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方彻将徐少海与他的交易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当然最重要的部分并没有提。
    听完所有,卓寧凡情绪似乎缓妥了些,不着痕跡的抽回了方彻抚着自己的手,这样的小动作依然令方彻有些失落。
    「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可徐少海是什么人,我比你更了解,他不过是稍稍退让等着反咬你一口。」卓寧凡叹了口气:「今天你敢拿他最重视的东西来威胁他,他肯定是将你记上了心,到时候你导演的位子还要不要?」
    「不要了。」方彻两手一摊,乾净俐落:「到时候你可要养我。」
    方彻纯粹的笑,不带一丝保留。
    一切,恍若隔世。
    卓寧凡愣住了,心头酸酸的,他一直想要的,就只是如此简单,可这十年,方彻的脸上再未出现过……。
    「怎么了?」方彻问道。
    「没什么……。」卓寧凡别过脸,有些窘迫。
    「在想什么?」方彻知道有什么,继续追问。
    「没事。」
    方彻知道卓寧凡只是不想说,他也不愿强迫。
    现在的方彻似乎有些变了,卓寧凡知道。
    然而过去的十年血淋淋的摊在眼前,已经无法改变,他依旧无法对方彻敞开心扉,他害怕靠近后又是一场求而不得的空梦。
    方彻明显感受到气氛又回到了最初,卓寧凡又对他隔起了一道墙,那道墙冰冷高耸无法跨越,他有些沮丧,可转念想,卓寧凡对他一定还是心软的,如果不是,方才卓寧凡听到他去找徐少海时不会那么得仓皇无措,只是十年的时间,让卓寧凡无法轻而易举对他敞开心扉。
    他想,他是狡猾且卑鄙的,就像卓寧凡了解他一样,他也是,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就算要用上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他也不会放手。
    就算拒绝,就算会伤害,他也会紧紧抓着不放,因为他知道……。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是夜,一名女子正在酒吧小酌,女子看上去约莫四十,可依旧风韵犹存,忽地,一名穿着低调的男子坐到了她身旁。
    「怎,要跟老娘一夜春宵?」女子打量着来人,勉强及格的程度,訕訕点了根菸,「开个价,我考虑考虑。」
    来人只是掏出张照片,「认识吗?」
    女子盯着照片,轻笑了声,「认识,现在正红的大明星卓寧凡嘛!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这人在你店里打过工呢!」
    女子又仔细对着照片端详了一会儿,往日回忆勾起,终于与照片之人重叠:「原来是他,变了好多呢,名字也换了,之前还真没认出来过。」女子冷笑了声。
    她可被这人害惨了,到现在都还恨得牙痒痒。
    记忆中,这人脑袋好得很,她下了一次药,事成后这人扬言要告她,可似乎很快又打消念头,看不出异样假意让她包养了一小段时间,知道睡前一定得吃药入睡的习惯,在那期间,表现得极其乖顺,暗地里却趁她睡着时将影片照片都删去,并自己备了一份,这还不够,连日常生活对话能用上的都一一录下蒐证,尔后全都呈上了法庭。
    可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能用钱和潜解决的,她用钱买通管道,并用身体跟高层做了交易,将影片拿到手,再寄到卓寧凡的学校,算是警告他。
    也确实,再这之后,她一次都没再看见过他。
    但是她的麻烦却来了,和她交易的那位高层,被老婆发现在外包养小三,老婆若是一般家庭主妇,或许就这么吞了,顶多闹个离婚,可那人老婆背景却是黑的,赫赫有名龙门帮帮主的千金,之后几乎对她赶尽杀绝,女子侧过脸,一条狰狞的刀疤,从嘴边裂到了耳后。
    这是那疯女人给她的教训,而造成这一切的人……。
    她怎么想都只能归咎在那个骗了她的小伙子身上,只是那人根本无亲无故,完全找不着,长年积累的怨气,她总在夜里恨恨地想,不能只有她这么惨,哪天遇到,她要对方也尝尝相同的滋味。
