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卓寧凡最近有些繁忙。
    忙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旅行。
    还有半年,为了履行当初的约定,他必须得克服自己的问题。
    旅行似乎真的起了些作用,遇到相同的状况似乎不再发作得无法自控,不过仍是有身体上的不适。
    答应过的,就必须得做。
    他也曾经想过要逃,但那不是他的个性。
    他卓寧凡不是遇到事只会逃的性格,他人生有过许多不算太好的经歷,他也是这样一一克服了过来。
    他想,再不好,也就这样了。
    没了梦想,没了方彻,没了那份想把最好的都奉上的真心,只剩下那虚假的十年。
    在医院的那些时间,他很混乱,看到方彻时只让他觉得无措,而这几个旅行的日子,他先是把和方彻一起去过的地方都去了一次,回忆总是灿烂,当他走过和方彻看过的那片海,夕阳折射着波光粼粼,刺痛着他的双眼,方彻在这里对他说过,不管几个十年,他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
    在他和方彻还只是朋友时,他们一起疯,一起笑,一起去过很多地方,做过很多事,只有那时的感情不是假的。
    如果没有这十年,如果没有他的一时衝动,或许他们还是很好的朋友,方彻也还是那个对他不带一丝算计和隐瞒,最纯粹的那个人。
    卓寧凡稍微打理了下仪容,时间是早上五点,晨曦煦煦,微微亮着的天,如此美好,他享受这份清寧,配上一杯黑咖啡,再好不过。
    「嘖嘖,大明星,怎么那么久没来?」才刚踏入店里,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什么大明星,下了萤光幕,就是无名小卒。」他已习惯没有工作的这段日子,每天早晨过来喝杯咖啡。
    这家早餐店老闆,名叫林冯生,他认识也有几年了,那时,这人还在演艺圈打滚,但星途有些不顺,常常没事就和他去喝个两杯,抱怨演艺圈多黑,潜规则多多,卓寧凡听了只是笑笑,毕竟他也是潜上来的。
    直到有一天,这人突然说不干了,继续待演艺圈不如开间早餐店,卓寧凡以为对方说笑,没想到只不过三个月,早餐店开幕,竟也这么做到了现在。
    「今天还是老样子?」
    「你哪天看我换过了?」黑咖啡,松饼,他并不喜欢变换。
    卓寧凡正想走向自己常坐的老位子,却发现座位上已经有人了。
    「你跑去疯的这三个月,我们店里多了一名常客,最爱你那个位子,要不开个价,看他要不要把位子还你。」
    「开什么价,别的位子也是位子。」不过突然换了位子是有些不习惯就是了。
    当卓寧凡正在思考该坐哪个位子时,那人却站了起来。
    「看来是要走了,我不用开价了。」
    「寧凡……。」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卓寧凡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眸,方彻确实就站在他身后,卓寧凡愣了一下,随即恢復如常:「好久不见,方彻,你也这么早?」
    看到卓寧凡如此平淡的反应,方彻有些愣住了,他试想过很多次与卓寧凡重遇的情形,或许怨懟、或许轰烈,就是没有想过竟会如此平淡。
    「怎么愣着了?我脸上有什么吗?」卓寧凡失笑。
    是阿,方彻想,卓寧凡不管面对什么事,都是如此的平静雍容,反观他这三个月内心种种波掏起伏现在竟又有些不是滋味。
    卓寧凡看着方彻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似乎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这三个月间,卓寧凡曾造访一间庙宇,他并没有信仰,只是因缘际会,他在那遇到了一位老和尚,老和尚当初看了他一眼,笑着说:「施主执念颇深,看破、放下,方能自在。」
