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修减)

    很快的,堪称年度大作「愚人」开拍。
    本作饰演主角的卓寧凡,歷经两年空白復出后第二部巨作。
    总监製路子熙、导演方彻,从未一起合作过的两名重量级人物,再加上名气火红的卓寧凡,市场预期评价极高。
    这部戏,预计耗时八个月,而最后两个月,为了剧情需要,必须在深山里扎营,刻苦度过。
    卓寧凡为了拍戏,什么熊穴虎舍都待过,早就习惯了,而方彻比较少导这类型的戏,嘴上虽说无所谓,可他知道,到时候可有得方彻受了。
    这部剧的选角,男主的挚友,由目前新生代人气男星萧子言拿下,卓寧凡和他搭过几次戏,人不错,演技也还行,可女主就有点……。
    饰演女主的林晓,是圈子内有名的公主病女星,一张鹅蛋脸生得十分精巧却非花瓶,演技也算圈内数一数二,拿过奖项无数,就是大头症严重,还有点犯花痴。
    卓寧凡也不知道是哪里吸引到林晓,只要一有空间,对方就使劲地黏上来,时不时对他有些肢体接触,可惜他根本不喜欢女人,甚至本质上有点排斥,这些举动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萧子言就没这个好运气了,身为林晓后辈,林晓对他只有颐指气使,时而倒水、时而搧风,活像个打杂小弟。
    而方彻则因为林晓对卓寧凡那隐隐暗示的举动暗自火冒三丈却不敢在卓寧凡面前轻举妄动,自然对林晓态度就差,可方彻天生气场强大,林晓对业界导演的脾性大概也都略闻一二,虽然有些公主病,但也知道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复杂的关係,彼此互相牵制,只有在金字塔顶端的卓寧凡不受影响,安然自若。
    卓寧凡一直以来在圈内风评极佳,没什么架子,对大家都挺好的,就算累着自己也不麻烦他人的习惯,成就了他的好名声。
    在连拍了七天六夜的夜里,所有人都快撑不下去时,只有他一人依旧苦读剧本,勤作笔记,丝毫不受疲惫影响。
    林晓就不同了,几天几夜的睡不好,正对一名工作人员发脾气,还把咖啡全泼在人家身上。
    「我说过咖啡要加糖加奶,你端来这什么东西?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我只喝冰咖啡,你是新来的?」
    那名女子手臂都被烫红了,有些委屈地看着林晓,「我真的不知道,我才来一个星期……。」
    话还没说完,林晓就推了对方一把,「新来的不会问吗?没有嘴吗?」
    「真的很抱歉,我马上就去重买……。」
    「多久?五分鐘没问题吧?」
    「五分鐘……,可是最近的也要二十分……。」
    「我不管阿,那是你的事,不然明天你就给我走人。」
    卓寧凡远远就听到两人的争执声,许多人员都正把握时间补着眠,这是要把大家都吵起来的架式?卓寧凡暗自叹了口气,想起方才也有人端了一杯咖啡来,就是加糖加奶的,可惜他的口味正好和林晓相反……,于是他拿起手中的咖啡,往林晓走去。
    「要不喝我的吧!」卓寧凡对林晓笑道:「加糖加奶的,我喝不惯。」说完还拍了拍林晓的头。
    在对付小女生上面,他自然还是很有一套的。
    林晓被卓寧凡难得亲密的举动弄得心花怒放,当下直接就说:「谢谢寧凡哥,我叫他再去帮你买一杯。」
    那名女子还委屈得站在一旁,眼泪都快掉下来,卓寧凡也是不忍。
    「不用了,很晚了,夜路危险,我喝水就好。」接着他对两人道:「都去休息吧!」
    「好的,谢谢寧凡哥的咖啡。」林晓就这么喜孜孜地走了,可被林晓刁难的小女生却还不敢走。
    「寧凡哥,真的很抱歉。」对于片场里的大牌明星,她是真的不敢再得罪,因为刚来,虽听闻卓寧凡是出了名的脾气好,却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不在意。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以宣。」
    「那以宣,你也赶快去休息,我真的不在意。」
    听完这话,小女生总算展开笑顏,卓寧凡果然如人所说,是个好人。
    「刚才,真的谢谢。」
    解决了这场小闹剧,卓寧凡感受到有股阴鬱的视线,不自觉会头看了看,方彻就站在身后,一语不发。
    「怎了?这么晚了。」卓寧凡率先开口。
    「你对他们太好了。」
    可对他,却不如以往,曾经他也是卓寧凡心尖上的肉,现在只是信手捻来的一块破布。
    「都是小女生,林晓虽然有点公主病,但人不坏,你也别老跟她至气。」
    现在倒检讨起他的不是了?
    方彻心里过不去,却也不敢发脾气,这段日子他小心翼翼,就怕卓寧凡又离他而去。
    至少现在,他们还能当有些距离的朋友。
    只是也仅只于此,卓寧凡一步也不再让他靠近。
    「寧凡,如果可以,回来我身边,好吗?」这是这段时间第一次,不小心脱口而出的话语,方彻对着卓寧凡,吐露自己心声。
    卓寧凡星眸微敛,眼波流转,有些黯淡:「可是方彻,我们之间,搁着十年。」
    一句话,让方彻的心,噗通一声,沉到冰冷得海底。
    他们虽然靠得很近,心却离得很远,隔了十年的距离。
    「如果我也等你十年,你可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或许是情急,方彻说出口时,卓寧凡冷下来的眼神,他就知道他说错了。
    方彻一直都很务实,十年换十年,卓寧凡懂方彻的想法,却知道爱情不能用时间来换算,对方可笑的想法令他无法接受,喃喃道:「我们的十年,不一样。」
    眼看方彻似乎还想说什么,卓寧凡不让他再说,率先开口:「我想去休息了。」
    方彻将还搁在嘴里的话语颓然的嚥下,没再说什么,只说了声:「好。」
    方彻知道,他又失败了。
    可是除了这种方式,他不知道怎么靠近卓寧凡。
    以前方彻从来不需要思考类似的问题,他和卓寧凡的关係一直是一个付出、一个收穫,他只要毫不在意的过他的生活,不管如何对对方,对方从没怨言,只是那偶尔隐隐期待着什么的眼神令他厌烦。
    但现在他连那样得眼神都万分想念。
    他太想念他,这样的想念,让他时常夜不能寐。
    白天用镜头捕捉着卓寧凡的所有,镜头下的卓寧凡,不管是笑时嘴角上扬角度,眼尾弯曲弧线,精准得像是台完美的人造机械,尤其是那悲慟时微微颤动的瞳孔,难以遏制的呜咽声,透过镜头也让方彻不禁迷了眼,如同入魔般无法移开视线。片场里一个个夜不能寐的晚,他忽然想通了些事。
    从第一次拍摄卓寧凡时他就知道,这个人是多么地吸引着他,只是合作了那么一次就让他体悟到只要再有一次,他将陷入泥沼深潭,无法自拔。于是他开始抗拒,并且催眠自己会有同样耀眼的人出现,可这几年,不管拍再多的片,名气再响,总是有一股空虚感。
    如今他终于知道了,这是卓寧凡带给他的空虚。
    原来,他最想要的,不过是卓寧凡这个人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