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他们的后来06完

    音乐声,食物的香气,令方彻悠悠转醒。
    卓寧凡仍旧维持原本的姿势,打着游戏机,不同的是桌上多了几包食物,看上去还貌着热气。
    「几点了?」方彻半瞇着眼,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快十二点,吃东西?」他没有看方彻,只是专心玩着游戏。
    「好,备用牙刷还有?我先洗漱。」
    「洗脸盆下的置物柜有。」
    等到方彻洗漱完,这才发现桌上食物的数量异常惊人。
    「你……很饿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满桌子的食物从中式到西式,从主食到甜点,放的满桌都是。
    卓寧凡懨懨的撇了眼那些食物,放下游戏机,咕嚕的滚上了床:「吃完你就自己走吧,先睡了。」
    像是在赌气似的,他刻意背过身不看方彻,窝在棉被里,开始滑手机。
    似乎生气了?方彻虽然感觉出来,可并不知道原因。
    他打开了第一袋,里面放着一碗海鲜粥,是他几年前最喜欢的那一家,眼角又瞄到了红油抄手,也是他偏爱的那家,接着他又将桌上某个纸盒打开,是他曾提过和他口味十分相合的某间西餐厅招牌,他有些受宠若惊,依序打开,每开一袋都是惊喜和感动。
    「原来你都还记得。」
    「嘴巴闭上吃你的饭,不然现在就走。」
    棉被里的声音闷闷的,方彻忽然就懂了,他或许就是在气这件事。
    「太多了我吃不完。」
    「吃不完就倒掉。」
    「倒掉太浪费了,我带走。」
    光卓寧凡还记得他的喜好这件事,就可以让他暖上好几个月。
    「随便你,吃完快走,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对方声音冷冷的,但方彻并不介意,他慢慢的咀嚼所有的食物,争取更多跟卓寧凡在一起的时间,直到再也吃不下。
    临走前,他忍不住问道:「我明天还能来?」
    「不能。」始终背对着他的人,咕噥道:「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见了。」
    方彻的心情,急转直下,可之后的话,又让他燃起了一丝希望。
    「再给我一点时间,到时候,我会连络你。」
    直到方彻离去,卓寧凡都背着身窝在棉被里没看他,他知道对方只是在装睡,却也熟知对方脾性,走时只轻声说了句:「我走了。」
    对方依旧没有动静,于是方彻带上了门。
    当房门关上哢嚓声响起,确认后方之人已经离去,卓寧凡才慢慢坐起了身。
    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他竟然还是会有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只是当他以为自己只是随便买些食物,买回来之后,赫然发现这些不都是方彻喜欢吃的?他以为他自己早忘了,没想到他都记得。
    之后又仔细端详了房间的摆放,不管是床头柜上的装着温水的热水壶,留了一个小缝的气窗,以及睡在左侧的习性,都是与方彻在一起时日积月累所养成。
    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只是这让他察觉到方彻对他的影响是循序渐进的,浅移默话了他的生活。
    如同方才对方自动的躺在右侧,而他一直以来都睡在左侧,就是长年下来他们养成的默契。
    不只有这些,很多他的小习惯,后来和方彻也是一样的,比如他总会点亮着玄关的小灯,方彻刚开始嫌他浪费电,到后来,总会在他晚归时,先将灯点好,等待他归来,直到白日,才会熄灯。
    事到如今,兜了一大圈,回了这里,又再度遇上同样的人。
    「唉,怎么还是你?」卓寧凡吶吶道。
    拉开窗帘,午后绚烂的阳光让他反射性的抬起了手遮挡,从指缝看向蓝天,一隻飞鸟不经意的飞跃,尤如拉满弓弦的箭射出,划破天际。
    与此同时,卓寧凡在心中,默默的下了个决定。
    自从上次和卓寧凡分开后,就没有再接到联络。
    似乎这个人又消失在了生命中。
    方彻感到寂寞,这样的寂寞如同以为好不容易在充满光害的城市中找到了一颗星,却发现那只不过是与星星相似的人造卫星。
    如果卓寧凡不想联系他,他去勉强也毫无作用,只会徒增反感。
    他强迫自己拿捏出一道能让卓寧凡感到舒服的距离,却因为几个月前短暂的时光,日日品尝着见不到对方思念的情绪,而这样的思念,带着朦胧又异样的冀望。
    与以为卓寧凡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上不同,要说思念的质量,卓寧凡死的时候,他的思念如同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潭,近乎溺毙,这几年,他痛并快乐得与名为卓寧凡的想念共存,世界仍然快速转动,日復一日,可只有他的时间,定格在了几年前的意外事故。
    午夜梦回时,却又欣慰着可以在梦中见上他一面,只是卓寧凡的脸孔,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
