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他们的后来04

    回到饭店后的卓寧凡,人往床一躺,劈头就睡了,待到夜半,醒了,被饿醒的,五脏六腑都在对他叫嚣着急需进食,他突然想起方彻说的羊肉炉,顿时有点缠,想也没想,竟习惯性的拨通号码。
    接通的瞬间,卓寧凡才惊觉自己没意识到现在是半夜,这样的行为似乎颇没礼貌,半天都没敢出声。
    「是你吗?寧凡。」
    对方嗓音低沉带着些许睏意,卓寧凡知道他现在的行为就像讨人厌的夜半骚扰电话,十分恼人,本想直接掛掉,却被对方认出,顿时陷入两难。
    方彻刚入睡,浅眠中隐隐感觉到手机的振动,陌生的号码,可魔鬼般的直觉告诉他,这通电话他一定得接起来。
    「好啦,对啦,是我。」卓寧凡採取一种破罐破摔的态度。
    方彻一个机灵坐起身,精神都来了,「怎么了?」
    「就……。」卓寧凡低估了句:「饿了。」
    「吃羊肉炉?」
    「可以?」
    「可以,等我,我去接你。」
    「我可以搭计程车。」
    卓寧凡自从患上ptsd后就不再开车,惧怕车头大灯会害他发作,后来病好了,他却瞎了支眼,就更不可能开车了。
    「没关係,你等我。」方彻的语气强硬,再坚持,似乎也没有意义。
    一小时后,方彻出现在了星海门口。
    卓寧凡看到他简单的素t、牛仔裤搭配,不禁怀疑起这人到底是不是方彻。
    近年的方彻到哪里不是西装笔挺,名包名錶名衣,身上用的,都是很有档次的,眼前穿的像邻家小哥的人,很难跟当时的方彻重叠起来,「你该不会为了买我那破房子,把你那些名牌都典当了吧?」
    方彻失笑:「怎么会。」
    想起对方还说贷款买了他的房,他存款中多了那么多个零,有一部份还是方彻贡献的,忽然觉得有点歉疚。
    「我需不需要分你一点?」
    「什么?」
    「我卖房子的钱。」
    「这你倒是不必担心。」方彻替卓寧凡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上车吧!」
    深夜的道路,些许寂寥,夜空中掛着几颗星星,午后重逢的尷尬还卡在两人之间,卓寧凡开始数起了天上的星星。
    方彻被他的举动逗笑了,放下了一切的卓寧凡,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可爱。
    下了车,方彻率先打破沉默:「今天天气还算不错,勉强还看的到星星,平常的话很难看见。」
    「那不是很难得?我很喜欢大自然的事物,之前我去了鸟取,随意的倘在草皮上一大片星空就在我眼前,离我又近又远,那种震撼感,我至今都忘不了。」
    话夹子一开,方彻趁势续道:「这些年……你还去了哪?」
    「我去了许多国家,澳洲、日本、杜拜、旧金山,土耳其,还去了撒哈拉沙漠、北欧……。」
    方彻听他神采奕奕的叙述着他在不同国家遇到的各种风情,他也想陪着他一起走,若是他不愿,他就在台湾等他回来。
    过了几条巷弄,终于来到了方彻推荐的羊肉炉店,深夜的店面依旧高朋满座。
    老闆热情的招呼他们坐到了角落的小桌,此时的卓寧凡已经饿翻,处于一个看到什么就想吃什么的状态,于是把菜单推给了方彻。
    「你随意点,现在的我只会造成食物浪费。」
    对方看了看菜单,随意的点了几个料,都是以前他喜欢吃的。
    「你还记得阿?」卓寧凡随口一问。
    「只要是关于你的,我都不会再忘。」方彻郑重说道,宛如像是宣示,双眸含情瞅着他,一时之间,卓寧凡不知该回什么,只能移开视线。
    「也不用记的太清楚,点你喜欢的就好。」他随口敷衍。
    「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
    这种话换人讲肯定是害臊的不得了,可在这里,讲的人无所谓,倒是听的人不知双手该往哪摆,有点不自在。
