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拍摄顺利完成。
    林晓虽然有点大头症,演技却不会太差,两人合作,一次就过。
    此时卓寧凡跟林晓都浑身湿透,大毛巾却只有一条。
    「怎么只有一条?谁准备的?」林晓不满的嘟囊着。
    颤巍巍的声音忽然从后方出现:「对不起,是我。」
    「又是你!」林晓尖锐道:「上次也是你,你到底有没有带脑工作?」
    赵以宣说不出话来,表情有些委屈。
    因为东西是剧组准备的,只是他在最后清点时没有注意到毛巾少了一条。
    「没事,你用吧!我没关係。」
    接着卓寧凡将挡在前额湿漉漉的瀏海全数向后拨去,也就这么一个动作,又让林晓甚至是赵以宣不禁失了神。
    果然型男做什么都是帅啊!
    「你看什么?还不快去多准备一条。」率先回过神来的是林晓,转过头就对赵以宣恶狠狠道。
    「对不起,我马上去。」赵以宣的表情有些慌张。
    此时方彻走来,将一条大毛巾丢在卓寧凡身上:「不用了,我这边有多准备。」接着他又靠向卓寧凡耳边细语:「赶紧擦乾,别感冒了。」
    卓寧凡莞尔一笑:「谢谢,不过你何时这么体贴了?」
    他其实只是开个玩笑,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可方彻听在耳里,又有些难受,表情有些僵硬。
    当然卓寧凡也发现自己说错话,怎么想缓和气氛又被他弄的更僵,「阿,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彻表情缓和了点,「我知道,没事。」
    林晓忽然感觉到眼前两人气氛古怪,悄悄退回自己的休息室。
    有一个惊人的想法在他脑中迸出,难不成……。
    想到从第一天起,方彻那充满敌意的眼神,她终于了解到是什么了,那是看情敌的眼神阿!
    她林晓虽然脾气有点差,但还不至于会给导演跟前辈摆脸色看,说演技,也在水准之上,为什么从第一天起就被处处针对,她今天终于明白了。
    该不会是方导喜欢寧凡哥?
    可看寧凡哥那样子,他不喜欢人家方导阿!
    想到方彻在卓寧凡那吃了鱉,林晓顿时舒心多了。
    而与此同时,方彻右手正拿着吹风机帮卓寧凡吹着头发。
    为什么会发生这么诡异的事,卓寧凡也不知道。
    好像是方彻自顾自地拿了吹风机来,有些霸道的对他说:「帮你吹乾。」
    卓寧凡正打算拒绝,没想到话没说出口,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喷嚏先打了出来。
    「都打喷嚏了还想拒绝,过来。」
    当时他愣在原地没有动,确实身体有股寒气在着实不太舒服,「我自己来吧!」
    可方彻没给他机会,拿着吹风气,自顾自地向他走来,逕自帮他吹起头发来。
    他正想闪到一边时,听到方彻语气宛如渴求着什么道:「不要拒绝我。」
    听到方彻哀求的语气,他果然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不过就吹个头,也就随他了。
    「好像这十年,我们都没有这样过。」方彻说着,并轻柔的松了松卓寧凡沾了不少湿气的发。
    他的发丝很细软,摸起来很柔顺,这点,方彻也是到现在才注意到。
    在这十年中,他把浪漫和体贴留给了很多人,却唯独忘了卓寧凡。
    「我知道你不愿意,可至少给我一个弥补过去的机会。」
    「没关係,我早就不介意了。」卓寧凡淡淡道。
    「可是我介意,我知道我很自私,只想着要让自己好受些,也不顾念你愿不愿意接受。」
    「偶尔,真的只是偶尔,不要再拒绝我。」方彻话语里有着淡淡的隐忍,果然,卓寧凡仍旧是有点于心不忍。
    但有时他又会想,如果他一次次的对方彻心软下去,会不会他们之后仍然会回到那不属于他们的原点。
    而这些他十年间一直冀望的小事,十年的执着,如今得到,说不贪恋是假,但为了这一点点的放不下,他过去的十年,谁来成全?
