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徐少海走了,在丢给他一句不冷不热的威胁后。
    明明被做了那么过份的事,可他却怎么也恨不起徐少海,或许是一种移情作用,看着徐少海时,彷彿也能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回到了片场,方彻仍站在墙边等他。
    他本想无视,可方彻察觉了他的意图,先一步挡在他身前。
    「你剪了头发?」
    「怎么?」
    方彻抿了抿唇:「很丑。」
    「所以?」预料中的答案。
    「不,我想问的是,你和他是什么关係?」方彻瞥了眼徐少海的方向。
    「没有关係。」
    「你在敷衍我。」
    「我认为我对你已经没有告知义务。」
    两人僵持不下,谁也不让谁。
    方彻以往哪曾受到卓寧凡如此的对待,卓寧凡从来都是把他捧在手心上对他好的人,何来这样的针锋相对?
    最后,竟是方彻先妥协了,他颓下了肩,低声道:「寧凡,我们谈谈。」
    方彻的反应让卓寧凡意外,他想起以前高中时,两人吵架,最后也是方彻先退了一步。
    只是这十年来,方彻从未再让步。
    儘管方彻放软了语气,卓寧凡还是冷淡的开口道:「谈什么?谈我现在的发型有多丑吗?」
    「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彻阴鬱的又瞅了瞅卓寧凡的新发型。
    并不是他不喜欢,而是这样的板寸头勾起了他某些回忆。
    「寧凡……我……。」
    「你不要再来片场了。」卓寧凡出声打断。
    「方彻,别再见了。」
    他听到自己这么对方彻说。
    原来,所有的字句都能如此平静的说出口。
    「为什么?」感受到卓寧凡真的要拋下自己,方彻有些慌乱。
    「因为方彻你从来爱的都不是我,而是我能给你的一切。」这是卓寧凡用来说服方彻的理由。
    方彻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我没有……。」
    「那你认为我们的喜欢从来都没有建筑在利益上?」
    他想解释,却开不了口,因为他连对卓寧凡是哪种感情都搞不清楚。
    「你不过是利用了我让你大红大紫,而我也利用了你,解决自己生理的慾望,不过这点你应该也是,这段感情获利最多的还是你。」
    「你非得把我们的过往说的如此不堪?」
    「难道我说的不对?」卓寧凡冷笑。
    不,他们曾经是那么的要好,可怎么如今却走到这一步,他们也曾经过过舒心的小日子,不管是交往前,还是交往后。
    可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卓寧凡开始寡言,眼底尽是疲惫,而他开始流连不同的香味和体温,卓寧凡看着他时总带着神伤笑得无奈,好几个晚归的夜晚,他看到睡着时的卓寧凡总是冒着冷汗做着恶梦。
    他从不曾关心,也不想关心,他认为让这段关係变质的是卓寧凡,他害怕卓寧凡,害怕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午后。
    方彻的拳握紧放松又握紧,终于疲惫道:「过去,是我错了,可这几年,我真的越来越不懂你。」
    方彻黯然离开了。
    卓寧凡咀嚼方彻的话语,用着只有自己听的到的声音说:「方彻,我又何尝全盘懂你呢?」
    方彻从未对他敞开心扉,而自己,也因为那些黑暗的过往,无法坦然。
    他从来都害怕着,方彻如果知道自己在跟他交往的同时,还爬了别人的床来获得名利,会作何感想?
    方彻讨厌低俗卑鄙骯脏的一切,因为他不缺才华和天分一直努力着却处处碰壁,只因为他没有背景人脉,所以一直十分鄙视那些靠着关係随便拍都能畅红的导演,只要方彻知道自己这一切都是用低贱的身体换来的,不管是权力、地位,还是金钱,他不敢想像方彻失望的目光。
    纵使他从不曾后悔过。
    方彻之所以回来找他,只是因为不习惯。
    这十年间,每当他想离开方彻向前走时,方彻就会伸手拽他回眸,那隐隐流露出的情感,让他始终无法彻底放手。
    他就抱着那一点点随时会飞散的情感馀烬,用那残馀的热度温暖自己,逐渐麻木的等待关係破灭的那一天。
    他已经累了,累的不想再思考。
    甚至觉得就算哪天那些骯脏的过往在方彻面前全盘托出,他也无所谓了。
    当初那种一股脑想把最好的都呈到方彻面前的心早已消逝,现在他有的只剩下满身的疲惫。
    他连自由的权利都没有。
    一个惧怕镁光灯的演员,被逼的只能继续活在光彩艳丽的世界,他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咆啸着、控诉着那些害他有那么多不得已的人。
    他想,他还是最怨方彻的,他恨那个对他的一切不理不睬不曾关心的方彻。
    他知道这都是他的自做主张,都是他的一厢情愿,但他已经痛苦到只能将责任推到方彻身上,才能让自己轻松些。
    他厌恶这样的自己。
    几个疲惫的日夜,卓寧凡几乎没闔眼,每天疯狂拍戏,到了第五天,几乎已将人榨了个精乾。
    导演喊了"卡"的那瞬间,几天下来靠着意志力绷紧的神经一松懈,浓厚昏沉的睡意袭上,他几乎睁不开演,跌坐在墙边。
    「怎么了?」
    路子熙发现情况不对,赶紧上前。
    「没事,让我睡会儿就好……。」他含糊的说了句,接着只剩下平稳的呼吸声。
    其实大家并不是没劝卓寧凡休息,只是这人太拼又太不要命,每每都说自己状态正好,不愿休息,硬是超前了预定进度。
    「真不要命。」
    虽然卓寧凡淡出了演艺圈两年,演技却丝毫不逊色,反而更精进了。
    他曾听说,一个人的演技,跟境遇也有关,卓寧凡身上有太多的谜团,不管是徐少海,还是方彻。
    方彻本来就跟卓寧凡是朋友这点路子熙是知道的,不过竞连徐少海都熟识,令他颇为讶异。
    徐少海是他的儿时玩伴,家境富裕也玩世不恭,和他完全是不同类型的人,虽然小时候很要好,徐少海也总是护着他,可国高中时,路子熙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而疏远了他。
    直到出了社会,他的工作偶尔需要徐少海的帮助,才又搭上了线。
    这次能让卓寧凡重新回归,也是託了徐少海的福。
    他只不过是在聊天中无意间提到剧本的事,又说了句,「如果能由卓寧凡来演这个角色就好了,只可惜……。」
    没想到过了几天,徐少海真说动了卓寧凡。
    这也让他十分意外,徐少海居然跟卓寧凡相熟,两人在片场的互动就像是多年老友一般。
    他一直都是卓寧凡的粉丝,从狼子开始就是,自学生时代他便立志有一天一定要让卓寧凡演出他剧中的角色。
    两年前他有了名气,提出邀约。
    但是卓寧凡拒绝了,似乎有着难言之隐。
    而这次,靠着徐少海,终于成全了他的梦想。
    卓寧凡手机忽地响起,路子熙想,也该找个人带他回去,总不能睡在片场,又看到手积屏幕上显示着方彻两个字,不疑有他的接起。
    「寧凡,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寧凡睡着了。」
    对方沉默了几秒,语气不善:「你是谁?」
    「我是路子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