    而现在,她的机会终于到了。
    「听说你们曾经有过一段,是吗?」男子压低了帽沿,小心翼翼。
    「一段什么,我听不懂呢!」女子无视男子,佯装欣赏着刚做好的水晶指甲。
    男子拿起脚边的皮箱,微微打开露出了个缝,「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我知道你需要。」
    女子先是讶异了下,又再次笑了,「就这么点,还不够呢!」
    「事成后,会给你更多。」
    女子喝空杯中物,「好啊……那我要……。」他靠向男人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可以吗?」
    「简单。」
    「既然如此,交易成功。」女子从乳沟中掏出了隻录音笔朝男子挥了挥,「自从被那死小子害过后,我做事可谨慎多了,我不知道你今天代表谁来,但我告诉你,若敢毁约,我也有办法弄个两败俱伤。」
    男子笑了,「定会让你满意。」
    既上次卓寧凡在自家对方彻失控之后,两人的关係回归了平常。以上是卓寧凡自己的想法,可方彻感受到的却不是这样。
    卓寧凡依旧对他不冷不热,顶多不再用和蔼可亲得笑容对他下逐客令。
    他知道过去做过的事,已经不能改变,卓寧凡或许不会原谅他,但现在,他至少找得到他,看得到他,触碰得到他,这样的方彻确确实实成了隻卓寧凡的跟屁虫。
    「又来了。」冯生瞥了瞥店门外,「每天早上五点零分零秒准时报到,比闹鐘还精准。」
    卓寧凡放下手中的咖啡,也瞥了一眼。
    「脚长在他身上,我没有要他来。」说这话时,卓寧凡语气有些无奈。
    「我当然知道,可他老是恶狠狠地盯着我看,我不习惯阿……。」冯生小声与卓寧凡耳语,这样的动作,看在方彻眼中,就像一颗火种,种入心中,怒火一触即燃。
    「你看,又来了。」冯生一个寒颤,「拜託你处理一下。」
    方彻自然而然的坐到卓寧凡身旁的位子,并有意得将冯生隔开。
    「冯生,今天的咖啡,味道不错。」卓寧凡抿了抿杯缘并微笑道,丝毫不理会方彻那一连串蓄意的动作。
    「阿……谢、谢谢!」
    冯生知道卓寧凡一定是故意的,百分之两百的故意。
    他能感受到那股芒刺在背的视线更加强烈了,弄得他背脊发凉。
    「怎么今天也来了?我记得你不是早起的人。」卓寧凡藉着问题,转移方彻的注意力。
    他诚然也不是那么不厚道,毕竟冯生是无辜的,与此同时他又觉得这两人现下这种状况有趣得很,想再逗逗他俩。
    可怜冯生一生清白,莫名其妙变成他人的假想敌,在方彻眼里就这么黑了。
    「我作息改了,睡晚了不习惯。」方彻言不由衷,心想,要睡晚了,不就让你跟冯生每天早上两人时光,培养感情,他方彻才不干。
    「别勉强了,我还会不知道你?」
    他叹了口气,方彻一直以来都是重眠的,并不擅长早起,真的早起了有时还会低血压,说实在,他觉得方彻真的不必这样。
    「不,以后你的作息,就是我的作息,全都随你。」方彻眼神坚定,并且又说:「我现在戒了菸,早睡早起,神清气爽,倒觉得这样也不错。」
    听完这些,冯生觉得更不好了,这样岂不是每天都要看见这人?
    「对了,路子熙的新戏,就要开拍了,身体还好吗?」方彻是真的担心卓寧凡的身心状况,他太擅长隐瞒,必须得时时刻刻监控着,他才能稍微放心些。
    「还行,比之前好多了。」虽然还没完全康復,但程度不至于会影响到拍片。
    「那就好。」
    对于要和卓寧凡合作,方彻的心情有些紧张、有些雀跃、有些激昂,但更多的是一种使命感,他想要拍出只有他才拍得出的卓寧凡。
    其实卓寧凡也是一样的,虽然不愿承认,可曾经的梦就要实现了,他也是欣喜的,但是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再程受来自方彻任何的伤害,对于方彻,他只能选择有所保留。
    两人抱着相同的感情,心境却微妙的有些不同。
    一个已经负伤太重,没有办法继续前行,而一个错路走得太远,回过头,才恍然发现最重要的早已被他弄丢,如今只能苦苦追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