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方彻注意到,卓寧凡这几日,下戏后总有些心不在焉。
    像现在,那人又拿着剧本,视线却停留在前方的咖啡杯上,若有所思。
    「寧凡,你……。」方彻靠上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题就这么停住了。
    卓寧凡心神收回,定眼看看来者,才发现方彻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侧。
    「怎了?」
    「感觉你最近好像时常……,心不在焉……。」方彻思索了下,就算他贸然询问卓寧凡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也不会跟他说的。
    「还好,没什么事。」
    就如他想,卓寧凡不会对他透漏任何心事,以前是,现在也是。
    「好,如果你愿意说,我一直都在。」
    卓寧凡瞥了一眼方彻,暗暗想,这十年来,有很多事,他愿意说的时候方彻不愿意听,他不愿意说了方彻倒凑过来表示想听他说。
    这或许更证明了,他们根本不在同个频率上,因为他们老是擦肩而过。
    徐少海的事忽然让他对他和徐少海的这十年產生了怀疑,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些,他一直都将所有的问题怪罪在徐少海身上,他记得刚开始徐少海总是拿菸烫他,或施以粗暴的性虐待,甚至对他下药拍性爱影片威胁他,以及利用他对方彻的爱对他进行掌控。
    可这十年,他因为徐少海活得战战兢兢,害怕之馀却恨不上他,顶多厌恶。
    只因在这些事上,他自己确切而言也是共犯。
    他也利用了徐少海,让徐少海帮他得到他想要的名气和地位,并在成名后让徐少海帮他摆平许多丑闻和恶事。
    譬如几年前,有名狗仔揭穿了他同性恋的事实,他当时年轻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除了惶惶不安外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他担心会因为他的事影响到方彻。
    只要牵扯到方彻,他就特别的冷静不下来。
    还记得,当时他躲在家中,徐少海第一时间联系了他。
    「有我在,你怕什么。」透过电话,卓寧凡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一句"有我在"瞬间让他的心踏实了不少。
    「我这阵子分不开身,明后天有个记者会,你照着我说的做。」接着,徐少海把他该说不该说的,还有访谈禁忌通通指导了一遍。
    印象中,电话最后有段尷尬的沉默。
    他本来以为,徐少海是要下什么命令给他,没想到对方难得放软了姿态对他说:「别担心,没事的。」
    卓寧凡对于这反差,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只吶吶地回了:「好。」
    之后的事,却如徐少海所说,一切都摆平了。
    在那之后,他有好一阵子没有被徐少海叫去一一o七。
    再次见到对方,已经过了好几个月,对方明显瘦了些,眼下黑青淡淡,那是唯一一次,一一o七房没有激情的夜晚。
    「是因为我的事?」卓寧凡当时这样问道。
    只记得徐少海淡淡瞅了他一眼:「你还没那么重要,我累了。」
    对方说完彷彿累极似的闭上眼,一下子就呼吸匀称了。
    只是到了半夜,那人轻轻的从他身后环住了他,力道之微让他以为是错觉。
    他只当对方是睡糊涂了,因为除了性爱之外,他们并不会有亲吻、相拥,这种如同情人般亲密的举动。
    他们之间除了利益和性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突兀的广播声打断了卓寧凡的思绪,不知不觉,下一场戏的时间又到了。