    还好此时,老闆刚好上前来问他们要点什么,化解了这微妙的气氛。
    待到餐点上齐,方彻捞了好几块羊肉摆到了卓寧凡碗里。
    「你自己也吃,别老顾我了。」
    方彻笑着点了点头,光是这样,这人好好的坐在他眼前,津津有味的吃着饭菜,足矣。
    「你现在真的喜欢吃羊?就没看你动筷子夹。」卓寧凡表示怀疑,就这么顺手夹了一块,递到他嘴边。
    对方有些愣住,张口,许多小习惯是这么的自然:「谢谢招待。」
    「看来是真的不讨厌了。」卓寧凡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妥,他早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介意。
    「不好意思打扰……。」用餐途中,老闆忽然偷偷的从后方唤住了他们:「请问你是方彻方导演吗?」
    「我是。」方彻有些戒备的用身体挡了挡卓寧凡。
    老闆看得出对方被打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看你来我们这小店用过几次餐,一直想说是不是,今天鼓起勇气上来问你,没想到真的是,我家闺女很喜欢你,想说能不能要个签名或合照之类的。」
    思索了下,方彻点了点头。
    「我可以帮你们拍。」卓寧凡勾着唇角,示意老闆将手机递给他。
    方彻瞬间警戒了起来,嗔一眼卓寧凡,知道对方现在就是在调皮。
    「好阿好阿,太好了。」
    老闆开心的比了个v,方彻则因为担心卓寧凡被认出来,表情显得严肃。
    「这么严肃干嘛?笑一个阿,方彻。」
    对方喜逐顏开,不自觉他也勾起了唇角。
    喀擦──
    如此毫无防备,方彻表情柔和的瞬间,卓寧凡便按下了快门。
    卓寧凡示意老闆看下方才的成果。
    「还可以吗?我的拍照技术,不喜欢的话可以再帮你们多拍几张。」
    「不会不会,拍的很好看。」他心想宝贝闺女一定会兴奋的跳上天,内心便喜孜孜的,「小伙你也生的挺俊,果然长像英俊的人,朋友也都是十分英俊的。」
    老闆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有没有人说过,你像那位死去的大明星,叫什么凡的?」
    话题至此方彻欲直接打断,没想到卓寧凡兀自和老闆聊起:「卓寧凡?有很多人说我们很像,老闆你觉得谁更俊?」
    「当然是你阿,卓寧凡帅是帅,我在电视上看过几次总觉得他少了鼓生气,小伙你浑身充满了活力,怎么样都是你更俊。」老闆不吝嗇讚美,
    「我也是这么觉得,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阿!」
    「那不打扰两位用餐,我也先去忙了。」语毕,又去招呼下一桌的客人。
    老闆离席后,方彻有些闷闷。
    「怎了?」卓寧凡明知故问。
    「别皮,我说真的。」他很担心,一个不小心,卓寧凡又会被逼上不该走的路。
    他好不容易,才获得了自由,不惜用生命安全换取的自由。
    「方彻你仔细看看我。」他习惯性的拨了拨偶尔会落下挡住视线的额前瀏海,「我不一样了。」
    「我知道,只是……。」你就是你……。对他而言,卓寧凡在怎么变,变成怎么样,他都认得,或许也有个像他一样的人?例如那个和他一样在感情上始终找不着门路,令他反感的徐少海。
    「没有只是、可是……。」他叹了口气:「就算你觉得我恣意妄为也好任性也罢,现在的我,只想照自己的意思过活。」
    「请你不要重新遇到我的第一天,就想干涉我的决定以及我的生活。」卓寧凡态度强硬,语气坚定,特别加重了"我的"两个字。
    方彻被堵的说不出半句话,神情颓丧了下来,最后只吐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