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小穴肿了,不擦药会疼

    赖令瑜回来时,林雨溪还没睡。
    她肿着一双眼,从床上爬下来抱住她,“令瑜,对不起……”
    当了这么多年无话不谈的朋友,赖令瑜可以说是最了解她的人。
    在外人眼里,林雨溪天生反骨,叛逆且玩世不恭。但作为朋友,她眼中的林雨溪,实际是个内心极度柔软甚至有些脆弱的人。
    她轻轻拍了拍林雨溪的后背,“好啦,我不是没事嘛,你也不是故意的。”
    “我以后……”她抽噎一下,“我以后再也不带你去那种地方了。”
    林雨溪从回到酒店就一直在自责,眼泪把面上精心化好的妆都冲得乱七八糟,现在趴在她怀里,将她胸口蹭得这黑一块儿那儿黄一块儿。
    赖令瑜嫌弃地推开她的脑袋,拿过纸巾擦去胸口残留的化妆品,“脏死了!”
    林雨溪吸吸鼻子,揉揉眼见她颈子上还没消退的吻痕盖了新的便伸手拔了拔她的裙领。
    丰满的乳肉上青青紫紫的指痕触目惊心。
    “邢厉阳他是不是不好意思冲我发火,所以拿你撒气了!我去找他算账!”她胡乱抹了抹鼻子,摆出一副视死如归要去找某人算账的模样冲到门口,“宝贝,你不拦着我吗?”
    赖令瑜其实想拦,但真空的裙底不允许自己做出太大的动作。
    她摇摇头,“不拦。有人为我打抱不平我高兴还来不及。”
    林雨溪尴尬地收回握上门把的手,慢吞吞地挪回床边。
    “那个,我觉得这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一下……”
    赖令瑜噗嗤一笑,抽出纸巾朝林雨溪惨不忍睹的脸擦去,“本来就不好看,现在更丑了,估计周景程见到你现在的样子要连夜打车跑路。”
    “姐姐我貌美如花,他跑了我再找下一个!”
    “对了,要跟你说件事情。”赖令瑜无奈摇摇头,把脏兮兮的纸巾塞进她手里,“我明天要跟邢厉阳出去一趟,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先送你回家?”
    林雨溪盘腿坐到床边,用力擤了下鼻涕,“你们去吧,不用管我,等玩够了我会自己回去。”
    把她一个女孩子留在这边,赖令瑜觉得不怎么安全。
    “不行,你自己我不放心。”
    林雨溪无所谓地摆摆手,“宝贝,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自己出去旅游,没问题的,你就放心吧!”
    “不行。这样吧,你收拾一下,明天一早让我哥来接你回去。”
    她拿出手机,号码还没输入林雨溪就扑过来一把夺了过去。
    “别!我让周景程送我回去行不行?”
    赖令瑜狐疑地望着她,“蒋盛晨惹到你了?”
    “哪有的事……”林雨溪打个哈哈,“周景程离得近,也方便。再说你哥大忙人,麻烦他做什么。”
    她想了想,也确实如此,“那行吧。你快去洗洗你的脸。”
    把林雨溪赶进浴室,赖令瑜立刻从行李箱中翻出一条干净内裤穿上。
    留在车上的那条,也不知道被邢厉阳扔到哪儿去了。
    有的人最不禁念叨。
    手机“叮铃”一声,她打开对话框。
    “出来。”
    这人不是走了吗?
    赖令瑜放下手机,开了门却并没有看见熟悉的高大身影。
    她带上门,站在门口正准备给邢厉阳打电话,整个人就被从后捞进了宽阔的怀里。
    赖令瑜转身轻拍了下男人硬邦邦的胸口,“咱们打个商量,以后从正面出现可以吗?”
    邢厉阳背脊靠着墙,手臂紧紧搂着她的腰轻轻一带,她穿着酒店拖鞋的脚就踩在了那双干净的黑色皮鞋上。
    掌下的胸膛有些热,她趴在上面才一小会儿就感觉自己身上冒了细汗。
    “你……”
    望着面前突然放大的一张俊脸,赖令瑜心中叹气,抱住他的脖子张开唇,回应起他并不激烈的吻。
    湿软的舌尖扫过她的唇瓣,又轻轻捉住她的软舌吮吻。
    本扣在腰间的大手空出一只捧住了她的脸,大拇指贴着她的面颊缓缓摩挲。
    痒痒的,搔得她下面一热,洇湿了新换上的内裤。
    他的吻很轻,就像对待易碎的珍宝一般。
    片刻之后,邢厉阳放开气喘吁吁的她,与她额头相贴,紧紧盯着她染了些许水汽的眼睛。
    赖令瑜被看得心尖一跳,避开他的眼睛,“你来什么事啊。”
    “给你送药。”
    她抬头,“什么药?”
    “小穴肿了,不擦药会疼。”
    赖令瑜脸上猛然一热,实在不知道这人是怎样面不改色,云淡风轻说出来的。
    “要我帮忙吗?”
    她红着脸接过纸袋,从他脚上下来,“不用!”
    邢厉阳知道她害羞,说要帮忙也是想逗逗她而已。
    他最后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说:“进去吧,我走了。”
    瞧着桌子上的纸袋,赖令瑜总觉得邢厉阳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是哪里的问题。
    --