    老和尚妙语如珠,卓寧凡有些吃惊,又问:「如何放下?」
    老和尚只给了他四个字「无慾、无求。」
    卓寧凡曾以为这是一件很难的事,可就在老和尚一语点破后,说也奇怪,卓寧凡虽还无法完全放下,可至少想起方彻,想起这不堪的十年时,不再汹涌波涛,只剩下淡淡涟漪。
    如同现在,方彻站在他面前,他也能平静无波,虽还留有丝丝酸楚,但至少不再失态。
    感受到四周好奇的视线,尤其自家好友那期待八卦却又故作无端的样子,卓寧凡怏怏开口:「换个地方,走吧!」
    「去哪?」
    去哪?还真没想到……,这时间人也渐渐多了,他这一派轻松丝毫没偽装就出门,等等被认出来肯定是要闹一会儿的。
    「钥匙给你,去我家吧,如果能顺便帮我洗个衣服做个午餐就好。」冯生将钥匙丢给了卓寧凡,一脸贼贼的笑着。
    此话一出,方彻的脸黑的不能再黑,冯生看在眼里,觉得捉弄这小伙还挺有趣的,更加乐不思蜀了。
    方彻虽然不想去,可他怕,怕他再闹,卓寧凡又会从他眼前消失,这三个月,他不论工作到多晚,每天强撑着四点就出门,在这里等阿等,好不容易才盼到的。
    「别闹了,你家跟猪窝似的,去一次我又得犯过敏。」
    卓寧凡挣扎了下,还是道:「来我家吧!」
    方彻沉着脸瞬间明朗了些,可卓寧凡如此云淡风轻的态度,却让他害怕,就好像他已经不被在乎。
    可转念一想,只要卓寧凡还愿意理他……。
    这还是方彻第一次踏进卓寧凡的家中,一直以来,他们都住在一起,他甚至不知道,卓寧凡有自己的房子,比他的更大,更宽敞……。
    也是,卓寧凡出道更早,成名也更早,有这样一间房子,实属平常。
    客厅内就只摆设了沙发和桌子,窗台上放置几盆小草小花,空间很大,却只做最低限度的布置。
    「坐。」卓寧凡示意方彻坐下,「我这只有水而已……。」说完他便倒了杯水放到方彻面前,此时也注意到对方想抽菸却没有菸时的小习惯,食指中指互相摩擦着,于是又道:「这里不提供菸灰缸。」
    方彻确实有点犯菸癮,不过在听到萧裕所说的话后的那天起,他就不抽了,不过是戒个菸,他意志没有薄弱到连想抽菸的慾望都克制不了。
    「戒了。」
    卓寧凡兴味盎然的挑了挑眉,心想:「居然戒了?」不过縈绕在方彻身旁的那股淡菸味确实消失了。
    他早听萧裕说过,方彻会来找他,他故意在这三个月去旅行,为的就是让他等,让他自己放弃,他以为,方彻不可能每天都大清早出现在那等他,没想到事实出乎他的意料。
    「想说什么?」卓寧凡眼瞼下敛,淡然开口。
    方彻脑海里转过千百个回答,像是「寧凡,回到我身边好吗?」或是「寧凡,过去是我不好,你别离开我。」种种的话语,可他看着寧凡,就知道这些都是徒然。
    只要踏错一步,卓寧凡会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他生命中,不留痕跡。
    「寧凡,要怎么样,你才愿意……。」
    然而方彻的话还没讲完,卓寧凡已经打断他。
    「我不愿意。」他非常清楚方彻想说什么,并没有打算继续听下去。
    方彻的心酸涩感泛起,他想,只是一句「我不愿意。」就让他如此难受,这十年间,他究竟又拒绝的卓寧凡多少次。
    他知道,他又说错了。
    那样的说法,是无法打动卓寧凡的。
    应该说,现在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打动眼前的人。
    就如卓寧凡了解方彻,方彻也同样对卓寧凡瞭如指掌。
    「你不愿意也没关係,让我陪着你。」方彻放软了语气,他也不是轻言放弃的人。
    两个彼此相熟的人,也清楚对方的难缠程度,于是乎卓寧凡想,他就过他的,管方彻做什么,方彻总不可能照着三餐烦他。
    于是只丢下两个字:「随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