    这场戏是卓寧凡饰演的男主-裘烙,自小由奶奶扶养长大,他不知道父亲是谁,而母亲,在他年幼时就拋弃他和另一个男人共组家庭生下一男一女,一家四口和乐融融,在他的印象中,母亲很少回家,偶尔回老家也不准他叫妈妈,只准他叫阿姨,看他的眼神总是冷冰冰的,对他好且会关心他的人只有奶奶,可惜奶奶两个月前过世了,走的仓促,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世界遗弃一般,唯一会对他嘘寒问暖人的人不在了,就算回家,有的只剩下偌大的静謐。
    会注意到女主,是在一个飘着小雨的午后。
    那是一家气氛美好的咖啡店,可那天,裘烙透过玻璃窗,看到女主在对面的公车站牌,哭得十分伤心,而这个女人他也认识,那是他研究所班上的同学,楼雨涵。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落泪,对方的那种悲伤就像是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人,那样的孤独。
    他开始偷偷观察对方,上课时会不经意坐在他身旁,用餐时会刻意坐在他斜对角的位子,至于他们真正说上话,是一个颱风天的午后。
    那天,因为颱风的关係,下午停课,他还有点资料要查,于是去附近的图书馆看了下书,等到天色渐暗,才发现外头早已大风大雨。
    而此时,楼雨涵也坐在图书室,电光石火间,两人视线相交,却只迎来半刻间的沉默。
    「你不回家?」裘烙先打破这尷尬的气氛问道,两人不算不认识,却也不太熟。
    「大眾运输工具都停驶了。」
    可这图书馆已经快到关门时间,加上这附近治安不太好,裘烙缓缓开口:「这里不安全,不如我载你回我吧!」
    突然裘烙似乎又想到什么:「阿……我没别的意思。」
    「没关係,我知道。」
    「可是,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你可以带去你家吗?」
    楼雨涵看他的眼神悲伤而孤独,裘烙也同样孤独,是不是负负能得正,两个同样孤独的人陪伴彼此是否就能得到片刻的温缓呢?
    裘烙答应了。
    他没有拒绝。
    而此刻,卓寧凡人就跨坐在机车上,一条长腿撑着地,示意林晓上车。
    今天是个阴雨天,可惜还达不到狂风大雨的境地,水车还有大型风扇都在一旁备着。
    林晓不怎么喜欢这种吃力不讨好还会令她花容失色的戏,可是能坐上寧凡哥的后座,他就算淋一千遍大雨也值了。
    他人生中还真没遇过几个像卓寧凡般优质的男子,外貌才气内涵三方兼具,又没架子,早些年卓寧凡虽然看上去有些高冷,可笑起来却十分暖人,消失的这两三年并没有让他劣化,现在的卓寧凡更多了份成熟稳重的帅气。
    难怪沉寂了两年,一復出找他当主角的戏一齣接一齣没断过,且每部都大受好评。
    林晓暗自庆喜,像她这种卡在一个不上不下位置的演员,能搭着卓寧凡的顺风车,再造一波高人气就真是太幸运了。
    她近乎欢快的弹跳上卓寧凡的后座,双手自动环住对方的腰。
    「林晓,你手放开扶着就好,裘烙跟楼雨涵今天是第一次接触。」方彻皱眉不悦道,言下之意就是"你抱太紧了"。
    原来卓寧凡以前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情看着他和其他演员曖昧不清吗?这种恼人的感觉他这段日子算是体会了个十成十。
    「后座本来就比较危险,等等又要喷水柱起风扇的,从剧本来看环抱并没有问题。」依他对角色的理解楼雨涵一无所有,打从一开始就打算从裘烙身上获得些许温暖,又怎么会在乎要抱还是要扶的问题。
    况且剧本设定本来就是楼雨涵轻轻环抱着裘烙,头缓缓靠上对方的背,藉着大雨偷偷落泪。
    林晓听到卓寧凡替自己辩白,更加喜上加喜了。
    对嘛!还是寧凡哥讲道理,这方彻进片场就处处针对她,要不是看在这齣戏的价值和公开后能造成的效益,她早就罢演了!
    卓寧凡知道方彻有私心,可在私心之前,他应该想想今天他们是导演跟演员的身分,不应该因为私心而违背路子熙剧本的初心。
    方彻黑着脸应了下来,他确实知道自己行为不妥,所以此刻只能透过镜头恶狠狠地瞪着林晓环在卓寧凡腰上的手。
    ==========================================
    打算将剧本的部分再修一次
    所以十六章剧本构思的部分就先删除掉了
    不影响阅读
    谢谢大家支持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