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补漏)

    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卓寧凡细细想着他与方彻的所有,这些日子,方彻的改变他不是没有看见,可方才对方吐出的话语,令他窝火。
    他知道方彻没有恶意,可他竟然将他的付出,全部换算,以此来等价交换做出一笔交易。
    卓寧凡有些焦躁地咬着唇,并且有一下没一下的滑动手机。
    休息室的门被敲响,来者是路子熙。
    「寧凡,有点事,方便换个地方说?」路子熙眉头紧蹙,似乎发生了不太好的事。
    「怎么了?」
    「少海他,生病了……。」路子熙顿了顿:「他想见你。」
    病了?
    「他怎么了?」他对徐少海,一直有一种复杂的情绪,他恨他,甚至看到这人本能的会害怕,但是今天他所拥有的,全都是徐少海给的。
    又或许,看到徐少海时,就如同自己的倒影,在爱情上,他们是同样的失败者。
    「这我不太方便说。」
    本该是下戏的休息时间,卓寧凡察觉事情有些不单纯,于是上了路子熙的车。
    「少海他,挺在乎你的。」路子熙边发动引擎边道:「我没看过他对哪个演员那么上心。」
    卓寧凡抿唇不语。
    他和徐少海,确实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关係。
    「我一直好奇,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瞅了眼路子熙,卓寧凡心想:「或许是因为你吧!」
    「我跟他……,认识挺久的,不过不是很熟。」
    「是吗?」路子熙顿了顿:「但最近我去探望他时,他总是一再看着你的每一部戏……,甚至有几次睡得迷糊时,唤得都是你。」
    路子熙回想着徐少海看着卓寧凡每一部戏的表情,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爱人似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两个都是男的……。
    徐少海喜欢男人这件事,他以前是有隐约听说过,可卓寧凡……?
    「可能是听错了吧!我和他,真的不是很熟。」
    感受到卓寧凡的抗拒,路子熙也选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来到了徐少海的病房,一股刺鼻的药水味侵蚀着卓寧凡的鼻腔神经,对方闭着眼,身上瓶瓶罐罐吊了一堆水,一点也没了平常那足以威压群雄的震慑感。
    路子熙一来就借故说有个重要的电话,製造了两人独处的空间,卓寧凡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路子熙打算让他们单独谈谈的意思。
    察觉到病房内多了人,徐少海本以为是路子熙,睁眼时却有些愣了,几日的鬱闷几近消散,可他很快平復下心绪,将眼神别了开。
    「怎么来了?」徐少海訕訕问道。
    「不是你想见我?」卓寧凡有些疑惑。
    徐少海看卓寧凡的反应顿时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路子熙那廝……。
    此时卓寧凡也有些惊讶,仔细看看徐少海,才发现他双颊凹陷,一脸苍白,确实是满身的病容。
    「生了什么病?」卓寧凡本来就没有期望徐少海跟他说什么,问起时语气也是不抱会有回应的淡淡。
    「不碍事,休养一阵子就没事了,这阵子,你自己得小心些,有些事我没有办法即时帮你挡下……。」接着徐少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咳了两声又补了句:「你别出什么岔子影响到子熙。」
    果然,徐少海最重视的依旧是他的竹马,路子熙。
    「你别担心,我自己会小心,你……。」卓寧凡顿了顿,还是开口:「好好养病。」
    卓寧凡难得的关心,柔软了徐少海心中的某一块,可很快的,他将这种感觉屏除掉:「你知道方彻前段日子来找我了?」
    一听到方彻,卓寧凡的警戒心瞬间筑起。
    「别动他。」
    卓寧凡早就知道,徐少海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被方彻三言两语的威胁。
    「看来你也懂,他以为他是甲方呢!」徐少海毫无温度的笑着:「可惜啊可惜。」
    他不过是,需要一个契机。
    生了场病,很多事情突然都懂了。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
    想到这,徐少海眼瞼微敛:「方彻就那么好吗?」他的声音很轻,宛如叹息。
    「你什么意思?」卓寧凡不知道今天的徐少海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怪里怪气的,把他找来究竟为的什么?就只是要他小心不要影响到路子熙?
    还是他又想动方彻?
