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夜幕低垂,星光隐隐。
    徐少海握着手中的蓝色海星石,拇指轻抚着上面有些粗糙的纹路。
    时间拉回到了他大学某个暑假,一个艳阳炽人的午后。
    徐少海一人来到海边旅游,包了某个渡假胜地海景小屋,而他和卓寧凡,就是在那里相遇的。
    那时的卓寧凡和现在一样耀眼,一样的好看。
    而那天,他差点死了。
    徐少海虽然样样都行,唯独不黯水性,那天路子熙某年送给他的一个蓝水晶小掛饰,一个不小心,落到了石岸缝中,他伸手想抅,却这么失去平衡,跌进了海水里。
    一瞬间,他突然发现,他如此没有意义的人生,就要这么平淡无奇的结束了。
    他好不甘心。
    或许是老天的怜悯,也或许是他命不该绝,睁开眼时,他发现他居然被救了,不过吃了不少水,觉得有点头晕想吐。
    「醒了?身体还好吧?」
    那是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青年,皮肤晒出了点色差,笑起来暖暖的。
    「你是……?」
    「我在这里打工,刚好看到你掉进水里,就拉你一把。」
    这时他才想起来,路子熙的掛饰。
    当时,路子熙给他的一切,对他而言都十分重要,他爱得近乎卑微,却一点也不敢让对方知道。
    「你有看到,一个蓝色星状的晶石吗?」虽然不抱希望,他还是开口问了。
    青年愣了下:「没有……难不成你是为了捡那个?」
    徐少海沉默了。
    是阿,不过是个掛饰,对方一定觉得可笑吧!
    然而青年的反应与之相反,他说:「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吧……,你现在身体状况还有点虚,不然我去帮你找找?」
    徐少海这时才看清了青年的面貌。
    他家经营演艺公司,自小看过不少的明星,眼前之人的相貌,虽然还未完全成熟,可他看的出来,这人就是块璞玉,精雕之后,肯定可以凌驾眾人之上。
    「不碍事,我和你一起去吧!」
    他们,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只是卓寧凡不记得了。
    其实连他,再重新遇上卓寧凡前,关于这段记忆也没想起来几次过,一个学生时期的回忆,能重要到难以忘怀的程度确实不太可能。
    但海星石,他一直放置在窗台最显眼的位置,只是始终缺少一个能让他回忆起当年的契机。
    毕竟他曾经那么喜欢他的竹马路子熙,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说起来,再次和卓寧凡相遇,还是因为路子熙……。
    「少海,你看,他是不是很有潜力?」路子熙在某个午后兴致勃勃的播放了一部卓寧凡饰演男三的电视剧,指着萤幕对他说道。
    徐少海一向对演艺圈不感兴趣,演员檯面上和檯面下的反差看多了,有时都觉得噁心,说难听点,他只把他们当成公司资產,有实力的就提拔上来,没实力的就请他走人,不讲情面,公私分明。
    然而就只是瞥了一眼,萤幕上的人和回忆重叠,宛如汹涌潮水,一波一波向他袭来,打进心底毫无防备。
    「是他……。」徐少海喃喃。
    他才发现,这几年,他对路子熙,早已不是恋爱感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更像是家人、兄弟。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当初那个救他的青年。
    原来,他的名字叫做"卓寧凡。"
    当年他和卓寧凡,走回岸边怎么寻都寻不到那条路子熙送给他的蓝水晶掛饰,两人从午后找到夜晚,依旧不见踪跡。
    一个陌生人,愿意这么陪着他找,他真的很感激。
    「算了,别找了。」徐少海觉得再找下去也找不到,午后的浪那么大,想必是被捲到海里了。
    「等等,我们再找一下,应该可以找到。」青年认真地对他说,好像他才是掉东西的那人。
    徐少海虽然家世显赫,被捧着长大,可身边的人各怀心思,覬覦着他的位子,从小就处在利益斗争的环境下,这是他第一次遇到,有人愿意毫无条件的帮助他。
    「没关係不用……。」看到青年目中的坚持,他也不好再阻止。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突然喊了声。
    「我好像找到了。」
    与此同时,青年蹲下,似乎伸手勾着什么,昏暗的光线他有点看不清。
    「你等我一下,卡的有点深,就差一点了……。」
    「拿到了!」
    青年开心的拿着什么朝他奔来,「是这个?」
    确实,这东西和他形容给青年的资讯,是挺相像的。
    蓝色星状的……晶石。
    方向大致正确,但认知可能不一样。
    他实在不忍心再让青年费时,于是说了个善意的小谎:「是,真的太谢谢你了。」
    虽然灯光昏暗,他还是知道青年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
    「太好了,找到就好。」接着青年看了看錶:「不好,都到这时间了,我要被店长骂了。」
    「你先回去吧!谢谢你帮我这么个大忙。」
    「不会,那……我先走了。」青年朝他挥了挥手便离去。
    徐少海看着青年有些匆忙的背影,才想起忘了问对方名字。
    而这也是第一次,他对人產生想探究的兴趣。
    算了……如果有缘,还会再见。
    握着手上的蓝海星石,徐少海这么想着。
    只是他不知道,再见面,他却让一切走向错误的深渊。
    卓寧凡在他经年岁月中留下过浅浅痕跡,可再相遇,那条痕跡就渐渐变成了炽铁烙印,无法忽视,什么时候,他变得不择手段只想留下他,什么时候,他日夜想着的人不再是路子熙。
    或许是那悲伤的瞳眸如此相似,或许是他望着远方的神情如此坚毅,又或许是笑起来时沁人的和煦让人不容拒绝……。
    他不知道。
    本来他们只是一日的过客,徐少海没有想过他的人生会再遇见卓寧凡,而且就离他那么近。
    曾经,他求而不得,如今,依旧是。
    他用错了方法,这十年,一直……。
    对于卓寧凡,他仍旧爱的卑微,卑微到只能用路子熙来当感情藉口,卑微到只会用那种不堪的方式留住他。
    因为他不懂爱,可是他生长的环境只教会他谋划、权衡以及利害。
    路子熙一直在他身边,他虽然得不到,却只因能陪在他身旁而暗自欣喜。
    卓寧凡却不一样,再次相遇,他心里早已有了别人,他不记得他……。
    他们根本没有交集,卓寧凡对他而言,就像是个触手可及却又摸不到的虚拟人物。
    要不,他可以和对方做个交易,只要对方能留下。
    当这想法一出现,他的本能就迅速策划好接下来的一切。
    只是没想到……。
    徐少海敛了敛眼帘,将手上的海星石放回窗台。
    全都是他徐少海……咎由自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