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方彻做了一个梦,那一年,他曾答应过卓寧凡。
    等到冬天,他们就去看雪。
    卓寧凡眼底出现少有的情绪波动,喃喃道:「确实还没看过……。」随后望向方彻,暖暖的笑了出来。
    是阿,在他眼前的卓寧凡,不是那个大家所说的万年寒冰,他的笑容,明明就这么的拂煦。
    他好喜欢。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卓寧凡的笑容不再有温度……。
    他好想念。
    想念这样的笑容。
    回忆就如玻璃瓶底长年的沉淀,一经搅动,全数浮上檯面。
    不分白天黑夜,梦里梦外,每日每日折磨着他,回忆让他快变成了神经病,想起那些甜蜜过往,暖意沁入心底令他不自觉嘴角上扬,可下一秒意识到那人不在的事实,那份寂寞就像是要吞噬他一般,刺激着他每一处神经,寒冷得令他全身发颤无法呼吸。
    好不容易从梦中逃离,睁眼只是一片黑暗,而在这片黑暗中,传来了那冰冷的声音。
    「你该走了。」
    是阿,在卓寧凡面前,他方彻再也不是谁,和大家一样,毫无差别。
    他看不到卓寧凡的表情,但他知道对方正注视着他。
    「你在别人家睡得可真熟。」
    黑暗中传来卓寧凡有些调侃甚至挖苦的声音。
    四周转暗为明,刺眼的日光灯让方彻惯性瞇起了眼。
    「最近都没什么睡,抱歉。」
    卓寧凡知道方彻说的是事实,可又如何?
    「方彻,别再来找我了,我说真的。」
    「寧凡,你总是这样,狠下心时,不给机会,不留后路,不管对自己还是他人。」方彻暗哑道:「可是,我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所以寧凡,别离开我。
    方彻的声音,无助的像个孩子,卓寧凡想到了十年前,那个在他面前哭泣的不能自已,那个让人想保护的方彻。
    「你口口声声说错了,我说了,本来就是我甘愿的,你不爱我这件事我也知道,你何尝有错?你唯一的错,只是在一段关係内,不停追寻新意和刺激,这是人的本能。」卓寧凡叹息道:「而你说的机会、后路,在我的人生从来没有过。」
    「不是我不给你,而是我无法给你。」卓寧凡回想着自己的过去,没有任何选择,他只能不停往前、再往前,分分秒都不能停下来。
    两人间,一阵静默。
    「卓寧凡,你无法控制我的行动,干预我的想法,我想怎么做,那都是我的自由。」方彻的眼眶红了,说这话时连声音都在颤抖,似生气、似恼怒。
    卓寧凡冷冷的哼笑了声:「我不会干涉你,但麻烦你别影响我的生活。」
    「路子熙的戏,导演是我,我们还有得是见面的机会。」
    卓寧凡愣了愣,他印象中不是萧裕?
    「很意外?」方彻嗤笑了声:「你也不曾告诉我。」
    不曾告诉他,这十年,到底都做了什么,让他白白接受着他的好,接受着他所有的付出,把他变成了一个不知感恩图报的人。
    卓寧凡想了想,忽然就明白了。
    是他……一定是他。
    面对方彻,他满是愤怒:「你找了徐少海?」卓寧凡话语失去的冷静。
    「是又如何?」
    「你答应了他什么条件?你说!」卓寧凡上前揪起了方彻的领子。
    「与你无关,那是我的事。」
    「不说是吧!我自己去找他。」卓寧凡,抓起钥匙,作势要出门。
    方彻背对着他,暗暗开口:「他不会告诉你的,你去了也没用。」
    是阿,去了也没用。
    因为是徐少海。
    卓寧凡激昂的情绪缓和了下来,徒然坐在沙发上。
    「为了导演的位置,你……!」,卓寧凡叹了口气:「徐少海从不做亏本生意,你,好自为之。」
    「凭什么你可以,我就不行,我跟你有什么不一样?」
    卓寧凡握紧了拳,压抑道:「当然不一样。」
    「好,那你说,到底为什么我不行?」
    卓寧凡一时也说不出话,方彻当然不一样,曾经方彻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纯粹……。
    「我告诉你卓寧凡,你自以为为了我好所做的一切何尝不是你卓寧凡的盲目自大?凭什么骯脏的见不得人的都只准你来碰,你真的以为,我今天爬到了这个位子,双手依旧乾乾净净?」方彻强忍着怒气道:「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做得骯脏事,可不比你少,但我没像你一样笨到留下把柄。」
    方彻从口袋掏出了个小型usb将之砸在地上。
    他本来不想在这种状况下和卓寧凡摊出这件事,可他实在无法忍受。
    那个usb,是他和徐少海交易的成果。
    「你自由了,寧凡。」
    卓寧凡脸色一片惨白,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你看过了?」卓寧凡说这话时,声音都在颤抖。
    「是。」
    两人之间,陷入了一片死寂的沉默。
    方彻拿到这东西时,有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勇气点开来,可那是寧凡曾经为他撑开保护伞所付出的代价。
    他凭什么不敢看。
    影片画面断断续续,内容不堪,全是卓寧凡痛苦挣扎却连哼都不敢哼一声,后面似乎还被下了药,迷迷糊糊,綑绑着任人玩弄,一次又一次,不小心达到顶峰时,卓寧凡口里却还模糊呢喃着:「对不起……方彻……。」
    该对不起的,是他不是卓寧凡!
    随着影片的播放,方彻只觉得血液慢慢冰冷直至凝结,好像连呼吸都不会了,心脏一抽一抽得疼,等回过神来,双目剎红得宛如即将留下血泪,握紧得双手指甲早已箝入肉里,鲜血滴染了满地。
    他的人生,第一次尝到这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所以他发誓,他要让所有伤害过卓寧凡的人付出代价。
    「徐少海答应过我……,不会告诉你,他说过了,不会告诉你的……。」卓寧凡开始神经质得喃喃自语。
    他双手颤抖,冷汗涔涔,心跳加速,呼吸异常。
    方彻看着这样的卓寧凡,愤怒得情绪涌上,沉声低吼道:「你寧可成天让徐少海拿这东西威胁你,也从不肯让我知道,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你就是这样喜欢我的?把我当成傻子一样矇在鼓底,过去十年,我错了,可你卓寧凡也错得离谱。」
    方彻的眼眶红了,「你知道我看到这东西的感受?你以为我会觉得你脏?不!脏得是利用你让你走到了这一步的我。」他尝试着走近卓寧凡,轻轻抚上他冰冷的双手。
    「从今天开始,一切都由我来,你不必再担心了……。」
    卓寧凡思绪混乱着,可听到这些话时,似乎渐渐冷静了下来。
    「别接近那个人。」卓寧凡喃喃道。
    事到如今,他仍旧担心着方彻。
    「寧凡你不知道,我比你想像得更有城府,你跟他交易时,他是甲方,可我跟他交易时……。」方彻冷哼一声:「我才是甲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