俩算什么朋友。
    「你和他很熟?」方彻讶异,他从不知道卓寧凡竟和经纪公司的二少东如此相熟。
    卓寧凡刚想否决,徐少海又开口了:「当然,我认识他十年了。」
    方彻有些不高兴了,卓寧凡竟有着他不知道的秘密,而且还瞒了他十年。
    「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
    「我和他不是那种可以到处说的关係。」卓寧凡直白。
    「是阿,方彻你什么都不知道,他呀……。」说时迟哪时快,卓寧凡摀住了徐少海的嘴,接着将他拉到一边。
    「别乱说些有的没的。」卓寧凡小声道。
    徐少海摊手:「你真开不起玩笑。」
    「这样的玩笑不好笑。」
    「好吧……你好好演戏,我不会再来片场。」徐少海点了根菸,一改方才的痞子样,脸上不再有什么表情,「要记得,那些东西都还在我手里,别忘了。」
    他真的不懂徐少海这个人,握着他的把柄,却以此来逼他好好拍戏是什么道理。
    「我从没忘记过那个晚上你对我做了些什么。」卓寧凡咬牙切齿的出口。
    「那就好,你要记得,我随时都能让你万劫不復。」
    ******************************************
    因为要出国留学,最近忙翻了
    依旧会以自己的步调来做更新~
    有空的话会多更几回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真心很久没更了,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