    于是,他开始穿着以前卓寧凡喜欢的纯色衬衫,戴着对方送给他外型朴素却精緻的皮錶,住进他简单粉刷过的新家,褪去过往所有华丽与奢麋,他自私的让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他和他。
    他明瞭卓寧凡肯定是不愿意的,可是他惧怕着某年某天,他会再也想不起那个只有他认识的卓寧凡。
    他每时每刻,都在偌大的世界中寻寻觅觅,可所有相似的背影和侧脸,都不是他。
    直到有一天,他不再寻找,因为一次次的期待,一次次错认的失落,打击着他的信念,几乎要把他逼疯。
    到了最后,他只期待在梦中,可以和卓寧凡见上一面,却总是梦到他抓不住的双手,和卓寧凡与他告别的最后的面容。
    就算如此,他还是病态的期待着那场恶梦到来,只求能再看一眼、再见一面。
    他记得,小时候,他的母亲常常和他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俯看着地上的人,每当你想念时,就看看天上的星星。
    所以他循着每个看的到星星的夜晚,对着星光,问道:「你过得好吗?」
    你早已无忧无虑无罣碍,可是,你知道吗?我很不好。
    寂寞和思念早已让他的心溃烂流脓,无法癒合,因为他让卓寧凡嚐到了和他现在相同般的十年,所以他只能用馀生来偿还。
    直到那天,他无意间在街角的长凳上,又看到了相似的形影,他想上前,却又怯弱害怕着那个人不是他,所以在最后一秒,他没有伸出手,选择放弃,负身而去。
    可是没走几步,那人的气质还有那微妙异样的感觉,促使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方正迟疑又试探性的回过头。
    卓寧凡早就知道是他了,所以想跑。
    顿时,他又气又急又恼又悲又喜,他无法形容当时的感觉,只知道他在卓寧凡面前又狼狈了一回。
    他心底怨懟他怎么能拋下他那么久,他知道是他活该,但这几年他真的太难受了,他将所有的委屈都宣洩了出来。
    在卓寧凡面前,他依然像个孩子。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突兀的手机震动声,打断了他跃动的思绪。
    画面明亮闪烁着的名,敲击着他的心,宛如平静的湖面忽然激起的浪花,让他接起电话时连手都在颤抖。
    时隔三个半月的联系,激动的情绪久久无法自已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如往常一般。
    「喂-」
    「有话跟你说,大半夜的,可是现在不讲或许明天我就不想说了。」
    「你说。」方彻的心砰砰的跳着,就像准备上刑台的囚犯,等待命运毫不留情降下的审判。
    「我这阵子常常在想阿,一辈子有多长,没有人清楚,缘份的尽头,也没人能明瞭,路到底该怎么走,究竟哪条路才是正确的,不走走看就永远不会知道。」
    「说了那么多,总之,就算是陪你,馀生,我们就搭个伙吧!」
    方彻激动的无法言语,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下。
    卓寧凡说的乾脆,却也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出的结论。
    电话那头久久静默无声,直到隐约听到了微弱的抽噎。
    「你不会是又哭了吧?」怎么如今,方彻还成了爱哭包?
    方彻半摀着脸,欣喜却仍然止不住模糊了视线的氾滥。
    两人间无声无话却也没有切断电话,直到方彻带着浓浓的鼻音,沙哑的说了声:「谢谢。」
    他明白方彻已经整理好了情绪,毕竟他们是如此的了解彼此。
    貌似比起过去,现在的他们又有了更多的默契。
    放下心中的大石,顿时轻松的许多。
    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只不过这次,他坚信他们的未来可以并肩而行。
    「饿了,吃不吃羊肉炉?」
    话题转得有点快,方彻愣了下,赶紧回答,「吃,我去接你。」
    「我看外带来我这吃吧,你现在的样子肯定不想让人看到吧!」
    「嗯……。」回应他的,仍是那含糊不清的鼻音。
    「况且我明天就要退房了,你还得来搬行李。」
    「好。」
    电话中卓寧凡还絮絮叨叨着什么,他没仔细听,他很庆幸,缘份最后还是从茫茫人海中将他们系在了一起,让他在夜深人静时,接起了这通电话,让卓寧凡愿意回来。
    「你有没有在听?」
    「阿?」方彻还有点茫然。
    「我说,我明天要退房了。」
    「你要搬去哪里?」
    「搬回我家吧,不对,现在应该是我们的家了。」
    「……好。」
    还没有从怔忡的情感中回过神来,可他的心,此时此刻就像一壶烧沸了的水即将满溢。
    他的时间,从重逢的那一刻起,便不再定格。
    或许对未来仍会有不安,可卓寧凡的一席话,让他心底踏实,他将所有的惶惶与怯弱拋到九霄云外,因为那人从来都是说到做到,他依然是他最坚强的后盾,也是他心唯一的归属。
    馀生漫漫,愿流年不负,愿岁月可期。
    <结局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