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回家01

    时隔五年,再次踏入当初他因尘世间的纷纷扰扰而寻觅到一处偏郊区寧静别庄,风景依旧,风情却不同。
    屋内摆设皆未变,窗台上则多了几盆小植物,打开窗,清新空气流入,卓寧凡默默闭起了眼,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
    五年了,我还是回来了。
    而这次,还多了一个人。
    忽地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戒菸了?」
    方彻挑了挑眉,「你刚离开的那年,想吸得不得了,毕竟都抽了十来年……。」接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可是我总是想,万一你一回来,闻到了些许你不喜欢的菸味,或许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卓寧凡偏头想了想,斩钉截铁道:「确实没错,我现在很自我,不喜欢我就不会留下。」
    对方只是随口一说,可方彻却觉得这话十分动听,怯怯开口问道:「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现在的你,没那么讨厌我了。」
    只见卓寧凡偏头想了想:「或许吧!再次看到你时,其实也没什么感觉,但想说能在偌大的城市中的某个公园长椅上遇到终究是缘分,不如再给彼此一次机会。」
    「这样阿……。」方彻淡道,这席话瞬间又让方彻有些失落,不过他强打起了精神,安慰自己,没关係,至少卓寧凡愿意回来,他会用馀生,慢慢的来爱他,让他再也离不开他。
    跟几年前不同,比起话语,他更愿意用行动来证明。
    卓寧凡仍就在仔细端详着这个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家,墙面的油漆依旧是他重新粉刷过的温暖米色,而墙上则掛着一幅画,是他喜欢的雪国及星空,沙发也还是五年前的那套简约舒适款,大范围大致看完,他又望向厨房,打理的很乾净,厨具的摆设也和他离开前一样,甚至他用过的马克杯,都还掛在架子上。
    唯一的不同是,五年前他刚搬回来时,一点人气也没有,冷冷清清,现在的房子,就算还是当初四面铁灰色的墙,也有一股家的感觉。
    突然,他无意间瞥到了房内床头柜上的东西,有些惊讶。
    方彻寻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瞬间有些不好,耳根子涨的红红的,赶紧去挡,却还是来不及。
    「你的兴趣也不太一样了呢!」
    卓寧凡其实是讚美,但方彻因为羞赧的关係听上去却认为对方是不是觉得他很奇怪之类的。
    床头柜上,棒针毛线,以及编织一半的围巾,赤裸裸的倘在那,一览无遗。
    「是不是很奇怪?」
    一个大男人,兴趣竟然是编织。
    「怎么会?奥运跳水王子兴趣不也是编织?」他兀自越过方彻,靠上前去,看来这个兴趣已经持续了很长的时间,眼前的围巾,军绿灰蓝相交,虽只织到一半,却看的出每一针每一线的力度都同一,围巾也松软的恰到好处。
    「真好看。」他轻轻抚摸着对方编到一半的围巾。
    「喜欢的话,等我完成,送给你?」方彻用的是疑问语气,实在是收了会有些负担的东西,他怕距离拿捏得不好,对方会不舒服。
    「好阿,荣幸之至。」卓寧凡倒是爽快。
    方彻又走到一旁的木製衣柜,轻轻推开,里面有大量的成品,包含毛帽,毛衣,手套……,貌似可以编织的东西,他都练习过了。
    「这些,都是我按着以往的你所做出来的,可这次相遇,你和我记忆中的你已经不一样,自然那些也都不适合现在的你,所以我打算织一条新的更适合的,给现在的你,可没想到还没编完就被你看到了。」方彻扶额,有些懊恼。
    衣柜里的成品,几乎都是黑蓝色调,确实和他以前的气质比较类似,也的确以前的他,看上去高冷又不太亲民。
    「那你就自己用吧,这些应该蛮适合现在的你。」
    这么一说才发现,他怎么有种,方彻越来越像以前的自己的感觉,「怎么感觉你的气质跟跟以前的我越来越像?」曾经的方彻,出场时总是华丽自带强气场,全身行头皆价值不斐,身为调情高手,女人缘也一直不错,什么时候开始走一个由里到外如出一辙的生人勿近风了。
    卓寧凡低语,方彻听到了没有回应,不过却在心里道:"因为我太想你了,想着念着,或许就慢慢的像起了你。"
    「我行李放哪好?」卓寧凡问道。
    「随意就好,这本来就是你的家。」
    「但出三倍高价买下的是你。」卓寧凡不置可否。
    「钱你也拿到了,就当你聘礼吧。」方彻把这句话说得像极了个玩笑,但只有他心底知道,这是他的真心话。
    卓寧凡白了对方一眼:「那你不如直接跟我买,聂清河抽了不少。」
    「钱再赚,就有了。」方彻不着痕跡说道,「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这话说的很轻巧,却乘载了负重的思念。
    因为,那时我把你弄丢了,这些年,满世界都找不着你。
    我从来没想过会参与一齣大戏,而主角就是我自己,这几年从怨忿、气恼、到愧悔不捨、寂寞思念,若是几年前遇见他,卓寧凡骗他的这件事,或许又会使他俩心生芥蒂,最后仍旧会分道扬鑣,徒留遗憾,可现在他什么都不在乎,他唯一在乎的是,他和他的未来。
    况且卓寧凡刚离开的那年,他的菸癮还没完全戒掉,不是在戒菸的道路上,就是在重新戒菸的道路上,每当思念到了极点,总会忍不住,可抽完后,强烈的愧疚感又会让他自责不已。
    直到他正式住进这里,就再也没碰过了,他不想让卓寧凡的家,曾经住过的地方,染上他不喜欢的味道。
    这样他肯定会不开心的。
    他不想让他不开心。
    卓寧凡整理行李时,两人间没什么话,不过彼此之间诚然一片祥和,顶多卓寧凡靠向方彻时,对方会有些侷促。
    就这样,时间已来到晚上七八点。
    「晚饭你想吃什么?」方彻并不期待卓寧凡一回来就会给他做菜。
    可他确实怀念对方烧出的一手好菜。
    「吃外食吧!有点累。」卓寧凡现在不喜欢勉强自己,因为过去的人生有一半以上都在委屈求全,现在就只想随心所欲的过。
    方彻看上去有些失落又强打起精神的样子,另他產生一丝罪恶感,不过转念想,日后若是他心情不错,再做顿好的补偿他吧!
    「好,叫外送?还是出去吃?」
    「外送吧,懒得出门。」
    他随意的摊到了沙发上,用一种舒服的姿势伸了个懒腰。
    方彻本以为,卓寧凡刚回来,或许会有些不习惯,或许两人间还会有些尷尬,他想了很多方式来应对,可他想像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
    反而是他自己有些不自在,对方靠向他时,总会有些发僵。
    待点完餐后,卓寧凡又默默掏出了游戏机,「等等你下去拿,我打个游戏先。」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