    可从徐少海的话语中,并没有从前那股势在必行的威胁。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吗?」徐少海这话问得有些突兀。
    在他的眸底,似乎期待着什么,那种视线,卓寧凡看过的,在他自己身上,就像他祈求着方彻,徐少海似乎也渴求着他,这样的眼神,令卓寧凡害怕。
    他们的关係可以说是不堪,他无法给他什么,他希望,这只是他自己意识错误。
    「十年前,下戏的某个夜晚,你在片场外对我说,你可以给我我想要的。」可惜他什么都有了,最想要的,在这十年,他一时一刻也没得到过。
    「对你而言或许是,可你答错了。」徐少海眼神黯淡的同时却笑了,笑容中透露着万分的无奈及些许的失落。
    病房门轻响,路子熙开了门:「明天一早四点第一场戏,要不先回片场休息吧?」
    虽然知道会打扰到他俩,可身为导演,他必须得顾及他演员的身体状况,尤其卓寧凡这种打落牙血吞的,再累都敬业得用意志力撑到底,对方已经连续熬了好几个日夜,其他演员都吃不消,就卓寧凡一个人什么话也没说,依旧默默的研读剧本,剧本早已被翻皱,上面有许多萤光笔的痕跡以及註解,他却还是一遍又一遍的修改着。
    「回去吧!」徐少海道,接着又瞥了瞥路子熙:「还有你,别自作主张。」
    路子熙歉然的笑了笑。
    他也不知道他擅自的行动究竟是好是坏,可徐少海确实一直念着卓寧凡,鬼门关前走一遭,不推他一把,徐少海或许会这么把自己憋死。
    在路子熙看来,两人似乎是有些芥蒂,而两个人又都是习惯藏事的人,不弄这么一齣,要怎么和好。
    虽然目前看来芥蒂还在,可他知道今天晚上,对于两人而言都跨越了很大一步。
    似乎从徐少海看到卓寧凡那一刻起,这些日子的阴鬱就全消散了。
    在回去的路上,路子熙在某个十字路口红灯时,开口问道:「在你眼里,徐少海是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卓寧凡答不上来。
    这十年,他从来没有摸清过。
    卓寧凡有些怪异的表情,让路子熙也略知了一二。
    「少海他,看似城府极深,其实不是那样的,他只是在很多事上,看的比别人更远更广,也因为这样,他觉得人生很无趣……,因为他人事物什么都看得明白透彻,能接近他的人不多,又因为他的家庭背景,他的防心也重,所以我很意外,你和他居然认识。」路子熙吶吶说道。
    「这个圈子,有很多人想藉着他上位,可惜全部被他打了下去,他看上去玩世不恭,可骨子里最讨厌这种事了,所以和事务所的明星,界线划得跟楚河汉界似的。」
    听了这席话,卓寧凡对徐少海这人更不瞭解了,对方就像是一个谜。
    这和他知道的徐少海根本就是两个人。
    「虽说是这样,他却在某些事上意外的有些笨拙,或许你有些误会他,他并没有你想得那么……。」
    路子熙没有再说下去,他知道卓寧凡或多或少对徐少海有些误解,只是时间久了自然是能解开的吧?他想……。
    如果真是路子熙说的那样,徐少海这十年间对他做的又算什么……?
    「或许我是有些误会他,不过是不是因为你和他从小相处在一起,他待你比较特别呢?」
    「他确实是待我比较特别,他一直都很护短,对你,也一样。」
    绿灯亮起,路子熙缓缓踩下油门,注视前方:「不过,比起我,你更特别。」
    他虽然有些不想面对,可是徐少海方才看着卓寧凡的眼神,想起之前所有的种种……。
    少海对寧凡,是有情意的。
    至于是哪种情意,他并不想深想,只是他愿意支持。
    徐少海从没有想过要什么或是得到什么,因为他什么都有,自小什么都不缺,身为家中么子,自然是大家宠溺的对象,加上他眼力好,智商高,嘴又巧,在他的前半段人生就没有什么事对他而言是有挑战性的。
    他曾和他说过,他觉得人生毫无意义,生活一点乐趣都没有,活得很无聊,所以看着自己为了往戏剧这条路发展不停在各方面努力着,他很羡慕。
    可也因为徐少海从来没追求过什么,当他有了目标后,就会过于汲汲营营,却又不知道如何下手。
    看卓寧凡的样子,他大概猜想的到,于他而言,徐少海似乎是个不怎么美好的存在。
    「我更特别吗……。」卓寧凡苦笑,如果这十年的一切,就只是路子熙这句"他更特别"的由因,他寧愿不要这种特别。
    他承受不起。
    不过徐少海让他得到了名与利,暗中也替他处理掉了很多事,这点他还是十分感谢的,他也并不是那么不接地气,可每个在一一零七号房度过的白昼黑夜,都让他痛苦不堪,回想起来,都还是会喘不过气。
    徐少海总是笑着威胁他,以方彻为名的威胁,总是能让他乱了分寸,背脊发寒。
    在徐少海面前,他就像颗洋葱,已经层层剥到了底,穿了心,再也什么都不剩。
    徐少海一开始已然看穿了他。
    可他时至今日却仍然一点也看不穿徐少海。
    在这十年里,对方似乎也享受着这种感觉,总是对他肆意玩弄。
    在那人面前,他就像个被盯上的猎物,只能等待不知何时到来的杀戮。
    回到了片场,路子熙将车停好,关上车门的同时,有些犹豫的叫住了卓寧凡「少海如果对你做了些什么不好的,我替他向你道歉,只希望你对他……,别再那么警戒……。」
    也是,路子熙久久才见一次面的人,多少也感觉出来了什么,不像方彻……,十年来就唯独对他的事不怎么上心。
    「没事,我会再想想,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卓寧凡挥了挥手:「明天见。」
    「好,明天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