    卓寧凡没有回答,方彻知道,这是他的一种拒绝方式。
    但是他没有办法再问下去,他怕卓寧凡一出口便会给他致命一击,光是这些日子,他就已经快无法承受。
    「好了。」吹风机的风噪音消失,卓寧凡身上也差不多都乾了。
    「谢谢。」卓寧凡礼貌性道。
    「你先回去吧!我等等还要跟路总监讨论一下剪片的事。」方彻有些疲惫的按了按眉心。
    卓寧凡藉由这个动作看出方彻身体或许有些不舒服,毕竟一起相处过十年,方彻的习惯他是知道的。
    「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没什么,就头有点痛,等等吃颗药就好。」
    「好,那你……早点回去休息。」说完,卓寧凡拿了包飞也似走了,他怕再多待一秒,他又会对方彻心软。
    看到这样的卓寧凡,方彻想,果然,都跟以前不同了。
    他还记得,以前只要他一头痛,卓寧凡总会把白花油用双手摀热了,在他头上轻轻按摩着,有时舒服到他就这么睡了过去,再醒来时,人就清爽了。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但如果能回到过去,他想告诉以前的自己:「好好待他。」
    很多事,过去他都当成理所当然,甚至偶尔会觉得,这是卓寧凡欠他的……,为什么卓寧凡让他们关係变成这样,如果不是卓寧凡,他们还能好好当朋友。
    当时对卓寧凡,他是有怨懟的。
    所以他自然而然的忽视了卓寧凡对他的好,他认为那是他应得的。
    他一直测试着对方的底线,成名后又开始拈花惹草,刚开始时,他还会担心卓寧凡不高兴,然而对方始终当没看见也不曾提起,他偶尔还会找个搪塞的藉口,卓寧凡却只会给他个无奈的表情,不会多说什么。
    只要看到那样的表情,他就会烦躁,认为卓寧凡是故意要让他有罪恶感。
    于是他变本加厉,完全漠视卓寧凡的感受。
    所以他得到了报应,现在,他们连普通朋友都快做不成。
    而与十年前相反,现在不想只是朋友的却是他方彻。
    在卓寧凡这里,他何尝不是一败涂地。
    他彻底输给了当初那个发誓绝对不会爱上卓寧凡的自己。
    卓寧凡回到家,总感觉有些怪异。
    他演员的警觉心一直都在,而最近,似乎一直有谁在监视着他。
    每天回家的路途,都觉得有些异常。
    于是,他久违的拨了一通电话。
    徐少海此时正在调查公司一些不太正常的帐目,手机忽然响起,看了眼来人,有些惊讶,毕竟许久没看到对方主动拨打电话过来,不过转念一想,对方会打来的原因不外乎是遇到了麻烦事,徐少海苦笑接起。
    「是我,寧凡。」
    「我知道。」
    「我今天打来,有点事想请你调查。」
    「你说。」
    「我这阵子回家时,总觉得有人在监视我。」
    徐少海挑了挑眉:「好,我会去查。」
    「那我应该怎么做?」卓寧凡有些迟疑。
    「之后下戏,我会派车去接你,暂时别回家。」
    「好,我知道了。」
    「还有这件事,别让任何人知道,仅止于你我。」
    「我了解。」
    「明天开始,去一一零七,我会派人加强守备。」
    听到一一零七,卓寧凡有些迟疑,可他立刻停止这份迟疑,因为他确信,在演艺圈能护着他的永远只有徐少海。
    「谢谢。」
    对于卓寧凡的道谢,徐少海愣了下,因为卓寧凡从不对他言谢。
    「我应该的,不用谢。」
    掛了电话,徐少海蹙了蹙眉,脸色有点差,一旁助理有些担忧问道:「徐总,这几天看您都没好好休息……,不如今天……。」
    话还没说完,徐少海打断:「不用,之前住院太久,有人忍不住了,现在正是一网打尽的好时机。」他冷笑了声。
    有人要对卓寧凡不利这点,他隐约有发现到,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出手。
    「但您的身体……。」
    「不碍事。」他淡淡说道,「还有,这阵子卓寧凡下戏后备车接他到"星海",记住,别让他一个人。」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